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但此时,她和他的处境不是乞求便有用。

被他紧紧握在手中的手,让她渐渐平静下来。

她抑住恐慌,抬头缓缓笑道:“谢皇上关心。翘楚自知不该,只是翘楚昨夜做了一个梦,梦见常妃娘.娘抱着个女婴,对翘楚说,明天下雨,小八没带伞。她要照顾妹妹,是永远也来不了了。翘楚只好过来,给我家爷带把伞。”

皇帝本嘴角噙笑待她回答,闻言,竟浑身一晃,脸色瞬间变的铁青。两侧的夏海冰和莫存丰赶紧将他搀扶住。

“父皇。”

上官惊灏、上官惊骢和宁王也连忙上前。

“父皇保重,那儿子和翘楚先告退,不碍父皇休息了。”

皇帝冷笑,“好,好,从明日开始,你也不必过来上朝,你那女人也不必来送伞。”

“儿子……遵命!”

翘楚还跪在地上,已被上官惊鸿拉起,抱进怀里。

群臣亦纷纷而前,混乱中,上官惊鸿淡淡看了郎霖铃一眼,目光最后缓缓落到沈清苓身上。翘楚看沈清苓眼含泪光,似要走过来,握在手上的大手似乎变松,她一怔,抿了抿唇,正想将手抽出,手上却骤然一紧,“跟我来。”

她心里纷纷乱乱,直到被上官惊鸿用力强行拖到一处站定。

前面是莫愁湖,背后是外墙角焦黑的常妃殿。

途中,穿过花草,穿过幽径,穿过宫门。

仿佛穿过时间,穿过岁月。

两人站定,上官惊鸿才松开她。

手腕一圈通红,翘楚看着一抹厉色从上官惊鸿微澜不兴的眼里破涌而出。

“我刚才不该那样说,你不该带我走,就让你父皇责罚我,好让他出口气,对你反好。我回去请罪。”

她说着正要转身,却已被上官惊鸿手臂一探,拽抓回怀中。

“不,那样说很好,你做得很对。”

“那你……你在生气……”

“不要放手。即便看起来我似乎要放开你,也不要放手,我不会放手,永远也不会。你只能是我的,我也只是你的……”

他身上细雨湿身的潮意将松兰的薰香带出,扑打在她口鼻上,翘楚浑身一颤,僵硬在上官惊鸿怀中,双眼已尽湿。

“我知道,跟着我,你受委屈了,有什么委屈都哭出来……即便我今天什么都没有了,我也必定护你。”

声音轻尔,却那般坚定随风扑进她耳中,翘楚紧紧闭上眼睛,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不为自己。

翘楚,即便你心里对我存疑,但这样的你对我而言,已经足够!

我已经顾不得是不是施舍。

湖上雨后新阳。

抚着怀中女子的发,上官惊鸿眸光如犀,在阳光的耀眼中深深敛起。

半晌,翘楚低声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上官惊鸿缓缓放开她,“出去走走如何?”

“好。”

翘楚答得毫不犹豫,他压力之重,她明白。

她现在要做的不是逼迫他,而是陪伴和信任。

试着去坚定信任他,不管结果怎么样。

他能成,她替他高兴;不能,她愿意陪他一起死。

上官惊鸿看女子眉眼安静,心里仿佛一瞬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心疼狂喜,嘴上却只笑道:“爷陪你逛街去,你喜欢什么东西即管买。”

逛街?翘楚一愣,化悲愤为购物?

“再下个馆子。”

他继续提议。

化悲愤为食量。翘楚囧。

朝歌大街。

“你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美人横了四大一眼,四大一口将手上的糖人儿啃掉半个头,“主子买吃的,都给咱们买一份,你还嫌什么,哦,我懂了……”

她瞟了眼前面两人的亲昵,偷偷笑起来。

翘楚倒没有看到背后的小非议,拿着糖葫芦吃着,一边往街道两旁这看看那看看。上官惊鸿看她吃的香甜,颇觉不可思议,“这东西便宜,有这般好吃?”

翘楚扑哧一笑,低声道:“我害喜,这东西酸酸甜甜的,我自是喜欢,你这是皇子病,东西便宜就不好了么,东西好不好吃是要看和谁在一起吃,而不是吃的是什么。”

上官惊鸿并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一怔之下,心里舒服受用之极,他喜欢听她说害喜,那是他的孩子,更喜欢她说和谁在一起,他自是不会表现出来,他喜欢她这样待他,若他高兴了,她未必就花心思在他身上,是以只淡淡“嗯”了一声。

翘楚看他脸色沉郁,心疼,想逗他开心,掰了块在手里递到他嘴边,“你尝尝看。”

他双眸炙然盯着她,竟也就着她的手吃了下去。

“好吃吗?”

上官惊鸿看她笑靥嫣然,心里微微一荡,哑声道:“好吃。”

翘楚本以为他不喜欢这些甜腻的东西,看他似乎吃的香甜不下她,就像从没吃过的美味,心想皇家的小孩真可怜,将啃剩的半支全部进贡过去。

却见他斯斯文文咂了下方才口中的碎屑,突然皱眉道:“不好吃,甜死了。”

什么味觉,迟钝成这样子,这时才尝出味道来——翘楚本来心里沉重,这时也不禁哑然失笑,佯嗔道:“你是不是嫌我吃过?”

表示自己绝不是嫌她的口水,上官惊鸿恨恨将她啃了半口的那颗果子吃掉,正准备将剩下的扔了,翘楚抢回,继续吃。

上官惊鸿看她模样娇憨,心里越发怜惜了去,只紧紧搂着她,问还买不买。

翘楚心里也是快活的。以前秦歌事情多,两人这样在外面闲逛的次数屈指能数。

就这样,两人似乎漫无目的,在朝歌最热闹的大街走走看看,也不管路人投来的好奇的目光。一个铁面,一个破了相。

翘楚早已不戴面纱。若在意的人也不嫌,她还怕什么。

上官惊鸿耳利,两人说着笑着,他突然转身,道:“噢,你这丫头喜欢景平?”

“美人,你看到睿王和咱们主子好,想起景平吧。”四大说着这个正说得欢,冷不妨上官惊鸿一句话过来,差点没被口水呛着,看美人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又哈哈大笑起来。

上官惊鸿心情不错,对翘楚道:“将景平他们也一并叫出来,怎么样?爷今儿个请客。”

翘楚一笑颔首,上官惊鸿随即在街上找了个少年,让他到睿王府报个信,居然不用给钱,对方已恭敬的办事去了,翘楚不解,上官惊鸿说是便衣暗卫。

这暗卫和警察一样,也还有便衣的,翘楚又囧了回。

很快,老铁等人便匆匆赶到。

众人担忧上官惊鸿,却见他在翘楚身旁,较之平日更轻快上几分,才稍宽了心。

四大嘻嘻笑道:“美人,景平来喽,来来来,你和他一起走。”

景平一怔,俊脸微红,美人到底还是少女,难得的尴尬起来,往四大脑袋狠狠敲了一拳,四大抱着头窜到翘楚身边,美人报复道:“主子,奴.婢严重怀疑四大暗恋景清很久了,你要为她作主。”

四大一呆,景清已一脸惊吓,“妈.呀,你千万别暗恋小爷。小爷还没有饥不择食到这地步。”

翘楚笑得几乎软倒在上官惊鸿怀中,上官惊鸿看她高兴,摸摸她的发,顺势道:“看他们感情甚好,那天帮他们两对把婚事办了,亲上加亲。”

翘楚表示赞同。

表示对主仆配,亲上加亲半点也不感兴趣,四只都默了,各自侧头去欣赏街边买菜的讨价还价的艺术。

老铁和方明走在最后,老铁轻声道:“老方,这许多年了,我今儿个才有一丝感到爷是真正快活。我们这伙人在一起,有像在家中的感觉。”

方明点头,苦笑道,若无贬斥该多好。

老铁沉默半晌,方道,世事岂有双全。

说话当口,已走到一家酒楼。翘楚一看,却是之前那间闹过大事的玄湘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