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到了厅中,郎霖铃、沈清苓和睿王府一干主要人等都已跪在地上,等候接旨。

连着郎霖铃在内,众人无疑是紧张的,为这突如其来的圣旨。

为什么这时会有圣旨过来,这圣旨到底说些什么……

宣旨的是曹昭南。

他和上官惊鸿打了声招呼,众人看去,那是不似敬却也不讽,都没有办法从这大太监脸上看出圣旨的好坏端倪。

曹昭南拿出圣旨,随之宣读道:“睿王府翘氏身怀皇族后裔,朕记念皇孙安健,特召翘氏进宫,着医女检之,睿王听旨陪同进宫。”

众人听罢,都面面相觑,翘楚有孕以来,也不见皇帝特别关心,今日却怎么突然召进宫去?再说,检查何须进宫,上官惊鸿便是最好的大夫。

上官惊鸿眸光微凝,只是安静的扶起翘楚,朝曹昭南微一拱手,道:“可否让我府上两个奴仆相随进宫打点?”

曹昭南虽是上官惊灏的人,但自不会在众多宫中随来的内侍面前落了风范去,只一笑应允了。

上官惊鸿挑的是老铁和美人。

曹昭南知道,这名唤美人的奴.婢是名高手,只是,此时看去神色凝重,身上杀气较往日消减许多。他心中轻笑暗忖,噢,都以为这是一场鸿门宴?让两名武功好手随行。若是,再多的好手也没有用,那是皇宫。

他不动声色看了沈清苓一眼,只见沈清苓淡淡盯着翘楚。

嗯,这场角逐很快便到最后时刻——

……

郎霖铃带着满腹疑虑回到房中。

她脑里也仍在想皇帝召上官惊鸿和翘楚进宫的事。

记挂皇孙不过是借口,到底是为什么。

她一边想着,有丝困意袭来,在她即将入睡之际,婢女扇儿突然急急推门而入,颤声道:“小姐,宫里……宫里又有圣旨过来!”

郎霖铃万没有想到,在第一道圣旨下达、上官惊鸿携翘楚离府不久,竟又有第二道圣旨过来。她浑身一震,怎么会这样?

扇儿这般惊慌却也是怪不得,现下睿王府就像悬在崖上的物什,谁都说不清下一刻会有什么事情莅临。

上官惊鸿既不在家,便该由她来作主,她是决断之人,立刻率了睿王府一干人等到厅中接旨。

这次宣旨的是夏海冰。

夏海冰眉宇间透着丝严肃,他读罢圣旨,郎霖铃大吃一惊,浑身止不住颤抖,看向旁边的沈清苓。

怎么会这样?

可偏偏上官惊鸿此时进了宫,怎么办才好?

这一回,睿王府只怕是在劫难逃了。

宫,皇帝寝殿。

翘楚在被曹昭南带进去的时候,皇帝正和上官惊鸿在桌案上对弈。

仿佛数日前父子二人的嫌隙不曾发生过一样。

但仿佛毕竟只是仿佛。曹昭南淡淡看了翘楚一眼,心想,倒莫怪殿下对这女子甚是上心,确实有丝胆识。

原来,进宫以后,按皇帝旨意,翘楚被带到太医院检查身.体,上官惊鸿则被宣去皇帝寝殿。

上官惊鸿微一沉吟,说先陪翘楚过去,稍后再一同过去皇帝那里。

曹昭南遂笑道,噢,睿王还怕王妃在皇宫出事不成?

翘楚立刻劝说上官惊鸿过去,甚至让美人也不必相陪,和老铁待在宫中马车停放的地方候着便可。

……

当然,这检查确实只是普通的检查。圣旨既提到,总要有个落实。

君无戏言。

哪怕,曹昭南有种古怪的感觉,不知为何,皇帝对翘楚似乎越发不喜、心思谲沉起来。

他既将翘楚领到,便退到皇帝背后,和莫存丰一起侍候。

……

翘楚跪下向皇帝见礼,皇帝似乎过于专注在眼前的棋局上,并没有听到。

上官惊鸿眸光一动,一声轻咳,道:“父皇,翘楚过来了。”

皇帝淡淡“嗯”了声,算是应了,却再无表示,继续下子。

他这子儿一下,立即将上官惊鸿的子围死一片。

“老八,你是个聪明人,但莫忘谨记,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你现下既在下棋,思虑棋子的问题已足够,其他的……心无旁贷才可。”

“谢父皇教诲。”

上官惊鸿答着,曹昭南却分明看到他往翘楚轻轻一瞥,递了眼色。

这一记,他做得落落大方,竟也不遮不瞒,当然,遮瞒亦不见得皇帝看不到。

翘楚知道,在场的都是人精,自是都明白上官惊鸿要她做什么,她咬了咬牙,并没有假意晕倒,只是微微挺直身子依旧跪着。

上官惊鸿眸光一沉,她只当作没有看见,将注意力放到棋盘上,以图分散双膝不适的感觉。

棋盘上双方棋子纵横交错,竟看不出胜负端倪,不知谁将胜,谁会负。

……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局棋始终没有决出胜负,翘楚双膝酸疼难禁,头上汗水淋漓,她一天没怎么吃东西,又饿又乏,她只一直咬牙忍着,看莫存丰指挥着小太监燃上灯火。

她往窗外看去,外面,天已全黑。

进宫时候不过是晌午时分,竟已数个时辰过去。

皇帝也没传晚膳,上官惊鸿一直沉默着,这时,出声道:“父皇,是时候传膳了。儿子和翘楚陪你过去偏厅用饭如何?”

皇帝摆摆手,“朕不饿,”

他随即似又想起什么,笑道:“老六老七老十几个的母.亲都与莊妃交好,之前听莊妃说,今天他们都带媳妇过来和她还有他们母.妃吃酒,说是先贺老九明日大婚。这个时辰约莫还没出宫,昭南,你且过去将他们宣过来,朕亦很久没看到那几个女娃儿了,听说,老七的媳妇也怀上了……”

六皇子几个人进来的时候,翘楚苦笑心忖,这几名皇子个个亦都不是好茬,倒也是冤家路窄,上次在夏王府遇到,太子带了他们去捉奸,后来,又在天香阁冷眼旁观淳丰对上官惊鸿动手。

众人看到上官惊鸿和翘楚,也都微微一凛。

睿王府。

上官惊鸿书房,灯火通明。

方明、景平和景清都在,除此,还有郎霖铃。

一个小厮进门低声禀报了几句。

众人本已焦急慌乱,此时闻言都变了脸色,郎霖铃尤甚。她抚紧眉心,喃喃道:“怎么办,消息不通!”

景平苦笑道:“爷他们是有意被扣留在宫里。”

而中午时分,第二道圣旨却将沈清苓带走了。

————————————————————————————

谢谢阅读。筒子们,明天夏王大婚,明天见。

347

———————————————二更4000字——————————————————

宫,皇帝寝殿。

一凛之下,众人看翘楚仍跪在地上,心里都明白皇帝对睿王府的态度。

众人向皇帝见礼。

“父皇高明,儿子输了。”

上官惊鸿亦随着皇帝一声平身,将拈在手中久久不落的子放下,立刻起身扶起翘楚。

翘楚本想自己站稳,但腿脚发麻,肚腹疼痛,无法不倚靠着上官惊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