第118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此时,她一边唱弹,一边悄眼看座下众多客人中那名青袍铁面男子。

她知道这名男子是什么人。

昔日一时权倾,今日落难王孙。

但他却独独吸引着她。因为他与那些觊觎她身子的达官贵人不同,他是喜欢她,来听她弹琴的。他曾使院中婢女送上一张纸笺给她,纸上指出她琴艺上的罅漏,并写着:我可替你治愈脸上之伤。

他几乎每天都会来,也不叫姑.娘陪伴,独自饮酌,饮到大醉,那驾车的小厮方战战兢兢的进来搀扶他离去。她本是商贾女儿,父亲生意失败,欠下巨债,她被迫沦落风尘。

只是,此间精明的鸨母却是要她这张微瑕的脸蛋来作卖点,公子哥儿已看惯太多的艺色双绝的美人——

除非,数天后的开苞竞价之夜,他能出高价将她买回去……

他这两天似乎病了,不停的咳嗽,铁面下眸色如灰,冷冷的,暗暗的,气色很差。他却仍是不停的喝酒,一双眸一直紧紧盯着她弹奏。

她心喜且疼,眼末看到鸨母亲自领进来的几名华贵男子,又吃了一惊。

332

其中一名是西夏的淳丰皇子,另两个却是东陵的七皇子、十皇子。

这淳丰皇子看她的眼神让她很不舒服,邪佞色厉的——

他私.下里找过她,笑谑调戏过好几回。

来她有些害怕数天之后的宴夜——听说他的皇妹银屏公主不久就与九皇子成婚,西夏一行必定等到公主大婚之后方才离开朝歌,是以这人到时定会过来。

这时,几人上官惊鸿桌边走过,淳丰眉眼一挑,笑道:“呵,这瞅着眼熟,我道是谁,不正是睿王吗?桌上酒樽子可不少呀,莫不是从早些时候便开始吃酒到现在?”

他看上官惊鸿只是低头喝酒,沉默不语,冷冷一笑,转向两名皇子道:“两位早上朝午办事,你们这兄弟却清闲的紧,这也允地不公吧!”

七皇子和十皇子闻言,随之附笑起来。

二人虽知夺权无望,但上官惊鸿毕竟由籍籍无名到深受帝宠,二人却不曾,是以虽是同父兄弟,二人却难免心生妒.恨之意,这时看上官惊鸿落魄,唇上青茬邋遢,少不得冷嘲热讽了几句,方与淳丰皇子到另一桌坐下。

崔明霜见状,又看四周宾客悄然指点议论,也暗里相轻了那八皇子去,不免唏嘘心酸,很快又见上官惊鸿咳嗽着踉跄起身,深深看了她一眼,微拐着向门口走去,心里越发悲恸起来。

只又看得淳丰盯着她,眸光不怀好意,道:“过几天这丑魁儿开苞,本皇子请客,两位皇子赏个面过来,我将太子夫妇、夏王、我妹妹和姑姑也邀过来一并热闹。”

“先谢淳丰皇子邀请。”七皇子替三人斟满酒,一笑问道:“皇子要竞下这妞儿?”

“正是。你们可要看本皇子如何开苞么?”

“这听着便好生有趣的紧,只是到时只怕我们那兄弟不让你轻易标了这妞儿去——”

“太子在此,倒有他出声的份儿?什么铁面将军,我呸!”

“好,我们兄弟敬大皇子……”

崔明霜心下一颤,“瓮”的一声,弦断琴住,曲音蓦然而止。届时,睿王会过来吗?只是,即便他来,又怎与这太子和西夏皇子斗?

是夜,睿王府。

“爷。”

背上本微凉,却蓦然一暖,站在亭中凝着天边月色的郎霖铃听得身旁婢女恭敬的声音,顿时微微一震,她伸手执过披落在肩上的薄袍,猛地回头,那抹高大的身影的已远成一点黑末。袍上一阵浓重的酒气袭来,她不由得有些愤怒,却又有痴然。

……

那酒味似乎一直缭绕不去,睡至中夜,她突然便醒来,披衣想出外走走,出得房间,只见外头守夜的奴.仆婢女都有些惊惶的望着廊道尽头,那是通向睿王书房的方向。

四处灯火竟有些通明缭乱,又见一些仆役从园子方向急匆匆的往书房那头赶。

她奇怪,沉声问了门外一个婢女,“怎么回事?”

婢女颤道:“睿王半夜发病,高热不退……”

郎霖铃领着人赶到书房的时候,门洞开着,老铁等人或凝重或慌乱的散在房中小榻四周,睿王躺在榻上,沈清苓坐在榻边,紧紧蹙着眉心,旁边,一名大夫模样的男子,一脸为难之色。地上一只玉盂里有些秽物。

她一惊,问道:“爷情况如何?”

“药吃下去,全数呕吐出来……”

方明涩声道,闭了闭眼。

郎霖铃走到榻前,沈清苓瞥了她一眼,眼圈微红,又伸手轻轻抚了抚上官惊鸿的背脊。郎霖铃心里一怒,正要说话,上官惊鸿本微微阖着眼,忽而从榻上挣坐起来,轻声道:“不行,我要好起来,还有几天便是竞价之夜……”

众人一时惊住,却见他已一把夺过榻边大夫手上的药箱,打开寻了金针,往自己身上穴位扎刺下去。

景平心里酸涩,突听得门口传来须微响声,却见老铁的身影消失在廊道处。

两天后。

邺城,夜,客栈。

翘楚站在窗前,凝着窗外景致,手里紧紧捏着当日那人交给她的那枚荷包,里面的解药她一直没有服食。

女为悦己者容,她缓缓闭上眼睛。

“主子,早些歇息。”

四大嘀咕着过来拉她,翘楚点了点头,她这些天总有些心神不宁,又呕吐得厉害,不得不在这客栈里滞留两天。

她正任四大搀着往床.榻走去,却见坐在桌旁的美人突然猛地起身,喝道:“外面的客人,请问是哪位?”

翘楚微微一震,她们四周的是暗卫守着,谁能如进无人之境来到她们房间外面?

门,突然被推开。

美人眸光一冷,一鞭甩去,鞭子却倏地教人伸手挟住,“奴.才见过翘主子。”

三天后。

朝歌,宫。

莊敏正逗着怀里的小九儿玩着,小九儿笑的欢,她眼底却落了些阴霾,突然,宫殿外,传来莫存丰的声音,“皇上驾到——”

她将小九儿放到地上,赶紧迎了上去,“臣妾见过皇上。”

皇帝将她搀起,“这些虚礼就免了吧,去,换套便装,陪朕出宫。”

莊敏大为惊讶,“皇上这是上哪儿去?”

“天香阁。”皇帝缓缓扔了三个字过来。

—————————————————————————————

谢谢阅读。

333

殿门外。

看莫存丰出来,数名内侍立刻迎上,“总管大人。”

“快去检查马车物什,皇上和娘.娘很快就出来。另外,此事势必不能走漏风声,懂了吗?”

“是!”

郎莫存丰眼色一鸷,众人自是明白这是杀身之祸,即噤了声,蹑了手脚迅速散去。

旁夏海冰赞道:“莫总管辖下可谓谨严。”

莫存丰一揖到地,笑道,大人过誉了。他直腰之际却见夏海冰微微垂着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夜色四下向人逼来。

宫墙侧,众内侍检点马车安全,其中一名唤六子太监“哟”的一声,旁人问倒是怎么了,他呸了句,只道“小爷内急”,众人笑骂,让他快去,没得臊了皇上的马车。

六子嘻嘻笑着小溜跑了。

到得一处花木丛外,他却突然站定。很快,一个宫女急急走了出来,六子脸色微沉,低道,莫总管让告诉丽妃娘.娘,皇上前去天香阁,请她设法通知宁王。

宫女神色亦是深凝,一点头即刻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