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皇帝不置可否的看了两人一眼,上官惊鸿顺势道:“儿子不碍父皇与六哥七哥和十弟相聚,先行告退。”

皇帝眼睫一翻,却道:“也晚了,翘楚的身子不便多动,你二人便在宫里过夜,明天一早再出宫到老九那里吧。”

翘楚越发的心神不宁,但二人自不能拒绝,上官惊鸿答允了,皇帝又让莫存丰带他们到偏殿空房休息,上官惊鸿只说不必麻烦,二人到常妃殿歇息便可。

皇帝极轻的一声嗤笑,倒也并未阻止。

七王妃突然低低一声,“我的沉香手串呢?”

十王妃笑道:“姐姐,谁让你老是拨弄,看,这不掉了吗,掉到翘姐姐那边去了。”

“哦,翘姐姐,能烦劳你捡一下吗?”

七王妃恍然,看似是很随意的道。

翘楚一怔,低头看向绣鞋边的手串。

上官惊鸿眸光仍是平静如方才,从只是更暗了几分。他挽着她正要跨步,背后,皇帝缓缓道:“翘妃,那玩意不是在你那边吗?”

翘楚心笑,只当是八点档剧场,若她连久跪有可能导致流产的危险和愤怒都能忍下,此时又有什么所谓委屈不能受一受的。她动了动酸痛的身子,上官惊鸿却比她快,已俯腰去捡。

耳边听到几个皇子的窃语和笑声,翘楚佯疼轻叫了一声,上官惊鸿一惊,立下抬头看她,他抬头一刹,她立刻弯腰将手串捡起来,走到七王妃身边。

众皇子止住笑,有些惊愕地看着她,她将手串递给七王妃,“这位姐姐,给。”

七王妃眉头一皱,伸手来接,骤然却是一股大力拉扯而去,翘楚仍是轻笑,淡淡看着绳子在崩断,檀珠四散。

七王妃脸色却登时变了,质问道:“翘妹妹,这是我成婚时皇上我家爷的母.妃亲赐的,你怎么能将它扯烂。”

翘楚没有争辩,只是赔礼道歉,这位七王妃的戏虽差,但似乎正合帝心,皇帝冷眼旁观,嘴角噙笑。

“哎哟,翘姐姐,还不帮七嫂嫂捡起来,七嫂嫂身怀六甲,行动多有不便……”声音娇滴搭口的仍是十王妃,六王妃也皱眉轻声附和了一句。

敢情她便没有身怀六甲?翘楚摇头一笑,正要去捡,身子却迅速定住,一动也不能动。上官惊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点了她的穴道……

他安静的再次俯下身子。

翘楚眼鼻一酸,闭上眼睛。

……

走出寝殿,那几个人的笑声似乎还在背后清晰传来。

翘楚在男人的搀扶下,边走边低涩道。

“我捡就好,这事明天肯定传出去的,你不傻吗?”

冷不妨触上上官惊鸿寒冽的眉眼。

“你方才为何不按我的意思去做?”

一离那是非地,他的怒气亦全然迸发出来。

她知道他心疼,却没有想到他会发这么大的火。

“我知道你想保护我,但我不相信你没有察觉出来,不知为何,你父皇很是厌恶我,比从前更甚太多。本来若非你们几个有夺嫡能力的皇子有了孩子,其他皇子怎么样,他并不见得会如此关心。他将七王妃宣来,实是想告诫我,即便我有你的孩子,他亦不会惜之怜之,我的孩子比七王妃的更不如。不是每次乞求都有用,譬如上次金銮殿外。但是你的生死前途全部掌握在他手里,若我方才假意晕倒,你以后更难。他罚了我,则心里起码会舒坦——”

“皇家的游戏规则,你该比谁都清楚。”

两人停在路上,夜色迷蒙,四面亭台楼阁,宫灯火光远远绰绰。她看他握住他双臂,压低声音告诉他她心里的话。

上官惊鸿除在她说那句“我不相信你没有察觉出来”眼皮翻了翻之外,再无搭理,用力扯下她的手臂,蹲下身子,冷冷道:“闭嘴,上来。”

翘楚苦笑,却没再说什么,上了他的背。

两人一路走着,没有话,除去她饿得有些难受,轻轻抚住肚腹时,上官惊鸿亦轻轻低哼了声,约莫是她的手硌到他背脊……

可是,他有他对她的原则,她有她对他的心疼,一时,竟是谁也无法妥协。

殿内尘灰,他们必须做些清洁才能下榻,若是只有上官惊鸿一个人,他还能随意便一宿。冷宫又没有奴.仆能使唤,亦没有工具,官惊鸿将翘楚背回去之后,便到外面找内侍来打扫。

翘楚在里面坐着,未几,突听得有惊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她一惊,走出一看,却见上官惊鸿前面跪了六七名内侍,皆是脸色发白,战战兢兢看着上官惊鸿,其中一人右手吊垂着,模样痛苦,浑身瑟缩颤抖不已,那手……看去竟是折骨而断。

是上官惊鸿做的。

“惊鸿,住手!”

她走到前面,急怒道:“你疯了吗?怎能拿这些人撤气!”

上官惊鸿闻言微微一顿,缓缓看了她一眼,随之自嘲一笑,他嘴角依旧轻轻浮着笑,眸光却依旧残狠嗜血,“怎么,几位公公现下得空了没有?吃的什么时候拿过来,打扫的事又如何安排?”

“是是……奴.才这就去办。”

“留下两个人,其余的该怎么分配就怎么分配去。”

几名内侍叩头如捣蒜,从地上爬起,又有两人搀了那个断臂内侍,便待离去,却被上官惊鸿沉声喝止。

众人又惊又怕,终究悻悻凑首作了商量,三两去了,另两人蜷缩到一旁,不敢说话。

翘楚这才知道上官惊鸿的用意,她心里歉疚,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他亦是个骄傲的男人,只是比不得上官惊骢,他自小困苦,并没有那个资本。而今失势,内侍也欺之。

他甚至不得不用这样的方法来保证他们能按的意愿办事。否则,虽受斥吓,未必便一去有回。

上官惊鸿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低笑着诘道:“说话啊,怎么不说话?你不是有话想跟我说么?责怪我残酷还是什么,说啊,翘楚!”

“还是你根本不信我能保护你?我不过就是一个连奴.才也轻视的窝囊废。”他说着蓦然顿住,眼眸都是冷笑和嘲刻。

翘楚心里却是如针刺疼痛,门外脚步声忽而传来,她一怔看去,只见几个人正缓缓走进来。

其中两人一个蛾眉翠钗,碧衣华服,一个眉宇如剑,白衣翩然似雪,是莊妃和上官惊骢……

“八嫂嫂。”

那脆生生的童声——

翘楚正怔震,随声低头看去,只见小九儿教一个嬷嬷牵着,却眼珠骨碌、满脸兴奋的瞅着她,他想朝她扑将过来,却又煞有介事的瞟了瞟上官惊鸿,随即皱眉规规矩矩的站在原地。

莊妃微微蹙眉看着二人,眸里似含深事。

“还不将东西拿给本王八哥八嫂。”

却是上官惊骢一声轻斥,他背后数个婢女立刻上前,一人手上提着食篮,递给上官惊鸿。另外几人拿着木桶扫帚等物什,看上官惊骢眼光所示,便要往殿内走去。

“站住。”

上官惊鸿淡淡出声制止,随之一揖答谢,“娘.娘和九弟请回吧,地方肮脏,莫污了两位衣衫;九弟明日大喜,今晚还是尽早歇息为上。”

莊妃眸光一利,正想说话,上官惊骢却岿然一笑,道:“母.妃,咱们回去吧。”

“八哥,八嫂,明儿见。”他笑说着,目光掠过上官惊鸿,最后轻轻落在她身上。

眸光极深,却不见波澜,像平静时的深海。

拥有这样沉敛目光的上官惊骢和初见时已是两个人。

但总是好事。人成熟了总是好事。

“谢谢。”

翘楚心里百感交集,她确实没有想到此时此刻会在这里看到他。

其实倒亦难怪,大婚前夕来看看母.亲的吧。

之前应是和七皇子一干人用膳。

这得知他们的消息过来的,不知是他的主意还是莊妃。

她不知道,对于这个明天便即将大婚的男子,亦是她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一个男人。

只记得林屋里烛火融融,天际星光绚烂,那晚,他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她正在上官惊鸿的怀里……

上官惊鸿离去后,他仍站在院门的位置,轻声笑问,“翘楚,我真的不行吗。”

她沉默着亦朝他一笑,在满天星光中快步奔回屋里。

……

和上官惊鸿在一起这些天,她偶尔会想到他。更多的时候,他在她心里。

作为珍藏的记忆。

此时,她心里是感.激的。

上官惊鸿眸中含笑,目光里却都是冷削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