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翘楚没料到他竟然来这么一出,又好气又好笑,板起脸不去理他。

上官惊鸿也有丝慌了,他看人犀利,惟独对她却不好琢磨,遂赶忙去哄她。

翘楚看他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说些古怪的软话,归结起来就是什么提高四大美人的福利待遇,什么买个牧场送给她,气也没办法再生下去了,笑骂道:“八爷,你这人虽然恶劣,但总算没有虐待我的丫头,还有,你虽然钱多,但我不思乡。”

上官惊鸿也囧了,但随之明白她总归是没有生气了,又颇为自得起来,替她布菜。

翘楚也一边吃,一边往他碗里夹些青菜瓜脯。

两人没再说什么,安静吃饭。上官惊鸿高高兴兴的很快就吃了几碗饭。

饭后,翘楚迟疑着想问沈清苓的事,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至于上官惊骢的事,她明白不宜多问,

她心里煞是为难,他们两个,无论是谁,她都不希望有损伤。

他将她搀起,拥着她往花林走去,两人沉默着走了片刻,他突然扣住她的腰,让她倚到他身上,轻声道:“给我一些时间……好吗?”

翘楚心头一震,他话里的意思,她是明白的,点了点头。

“我必须要安置好她,但只此而已。”

他薄眯的眼眸透出一股坚毅,翘楚微微笑着应了他一声。

他伸手将她紧紧抱住,略有些埋怨的低喃道:“你怎么都不吵不闹,你这女人到底有没有心。”

翘楚有些失笑,随之更多的却是惶然。

她虽不喜沈清苓,或许该说是思微,但对她却有种负疚的心理。

若论先来后到,毕竟是清苓先到;若说婚姻嫁娶,是他亲选的她。

谁对谁错,她真的无法判断。但如今,她虽得到了,却会不安。

可爱情,却不能是三个人的事。

突然又想,她得到了又怎么样,时下局势坏,她的身体也一样。

她明白自己的情况,看似无异,但一旦发作起来——

到那一天,他以后岂不寂寞。

想起这顿饭他的小可恶其实半带傻气,她脸上笑着,惶惶的去紧紧回抱他。

……

一来二去的,不知道怎么的就被他抱回竹屋,不知道怎么的就拱到了床.上,不知道怎么的就被他粗粗喘息着半褪了衣衫,不知道怎么的她也扒下了他的外袍……直到他身下的火热硕大的坚硬惊醒了两人。

他眸里嵌着暗哑的情.欲,却从她身上弹起,替她拢好衣衫,盖上薄被,咬牙道:“再等上个把月就可以……”

她羞红着脸点头,无论如何绝说不出让他去找其他女人的话,再说,郎霖苓此时也不在府里,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回来,果是在郎相的相劝下,回了郎府小住。

他将自己的衣袍也理好,抚着她的发,低声道:“今晚在这里陪我。”

她一怔,却听得他道:“我约了五哥和宗璞他们过来。”

她心中欣喜,他已振作起来开始重新谋划,她问他有什么想法,他却让她别操心。

她心里一咯噔,想到些什么,却只笑着承了。

两人说着话,翘楚身子不好,而今带着孩子,较之常人更容易倦乏,意识很快模糊了去。

上官惊鸿眼里深深划过一丝恸然,拿起她的手,悄然注了些内息进去。

她离开的这些天,他翻览了大量的大内医书,其中有本民间古籍提到以温绵的内息刺.激心脉、让心脉变得更强壮的方法,则更能与病发时的剧烈痛苦抗衡而延缓死亡。

这和他设想的方案大致相同,哪怕要消耗他大量内力。只是,这终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可现下时势困涩,他没有办法走开,否则上官惊灏一掌大权——他死了,她和小怪物又该怎么办。

他眸光倏变,抿过一抹暴戾。

“惊鸿哥哥。”

一声清脆忽而传来。

他扭头看去,门外众人都到了。宁王、宗璞、佩兰和冬凝,老铁等人也下了来。出声是冬凝。

上官惊鸿眉头一皱,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冬凝开心的看了翘楚一眼,吐吐舌,上官惊鸿伸手替翘楚又掖了掖被子,方走过去,又压低声音道:“小幺,你和五嫂在这里陪她。”

冬凝和佩兰立即爽快应了。

和翘楚一段时间没见,都很是挂念。

……

“五嫂儿,翘姐姐好瘦,看着让人怪难受的。”冬凝的低低叹了口气,伸手想去碰碰翘楚,佩兰立刻急道:“你莫把你翘姐姐吵醒了,回来看你惊鸿哥哥骂你不骂你。”

“佩姐,没关系的。”

突然的一声,将两人都吓了跳,翘楚却已经坐了起来。

原来,她虽疲困,但心里有事,到底没有睡熟,方才众人过来的时候,她便已经清醒过来。

佩兰和冬凝又惊又喜,三人亲热的说了会儿话,翘楚问起冬凝的情况,冬凝摊摊手,笑道,幸好有三年守孝之期挡着。

却是冬凝母.亲过后年余,她便拿这个回了皇帝,无论宗璞和樊如素,两相没有答应。

但不可避免的是终是因上官惊鸿而要和宗璞见面,宗璞每次看她,她都有想逃的冲动。

翘楚摸了摸她的发,安慰了几句,冬凝只说没事,翘楚想了想,终是问了出来,“他和五爷他们在商量清苓的事,对吧。”

冬凝和佩兰闻言,都微微一惊,翘楚苦笑,这天下来,怎么两件事都给她猜中了。

都说活着就有希望,不管现在怎么样,只要还在他身边,她就有希望。

翘楚,你只管等着,谁笑到最后才笑的最好。

沈清苓一擦眼角,眸光一利,便从这件事做起,上官惊鸿会明白谁才是他该爱的。

将信笺叠好封印,递给旁边的阿绣,“去,将这送到太子府去。”

阿绣一震,“太子府?”

林深处。

“谁,出来。”

随着老铁的低喝的声音,众人警戒的向侧方阴暗的花树看去。

景平却分明看到上官惊鸿微微拧了眉。

“说,怎么不继续说下去?”

淡淡的女音响起,翘楚领着冬凝和佩兰缓缓从林木里走了出来。

——————————————————

p.s.上个月大家都为文冲榜做了很多努力,歌什么都没有做,一直很不安。我知道,大家不为名次,只是希望比赛能公平。所以歌考虑很久,昨晚还是出来喊票了,谢谢大家昨晚的支持,不管结果怎么样,衷心谢谢大家。在这里祝所有筒子节日快乐,也希望仍要坚守岗位的筒子亦一样过得开心。下更在12点左右。

344

翌日午间,太子府迎来了两件事。

一是皇九子夏王的婚事,婚日早已定下,今日按例圣旨逐府相告。就在五天以后。

二是睿王和睿王妃的神秘来访。

这是翘眉没有想到的。

是以在大厅与上官惊鸿和翘楚会晤的时候,上官惊灏眸含浅笑打量着两人的时候,她却有些茫然。

上官惊鸿很宠爱翘楚,翘楚过的很好。这从二人之间的动作神色可以看出来。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她自小便是骄傲的,配她的人当是最好才对。可回想起到朝歌以来的点点滴滴,一次次短暂的见面交汇,她对他的异样感觉,特别是在围场悬崖回来之后,那种不知为何却偏偏极为强.烈的感觉——

无论他在崛起还是如今的最终落魄。

原来,早已经注定。

当年的质子原来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