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郎、沈两人也一刹注意到她,郎霖铃朝她微一颔首,沈清苓眼梢弯过一抹似笑非笑。

她很快拿定主意,她在这边看着就好,一会不出去,不可抢郎霖铃的光,郎相看着也好看。

“丫头们,咱们到那灌木后面去。”

四大撅嘴道:“为什么嘛,这株大树好避雨。”

她抱歉一笑,“委屈一下。”

这树高大,树下空旷,一下就能让人看见。她又有些奇怪,没想到郎霖铃会将沈清苓也带过来。

若没有元妃相带,林姑.娘是没有资格进宫的,她也是得景平相赠睿王令才能进来。

……

郎霖铃看了沈清苓一眼,见她定睛看着殿门,心中冷冷一笑:一会好好看清楚,我才是睿王元妃,在所有人面前,上官惊鸿第一眼看的只会是我。

倒是翘楚……

翘楚退避的动作她看的清清楚楚。

她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女子。

相处越久,疑问反而越多。

但也没有时间让她去思虑这些,前方,朝官已陆续从金銮殿里走出来。

郎相看到她,眉头一皱,眸含厉色,走了过来。

“爷爷,皇上说了什么?爷他可有望——”

“莫要再提他了!”

郎相冷冷看了沈清苓一眼,严声打断她。

郎霖铃心头一震,又听得郎相压低声音道:“他是彻底完了,幸好今儿个还有个好消息……”

“爷爷,你说什么?”

听着宝贝孙女颤抖的声音,看到不少走出的朝官投来的目光,郎相长长一叹,眼中厉色却丝毫不减。

金銮殿上皇帝的声音仿佛还盘响在耳畔。

“睿王所为,实令朕痛心失望,原其所掌之兵刑二部,兵部交回太子执掌,刑部则交予夏王,另朕暂交太子所掌兵权,一半拨予夏王,特此以贺大婚。”

众人虽费解皇帝突然提拔夏王,但都清楚明白睿王是彻底失势了。

君心难测,当然,也是上官惊鸿自己作的孽障。皇帝是什么人,哪容先挑衅后试探。

幸好,还有一个好消息。他提出让贤王重返朝堂的事,皇帝盯着他看了片刻,说会好好考虑。

皇帝没有拒绝,便是说已有转圜的余地。

郎相缓缓说着,沈清苓止不住颤抖起来。这也是她第一次看到郎霖铃这样失态,后者喃喃道:“难道我真的看错了人?”

郎相狠声道:“铃儿,你先随我出去罢,留在这里做什么。”

沈清苓记得自己曾对那个人说,这个坎,她会陪他一起过去,但是现在,当她看到他几乎是最后一个步伐缓慢的从金銮殿走出来,她一刹间也满心茫然。

秦歌不是这样的,永远的运筹帷幄,永远的意气风发。

这个哪里是秦歌?

她却更爱他?

她爱着的是这个眸眼低垂,胡茬邋遢的男子吗?

她现在只看到四散在殿外,或群走,或独行的都带着讥讽和嘲弄,连宁王和宗璞都低着头——

“容孤猜猜,阿镜,是你吗,嗯?”

她咬牙想走到他身边,却才走了几步,便被一个高大的白色身影挡住。那语气里的邪肆笑意……

她蓦然一震,却落入上官惊灏的暗佞的眼中,却又见他突然抬头看向前方,她侧身看去,只见却是翘眉偕同彩宁和银屏过来。

银屏笑颜闪耀,三步两步已跑到夏王身旁。

夏王微微皱眉,“你怎么过来了?”

“姑姑和太子妃陪我去购置成婚的东西,你上次虽惹我生气,但后来每天送我玩意儿,本公主这回姑且原谅你,怎么,我过来接你,你心里喜欢吗?”

……

不少人上前恭贺夏王,上官惊鸿正从夏王身边悄无声息走过,看着夏王,看着身旁这个永远高高在上的男子,沈清苓心中紊乱,她知道上官惊鸿是看到她了,可脚下这时竟挪不动一步,太子淡淡盯着走近的翘眉,嘴上仍轻声说着话,“怎么,可有后悔今日?”

四处人们的目光,翘楚想,她猜到殿中发生了什么事。

怔怔看着宽道上静静低头前行的男子,那微微拐着的脚步,那从来在众人面前没有摘下过的铁面,她心里大恸……为什么郎霖铃还在郎相身边,不过去?

“主子,我们要回去吗?”身旁,四大怯怯问。

“不。”

她缓缓答着,走了出去。

天地中间这块生动仿佛一下静止下来。

她看到所有人都有些吃惊的看着她,包括站在殿门处的皇帝。

她在青袍男子前面停下来,将他去路拦下。男人缓缓抬头,眸光如晦,眼内布满血丝和似笑非笑的淡嘲,照面一下,他却微微一震。

泪水在眼里滚动,她只是笑着朝他伸出手,“惊鸿,我们回家吧。”

————————————————

谢谢阅读。

341

———————————三更6000字——————————————

上官惊鸿盯着她看了好一会,眸中嘲刻却愈深,哑声问,“回家?家在哪里?”

“你母.妃的老宅也好,睿王府也好,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哪里都行。”

翘楚快无法维持唇边的笑,指甲掐紧手心,看他这样,她心疼得快要哭出来却偏偏清醒的知道不能,院里每双眼睛都在看着。

半晌,却始终不见他回答。手伸在两人之间,她又急又疼,望着他灰重纹丝不动的眼睛,心里一点一点黯淡下来,突然,蜷缩在袖里的手上一暖,她心头一跳,他伸手将她死命捏住并拢得指节发白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来。

他随之伸手将她揽住。

“铁叔,你先朗妃和林姑娘回府,若郎妃今日要随相爷到娘.家走走,你便先送林姑.娘。”

翘楚一怔,正感觉到他手臂上绷紧的莫大力气,却听得他盯着前方吩咐道。

老铁正走过来,眸里也是忧心忡忡,闻言,立刻颔首应了。

翘楚欣慰,有些人永远都不会离开他。

他缓缓放开她,转身,看了郎霖铃和沈清苓一眼,朝郎相一揖。

仍和从前一样谦礼。

老铁走过去。

郎相仍皱着眉,有些不自在的还了一礼。

“走吧。”

四周朝官,包括上官惊灏、上官惊骢、郎、沈和彩宁等人目光都多了份异样,嘲讽也好,凝虑也罢,翘楚看着他缓缓而起、站得笔直的身子,一笑点头。

两人携手正要离去,威严的声音从背后而来,“翘妃近日身子可好?”

是皇帝!

声音淡淡,语气却并不善。

此时,上官惊鸿的手也突然在她手上重重一按。

两人一起回身,翘楚向皇帝见礼。

皇帝似笑非笑的盯着她,“起罢,你身子不便,宫里你还是少些过来为妙。”

话里的一语双关,隐隐透着股让人惊颤的阴寒之气。

翘楚惊怔,是恨屋及乌还是其他什么她不知道的秘密,皇帝对她……她隐约感到有股欲.杀之而后快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