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一下惊乍了所有人,连崔明霜也不敢相信地看向翘楚身边的男人。他明明已经没有还手的力气了,怎么会——

上官惊鸿动了大劲,伤上加伤,一口血沫咳出,身子不稳,又轻轻摇晃起来,他将两脚稍稍分开,撑立着高大的身.体,凝眸看了她一眼,再看翘楚时,眸光已变得极是冷漠,唇一张,冷冷说了个“滚”字。

四周一下变得很静,人都仿佛被什么掐住了喉咙似的,视线被定格在中间两人身上。

翘楚鼻子一酸,反上前一步,和上官惊鸿靠得更近,近到她的鼻尖几乎要贴碰到他的衣衫,用两个人才听得清的声音,轻轻道:“好,我走。只是,这次走了,我就永远不会再回来了。永远永远。你……保重吧。”

一路长途跋涉,老铁顾虑着她的身子,虽让暗卫将马车赶得极慢,她却不敢稍有停歇,晚上也不投栈,只嘱咐下去继续赶路,她就在马车里睡,颠簸一路,呕吐一路。

如今,看他负伤颓衰,她心里疼恸,肚腹也随之闷痛起来,她伸手掩住腹部,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咬牙缓缓走出天香阁。

老铁、四大和美人本随她而进,这时竟奇诡的不知都到了哪里去。

门外小厮守门,街道热闹,灯红酒气香浓,人群往来。他们的马车就停在那里,马儿低头啃着地上的不知什么东西,赶车的暗卫却也古怪的不见了。

翘楚转身看了眼里面,只觉一个个人影在眼前跃动,她抚住微微晕眩的眉头,想闭眼养养神。

眼睫刚阖,一阵血腥之气猛然钻进鼻孔,她一怔睁开眼来——

男人一身青袍,那残迹红透的臂膀已揽过来,看着那双痛苦混浊的眸,那隐隐流泻在眼底的炽烈,她没有一丝犹豫,用力靠了过去。

偎进那个湿漉漉的怀抱,将泪水也摁过去,用力摁干。

大手落在她的发上,一下一下轻柔的顺着,却又带着她能清楚感觉到的僵硬和微颤。

仿佛回到那个饭后雨时,那各有所思的依偎,偷了浮生半日清闲,不问情由,不说爱恨,相依仿佛只是一种姿势,只因为旁边是那个人。

脚步声密密集集,她知道,人都跟了出来,还有街上熙攘往来传来的响声。

可她只知道,他站得笔直,紧紧抱着她。

嗅着他身上浓重的汗血味道,她胃部一阵紧搐,却没有退缩回避。

更不管人们是讽刺还是嘲笑。

她不在乎。

她不怕被看轻,被嘲笑。

她愿意和他一起承担。不求同福,只愿共艰。

“翘楚。”

头顶沉沉哑哑的声音传来,带着疼惜又有些无奈,她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抬手想揩去他发上铁面上的血迹,手才上到他的铁面,他已一手扣住她的手腕,眼中方才的冷漠已被一股狠意取替,他狠狠盯着她,双眸诡光近乎残厉,一字一字道:“我放你走,是你自己要回来,是你自找的,那就莫要怪我,以后,不论你生还是死,不论你爱还是不爱我,我都不会再放手!”

335

自问不是个爱哭的人,翘楚闻言还是重重一震,泪水在轻笑中又滚了下来。

她咬着唇瓣,点了点头。

爱还是不爱,恨又应该怎么恨,她早已说不清,也算不来。

回来的时候,她心里只是想,人生不怕无常,只怕遗憾。

“丑八怪。”上官惊鸿有些粗鲁的往她脸上用力一揾眼泪。他低声斥道,却掩不住眸中狂喜,只是,看她定睛看他,迅速将眼睑一垂,轻轻哼了声。

翘楚学着他轻轻哼了声,空着的手去给他揾汗和血,上官惊鸿却突然将手从腕中放下,沉声问道:“你是不是见有不适?”

翘楚一怔,他已将她横抱起来,她听得他又低低哼了声,明白他弄到伤口了,刚说得一句,“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他足下一点,已然带着她旋身落到马车驾座上。

翘楚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已一手揽着她,一手执缰,驾起马车驰跑了起来。

“崔姑.娘她……”

“她不会有事的。”

“可谁还能救她?”

“皇……帝。”

“这怎么可能?你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的意思。我说,今晚,只有你是我的意外,致命的意外……”

“啊……”

她的声音湮散在马车扬起的风尘里。

三道人影从墙侧转出来。

却是老铁、四大和美人。

美人若有所思,道:“嗯,铁……叔,我知道你方才为何不让我出去帮忙了。”

“可万一上官……睿王制不住那两个死西夏人怎么办?”四大盯着马车消失在街角,嘀咕道。

老铁轻声道:“爷病势虽重,但凭这些人还伤不了他,只是他自己下意识不去还手罢……也许该说,他心底没有还手的力量和欲.望。”

四大还是有些心不甘情不愿意的咬着嘴唇,她还是不愿意翘楚回来,美人拍了她肩膀一下,“主子开心就好。”

她说着微微皱眉看向天香阁大门前。

人还没散去。

但上官惊鸿既然罢手,没有再与淳丰争抢,淳丰也不能再动手,他神色阴沉,他旁边的彩宁亦紧紧着抿唇。太子眯眸淡淡笑着,眼末划过一丝狠鸷。

崔明霜怔怔看着马车消失的方向,却突然被淳丰狠狠抄进怀里。

美人虽觉得她可怜,但目光却被人群里一个紫衣男子吸引住视线,那人模样并不出众,双目温莹,加之奇怪的是,方才他们隐在人后,紧张的看着前面的情况,西夏人要抓翘楚的时候,老铁制止她出手,她知道老铁是老行尊,眼色不会错,遂反稍放了心,便是那一下,她留意到这个紫袍男人,当时,男人在他们稍前的地方,也在看热闹,只是他手里扣着半截筷子,似乎随时便要出手相助,只是后来上官惊鸿击倒了那两人,他才没有动静。

他到底是什么人?谁还愿意在这时相助失去圣宠的睿王?

她正疑虑,突听得四大低叹道:“那崔姑娘怎么办?”

老铁道:“四大姑.娘,这事只能到这里,人都有定数,最重要的是现在我们睿王府不能再出一点差池,情势对我们来说越来越难……”

“嗯,我们回府吧,”美人颔首,“八爷和主子也差不到了。”

四大笑了笑,说好,随即又有些好奇,撇撇嘴,问道:“铁叔,今晚这等情况,怎么没见郎妃和那什劳子林姑.娘过来?”

“她们到底不便过来。”

“你老人家骗谁呀,东陵民风虽不如那西夏开放,这太子都带着他女人来了,那两只……两个怎会不过来?”

老铁一怔,倒露了个笑,这多天来也没有一刻如现在稍松一下了,“约莫是景平设法阻搁了那两位主子。”

美人点点头,认真道:“景先生是个好人,我见过除主子以外最好的人,他给了主子很多帮忙。”

四大嚎,“哟,美人,你不会是喜欢上景平吧?”

美人赏了她一掌,面无表情道:“你给我滚。”

四大吐吐舌,却见美人又朝天香阁的方向凝眉看了几眼,不知在看什么。老铁道:“两位姑.娘辛苦了,随老铁来,咱们回府吧。”

……

然而他们回府以后,却惊愕地发现,上官惊鸿和翘楚并没有回去——

“上官惊鸿,这里是哪里?你擅闯民宅……”

翘楚被男人双臂锁死在门板上,二人之间吹息可闻,她脸上一热,心跳立时加剧,微微哑声问道。

方才她累极,竟然枕在他肩膀上睡着了,却是被他从马车抱下来的时候醒了过来,却见二人已置身在一所村屋门前。

四周星星火火的,她好奇的放眼看去,只见隐约是一片村落。

他一言不发扔抱着她,抬脚暴力的将门踹开,她给他吓了一跳,他已抱着她进了门,他极快的将她放下地,极快的关上门。

随即又一言不发的微微粗喘着将抵在这片门板上。

两人落入满室黑暗中去。

“你还没回答我……”

翘楚低道,轻轻打了他一掌,她顾忌着他的伤势,也只是作势不敢真用力气。

上官惊鸿却哑哑笑出声来,声音里不难听出有丝得意意味。

翘楚往他脚上一踢,骂道:“死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