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上官惊鸿看她微微发怔,柔声问她怎么。

翘楚摇头一笑,“没想到是这里罢了。”

“既是请客,总得要最好的。”

翘楚暗忖自己多心,那是属于当日傻子的记忆,他又怎么会记得,即便他真的从老铁等人口中问了,也已不放在心上了吧。

上官惊鸿眸光一动,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在她鼻头用力一捏。

两人心意相通,没有多话。

进得去,上官惊鸿说不要雅座,图个热闹,便在一楼好了。

众人自然乐意。

坐定之后,上官惊鸿看了老铁一眼,随之却并没有说什么。翘楚轻声道:“你想知道就问吧。”

桌下,她双手安静放在膝上。

横下,上官惊鸿的手伸来,将她的手握了,方淡淡道:“铁叔,林姑.娘回去,你可差人守住她?”

“是,爷在殿外的眼色,奴.才懂得。”老铁正想说什么,突然意识到什么,立刻止住话。

“铁叔有话但说无妨。”

守住她是怕她危险么。桌下狠狠将上官惊鸿的手一掐,翘楚疑虑,却还是出了声。

“林姑.娘说,有事要和爷说,爷回去以后,请爷到她房间一趟。”

“好,我知道了。”上官惊鸿说到这里,立刻打住,让众人点自己爱吃的,四大和景清立了转问翘楚想吃什么。

这时,美人突然“咦”了一声,道:“四大,你看门口进来那个人。”

四大一愣看去,随即讶道:“这不是那天你在天香阁外面跟我说过的那个男人吗?”

众人早循声看去,翘楚顿觉奇怪,门口进来数个男人。

其中两人谈笑而进,看模样似乎极为熟捻。

其中一个,正是贤王;另一名男子,面容平凡,身穿紫服。她并不认得。两个丫头是认识贤王的,却说那个男人,莫非说的却是那紫袍男人?

贤王也看到了众人,嘴角一扬,领着紫袍男人走过来。

“八弟初掌兵刑二部,此时正值早朝不久,新官上任,八弟不是应该在二部繁忙,怎么在这里喝茶吃酒来了?”

这个人分明已经得知今天早朝的消息。景清率先忍不住,立时站了起来,怒道:“贤王是贵客,我家爷这里桌小人多,招呼不到,贤王还是去楼上雅座吧。”

这时,跟在贤王二人背后的一名奴仆模样的男子突然叽里咕噜说了句什么。

说的并非东陵最常用的方言。

翘楚一直很庆幸,她虽然没有“翘楚”十二岁之前的记忆,但这个身.体的语言能力却给了她。北地是东陵属地,是以她会两地语言。

她正不知道这人说的是东陵偏僻的方言,还是其他国家的语言,景平已冷声道:“公子言语侮.辱,请向我家夫人告歉。”

景平这一声,众人都吃了一惊,尤以贤王为甚,他这位朋友并非东陵人,便连他自己也听不懂对方的方言,景平一个奴.仆竟然懂得。

“景平,那厮说什么了?”

四大问着,狠狠向那说话的男子瞪去。

景平道:“他说,这女人脸上也有疤。”

翘楚一怔,上官惊鸿本把玩着茶盏,蘸了茶水在桌上随手在桌上涂画着。已站起身来,向着那紫袍男子淡淡说了几句话。

说的并非东陵语,而是对方的方言。紫袍男子闻言,眸中划过一抹凛色,随即用东陵语对背后的男子道:“过来向这位夫人告个歉。”

男子二话不说,立即上前,向着翘楚恭敬作了一揖,也以东陵语道:“莽撞之处请夫人海涵。”

翘楚一笑,以示接受。

这时,那紫袍男子续道:“夫人莫怪,只因拙荆脸上也有疤痕,在下与妻子失散,遇到……有疤痕的女子我们难免多留意一二。”

翘楚看他样子温文,虽知他和贤王一起,并非友善之人,仍道:“谨祝公子与夫人早日团聚。”

男子道了谢,贤王看上官惊鸿神色甚峻,他又有要事和紫袍男子商量,遂也不再出言挑衅,一声冷笑,便和男子离去。

众人重新坐下,不待翘楚问,四大已好奇道:“八爷,你方才和那人说什么来着了?”

上官惊鸿一笑,神色却仍带着一丝冷峻。

“我说,我希望他尊重我夫人。若他的手下不给我夫人告歉,这顿饭今儿个是谁也别吃了。我是什么人,他可以问我大哥。我是破罐子破摔,什么也不怕。”

“他们约莫是有甚要事商讨的,不想多惹麻烦。”方明说道。

四大又问这些是什么人,景平回答说是邻近一个小国,翘楚却细心的发现他方才眼中飞快划过一抹诧色。

她心里重重一怔,想了想,没有多问。

美人点点头,“他为何会在天香阁出现,后来八爷不敌他似乎有意出手救援那花魁,我算是明白了,他在寻他的妻子,他的妻子脸上也有疤痕。”

众人惊疑,她随之说了天香阁的事。

一顿饭,众人都吃的甚欢,上官惊鸿却几乎没吃什么,只是不停给翘楚布菜。翘楚明白他的顾虑,各方势力现下汹涌而来。

用过膳,上官惊鸿又给翘楚买了很多蜜饯什么的,糖葫芦尤其夸张。让景清整筐抬了走。

翘楚一直在想事情,并没有注意,买了东西之后才发现,说吃不了这么多,放着会烂掉的。

上官惊鸿大手一挥,说回去让厨子做全葫芦宴。

翘楚和众人囧。

回到睿王府的时候,天已黄昏,却见沈清苓俏生生站在门口,满脸泪水。

翘楚这时正突然将今天日间两件微妙的小事串联上。

————————————————————————

谢谢阅读。谢谢大家的留言礼物和珍贵的月票。

342

对于三个人之间的感情纠葛,翘楚虽然还有很多事情想问身旁的男人,想知道他的想法,但常妃殿前他既对她那么说过,她虽然也像所有女人一样会嫉.妒会难受,当沈清苓缓缓向他们走过来的时候,她还是低声对他说,“你去吧。”

她从他怀里挣开,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只是给他一个空间去处理。

且她心里有事,也想仔细想想。

上官惊鸿却看向方明,“方叔,你带林姑.娘进屋。”

“我一会过来找你。”

他说着又淡淡对沈清苓道。

沈清苓看方明来搀,冷笑避开,看了看翘楚,继而深深看了上官惊鸿一眼,涩道:“新欢旧爱,是我自己看不透罢,不管怎么样,不见不散。”

“嗯。”

听他应了,沈清苓咬牙一笑,转身离开。

翘楚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她虽不喜沈清苓,这样的情景,她总是不安。

……

上官惊鸿将四大和美人赶跑了,自己送她回房。

回到房间,翘楚以为他要出去了,她也没理他,走到铜盆边上拿帕子绞湿擦了脸手,哪知他却悠闲的在桌边坐了下来,一拍膝盖,“过来。”

翘楚怔了怔,唤门外守值的丫头进来换了新水,关好门方走过去,坐到他膝上,拿下他的铁面,仔细的给他也擦了脸。

他很是得意,说以后每天都要这样。

享受的将头靠到她肩上,沉沉的,翘楚不舒服,推开他,臀挪了挪,改成侧坐的姿势,螓首埋到他颈窝,这才舒服的吁了口气。

他笑骂,“你倒会享受。”

翘楚也不说话,慵懒的靠在他怀里。她走了一天,也累了。

上官惊鸿看她不搭理,也不恼怒,伸手探进她的衣服里,去摸她的肚子,一手变戏法似的又摸出件什么东西,凑到她嘴边。

翘楚低头一看,赫然又是一支葫芦,囧的不行。

她知他不爱甜腻,存心整他,又掰了块喂他,哪知这次他学了乖,使坏的将她的手指含进嘴里,他用力的吮吸,她身子一颤,他哑灼的眼中划过一丝邪佞,放了她的指,低头吻住她。

他在她唇上折腾了很久,才放开,她抚着几近肿胀的唇,身子还在发颤,狠狠掐了他的脸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