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是,救他的确实不是她,但后来他们同处数月,那段日子,却确确实实是她和他。

定下山盟海誓的,也确确实实是她和他……

昏沉的房间里,惟有微弱的烛火在轻轻跳跃着。

双手手腕被用力扣住,翘楚冷冷看着同样冷冷看着她的男人。

“翘楚,你给我听好了,”上官惊鸿眸光在光影里越发暗沉,他勾唇一笑,一抹深刻的自嘲从嘴角蜿蜒而过。

“什么都可以是假的。但你认为病能假,酒能假,伤也能假吗,即便不在那里在睿王府我亦一样会喝酒。我当日放你走,是真心放你,我……从来没有想到你会回来,当我看到你回来,我知道,我会惹上怎样的麻烦,我却一样甘之如饴。只有庆幸。”

“若我有心瞒你,我认为会如此犯.贱告诉你荣瑞那男人在天香阁的事吗?不过是因为我知道你必定担心那个和你素不相识你根本没必要理会的女人。”

“告诉我,翘楚,你是明白我的,懂我的。”

翘楚心中紊乱,怔怔看着眼前的男人,她双手却被他紧紧执着,他潮暗如深穴的眸里燃着丝丝光芒,便似要喷出火来一样,却又慢慢黯淡下去。

“呵,不信是吗。那自是的,我到底不是九弟,那个骄傲恣意、磊落大方的夏九,那个可以抛弃一切可以和你放羊牧马、种花养草的夏九。翘楚,我们何必自欺欺人,你抚心自问,你回来是不是因为……你可怜我。我却犯.贱的做戏,只当作不知道。”

手,被狠狠一掷,晃落到床.衾上,温暖蓦然从她身边抽离,声音从空中冷冷传来,脚步声已在数尺开外。

“但即便我如今的处境再难,我以后亦要如今天一样像狗那般去活,我也不要你的同情施舍!你这个夷女!”

……

房间本来就简陋,这时更加空荡。

上官惊鸿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的话却仍凌厉的萦绕在她耳边。

翘楚伸手抚上眼睛,满心酸涩。

是啊,她甚至在心里已经许诺若他不相负,她无论如何亦绝不负了去,却不得不承认,他的话,有些地方确确实实说中了彼此的心事。

原来,有些伤痕真的是覆水难收,破镜难圆。

也许,只要他真的爱她,她也真的不必要去在意他的算计是不是也将她包括在内。

可是,人都害怕算计,哪怕以爱之名。

算计的爱情,谁也不敢保证以后会怎么样。

秦歌之后,她其实也早变的不敢去信任任何人。

这一刻,灯火薄弱,黑暗如潮水,新疤旧痕一起涌上心头。

不知过了多久,她闭了闭眼,飞快地下.床穿鞋,擎起桌上烛台,走出房间。

她突然害怕这样自己一个人呆在这样安静不知名的房间里。

静得僵。

又或许想出去寻他,还是自己想出去走一走。

她不知道,却很快出了房间。

循着灯火的光亮,走出甚长的廊道,到得厅子的时候,她下意识想去寻他方才被他摘掉的铁面,应该是在这厅子里。

她走到门口,转过身,拿着烛火仔细映照起来。

突然又想,他出去肯定将铁面捡起戴上了。她轻轻笑了笑,这时,方好好看一眼这个屋子大厅的模样。但方一照面,她蓦然浑身一颤,一股冰凉从心底升起,八年前黑暗里的记忆一瞬在脑里掠过。

……

突如其来一阵女子的尖锐叫声,令上官惊鸿差点将手里的东西全部撒了。这地方偏僻,少人知晓,他只是折到隔壁农家讨点东西,一直盯着这边情形,并不见有人入侵。

她在里面怎么样了?他不该扔下她的。他咬牙,一阵惊怕,早顾不得和农家大.娘小伙道别,几个纵跃已回到屋前,推门进去。

——————————————————————————————

谢谢阅读。

339

————————————4000字———————————————

门外星光漫天,缀在男人背后,翘楚坐在地上,看着上官惊鸿将手上的东西往门侧窗前小榻一扔,便要将门掩上——

她拼命摇头,“不要关门。”

上官惊鸿眸光朝她身旁物什一掠,很快便跃到她身前,将她抱进怀里,抚上她的背,低声哄慰,“莫怕。”

翘楚却犹自颤抖,搂着他的脖子,又在战栗中抬头一点一点重新打量这个屋子。

雕花桌椅,香炉,木柜,挂画……这里真的是第十九号墓室的模样。

只不过,一千年以后,那边是死的。

而一千年以前,这里却是活的。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厅堂当中还摆放着……一枚棺木!

就在她身旁。

按这样看来,墓室里的棺木根本并非东陵王的棺柩。

而是按照这个屋子设计的。

可是,为什么要弄这样一个恐怖的屋子。

谁会在厅堂里放寿木!

而他们方才甚至还在这里做那种事……

似是看出她的恐惧和疑虑,上官惊鸿将她打横抱起,她以为他会带她离开,哪知他身子往后一跃,竟坐到那红艳艳的棺木上面,她既干得考古,胆子并不小,却仍是惊得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

任他抱着坐在他腿上,不敢轻易移动一分,她实在不想落到棺木上。

只因这屋子,尤其是这枚棺柩让她想起秦歌的死。

隔了八年,她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这时想起,却清晰得一如昨日。

也清晰的看到上官惊鸿嘴角促狭的笑意。

他突然将她抱离双膝,欲.往旁边的棺木挪去,翘楚只得死死抱住他的腰,她又气又恼,咬牙道:“你怎能如此吓我,公报私仇的小人。”

“我又不是上官惊骢。”

“你——”

她快教他气的吐血,他却轻轻摘下铁面,扔到棺木上,翘楚看到门外,院子篱笆处,与他们对面而居的农家几口人都出了来,男女老少小孩的,好奇地盯着他们这边。

但门小小半掩着,又隔着些许距离,他们也看不清屋里的情景。

不然三更半夜的这棺木还不把人吓坏。

何况他又摘了铁面,让人看到终究不好。

只是,这样的情景,竟多少有点像天神村的时候。

“他们才不像你胆小,这里平日本就他们负责打扫的。我给钱他们,他们每天帮我打扫。”

上官惊鸿的声音忽而在她耳边幽幽响起,“你就只会忤.逆我的时候毛胆子。”

翘楚一怔,却没有反驳,在某个话题上,她和他有了隔阂。

他恨她不信,而她不知道她该不该信。

只是,对于那件事,谁都没有再多说,各自小心避了。

她只惊疑的将疑虑问出来,“这屋子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布局?”

“是按我母妃的喜欢布置出来的。”

这回答大出翘楚意料之外,微微失了声,“不谢娘.娘?”

“嗯,”

“可她怎么可能喜欢在厅中放枚棺木?”

“在宫中的时候,我常常看她画画,她就是这么画的。皇帝以为芳菲不爱繁华,若芳菲不爱,何苦要将自己住的地方布置得那般华美?我母.亲才是真正不爱,这就是她梦想的居室,和夫婿孩子一起居住,简简单单的,这样就够。”

翘楚顿时明白,难怪这里会有男女衣服和药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