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上官惊鸿笑得越发狷狂,很快又收住笑声,将低头抵到她脸上,随之慢慢滑到她耳廓,她有些紧张起来,他的舌猛地含住她的耳垂,模糊又低沉的声音送进耳里,“你吻我一下,我就告诉你。我要你吻我……”

336

虽说两人孩子都有了,但翘楚还是听得面红热赤,眼前那么黑,她也看不清他的模样,四下俱寂,只能听到彼此心跳的声音。也许……只有她的。

她虽是回来了,但心底深处却还没能一下接受这种亲昵。

“你不愿意说就别说了,我也不想听……”

她反驳着,但不可否认,她还是会为他的话羞.涩,又想起他如今处境,心里一软,颤抖着在黑暗中伸手摸上他埋在她颈窝侧的头,将他稍稍挪离自己,然后慢慢摸索上他的铁面。

也是那一下,他的呼吸又急促了不少,她清楚感觉到他锁在她两侧肩膀的手臂又紧了几分,将她的臂膀也勒得有丝生疼。

她担心压烙到他的伤,赶紧道:“你放开一些……”

他却有些恶狠狠的道:“你怎么这么会折磨人?快。”

那声音里倒有七八分的潮哑之意,翘楚咬了咬唇,心里缩得紧紧的,终是摘下他缚得紧紧的铁面,踮了脚在他脸颊上轻轻碰了下。

来她一碰之下,正待离开,一股冷风遽然从她手上擦过,“啪”的一声,她手中柔柔扣着的铁面被他用力挥跌,她一声惊叫,唇已被被他抵个严实……

一阵口舌交缠,她由开始的抗拒被他的猛烈逼得任他勾吮掠夺,突然只感到胸.前一热,她被他吻的昏昏沉沉,歪歪的任他大手扣托着腰臀压向他,这时打了个激灵,方有些小清醒过来,他的手却已隔着布料不怀好意的重重揉捏起来。

她被拨弄得忍不住轻轻呻.吟出声,声音却被他咽进嘴里,他越发狷狂了去,大手从背脊缓缓探到她的下身,探进褒裤里,她又羞又急,打了他几下,却也只能像先前一样顾虑着他的伤势,只能让他施为……

那处酥麻火热宛如灼烧的感觉,让她顾不了羞涩,舌尖在两人缠舔的舌上一顶,退开丝许来,他如影随形而至,她狠心用力一咬,他吃痛稍顿之际,她从他嘴里抽出唇舌。

他身上血腥的气味虽冲激着她的嗅觉,但她没有办法,急急将脸伏到他肩上,耳边只听得他重重一哼,身下已被他粗糙的指腹一阵猛然抽刺,到要紧处,她呜呜一叫,身子软软瘫伏在他怀里。

他紧紧扶着她的腰,方才在她身.体里狂肆的手将她环在他腰上的手扯下来,和他五指紧扣,将从她身上抽带出来的湿意带到她的手上。她羞恼的不行,终于忍不住凶狠的往他身上捶了两记。

他却粗嘎着声音又缓缓吮住她的耳垂,“你吃饱了,该到我了……”

她心头一跳,又是一阵羞急,他已飞快将她再次打横抱起,大步往屋子深处走去。

被他小小折腾了番,她也开始生了丝困意,一时也忘了抗拒,偎在他胸.膛里,有些昏昏欲.睡的打量着四周。

无奈视野实在太黑看不分明,只隐约看到这是一个厅子,四周有些家具。

他抱着她走进一条通道,未几似乎就折进了一个房间。

这人摸黑走起来,竟神奇的没有碰到厅上任何一件东西。

她伸手去揉他的眼睛,“兽眼。”

他低声回骂她一句,随之将她放到一.床柔软的被褥之中,他高大的身子也随之覆上来。

说是覆,却并没有压到她一丝一毫,他两手撑到她肩侧,小心不碰挤到她的肚子,方拉下她的衣衫,扯了肚兜,唇舌勾起她的柔软狠狠舔吸起来,她身子如电漫,一颤推他,急道:“小心孩子……”

他腾出嘴来,道:“那小怪物命硬,不怕。”

她顿时目瞪口呆,“那你是大怪物。”

他低咒了声,突然伸手拉过她的手,将之覆到他身上某处。

他怎么那么……她登时大羞。

他却忽而低头,一句话掷到她耳蜗,“方才在天香阁看到你,我便想那样对你了……可现下还不行,只能……”

翘楚心头乱跳,虽是羞涩却终是轻颤着握住他硕大的坚硬……

……

事后,他倚在床.栏,拿出帕子替她擦手,随之将帕子甩到地上,一手将她抱住,拉高被子盖到两人身,伸手将她身上早已凌乱的衣服拉高,在她腹上轻轻摩挲起来。一股暖流顿时从他掌心传到她肚子上,她舒服地在他怀里蹭了蹭,突然想起什么,问道:“你方才在马车上也这样替我运功治疗?”

“嗯,”他慵懒的应了声。

翘楚又享受的蹭了下,却突然一惊,他身上竟是如火烫热。她暗骂自己,他二,怎么自己也二了,他身上伤势不轻,又还发着高烧。她一挣,便想从他身上爬跨出去。

“你又想去哪里?”

她才动了下,已被他严厉的按了下去。

“我去点灯,我要看看你的伤,你还发着烧,这些都要处理。咱们还是赶紧回睿王府吧。”

……

这些伤病还要不了他的命,她不知道他宁愿这样和她静静呆在一起吗。

她心里对他还是有些抵触,他知道。

只是,他不会再放。

不会了。

伸手不见指,黑暗中,上官惊鸿黑暗的眸亦消融在浓黑里。

看她执拗,怕她担心,也享用她的担忧,他在她唇上狠狠吻了一下,终于放开她下了.床,捻亮了灯火。

就着火光,翘楚看清房内布设,床.榻外,只有一桌数椅,还有一张简陋的梳妆台。想起来时所见,她微惑,这里真的是农家村落?

337

当然,翘楚的注意力并没有太多在这个房间里,上官惊鸿身上的伤病不浅。

他身上袍子血迹斑驳,都是殴斗的时候伤到脏腑咳出的血水,头上破了几处,血沿着额际而下,脸上也是数处血污。

翘楚心里一疼,恨恨道:“总有一天,要那西蛮子好看。”

上官惊鸿本走到梳妆台,闻言转身看了她一眼,他唇角微微扬开,嘴上却淡淡道:“哦,你要怎么给他好看?”

翘楚看他有意取笑,轻轻哼了声,却见他从梳妆台上拎起个东西。

是个箱子……

方才没注意这梳妆台上竟放了个箱子,看模样是个药箱。

她大喜,有工具药物就好办了!

既然有药箱在这里,那这个农舍很可能就是他的。

按他的身份,有别庄、农田、佃户这些并不奇怪,但这个简陋的农舍……

她还未及问,上官惊鸿突然看了她一眼,将药箱往桌上一搁,已快步向门口走去。

她一怔,“你要去哪里?”

“烧水给你擦擦身子,我方才是……”

他说着虽住了声音,翘楚却明白他的意思,哪怕他绝不会承认自己粗狂了去,一身血腥就……她脸上一烧,微微侧了侧头,“我来烧,你躺一下,也烧些水给你,将伤口清洗一下好上药。”

她说着下.床穿鞋,之前凌乱中鞋子早给他蹬掉了。

脚掌才触到绣鞋,脚掌却骤然一暖,上官惊鸿已折了回来,握住她的赤足,将她塞回被里,摸了摸她的头,“我去。”

她没有和他争,哪怕在他从桌上拿起备用的火折子升起火光走出、她悄悄下.床从门口凝着他的身影微微晃着向廊道深处走去、一口鲜血咳出的时候,她也没有多说一句。

男人啊。

……

农舍简陋,却一应俱全,浴桶,皂角,布巾都有。而原来在床.榻侧边,还有个柜子,里面有干净暂新的换洗衣服,男袍女裙都有。

她越发奇怪,又问他是什么地方,他看她好奇,反故意不肯说,翘楚气道,你刚才怎么说来着。

亲也亲过了,还……

上官惊鸿笑的邪佞,说,爷伺候你沐浴代替,如何。

她一恼,不理他,腰间却猝然一紧,被他一把抱起她,将她衣服三两下剥了,将她放进浴桶里。

他也当真替她清洗起来,只是洗到中半,他却轻咳一声,有些粗声粗气道:“你自己洗吧。”

翘楚本已从羞.涩到开始享受他的伺候,闻言一怔,回头看去,却见灯火下,他眸光炙热,盯着她浸在水中半隐半现的身子。

她登时口干舌.燥,赶紧快快洗净身子。

上官惊鸿洗浴的时候,却是她帮他洗,反正她又不会对他怎样。

洗了很久。

某人说要洗干净。

她看着却觉得他有点死活都不肯起来的趋势。

最后她嘴一噘,说,我累了。

他一听,倒是起的老快,带起的水花将她溅了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