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那时,他便跟在皇帝背后,皇帝出言警戒莊妃,莊妃当时很是惊讶,似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却明白。

并且他感觉出,皇帝彼时心情其实甚好。

但翘楚出现之后,他便回了宫,只吩咐他设法秘密从淳丰手里夺下崔明霜,还有之前被淳丰强抢的所有女子。冷笑道,说东陵的子民怎能落到西蛮子手里。

天香阁的事,他总觉得远不只如此简单。

但不管怎样,皇帝后来却死了心。回宫后,皇帝冷冷说,海冰,你看到老八看那夷女的眼神了吗,他不会杀她,朕敢赌任何东西,甚至是这东陵的天下!

翌日,皇帝将上官惊鸿刑兵二部的权力也一并夺去。

……

皇帝和上官惊鸿势成水火。

昨天宫道上,他知道只要“林海蓝”的人皮面具在皇帝面前一撕,现出沈清苓的脸,上官惊鸿便是大难。

但他不能一再因上官惊鸿置皇帝的心思而不顾,皇帝于他有救命大恩!且为了公允,皇帝派到睿王府宣旨的人,亦是花了心思。

让带“林海蓝”进宫的是他,而不是别人,哪怕是太子告的密。

苦苦思虑之下,美人却突然跪下说,夏大人,那可否看在常妃娘.娘脸上,通融则个?让奴.婢和林姑.娘到前面林里说几句话。只消几句便好。

他最终应允了美人的请求,让沈清苓出来。

美人这婢子既懂得到那里寻他,上官惊鸿又正和皇帝一起对弈。

如此看来,皇帝第二道圣旨虽密,却不知怎么的竟被宫里的翘楚得悉了,派婢女过来嘱咐沈清苓什么话。

那时,他几乎可以肯定,“林海蓝”的脸下,便是沈清苓。沈清苓在皇帝面前怎么说,能不能辩解过来,将直接影响睿王府所有人的命运。翘楚派人过来送话大概是这个意思。虽然那证据确凿,根本不可能,但总是聊胜于无。

沈清苓蹙眉先行,美人正待随去,这时他突然注意到美人手上一个小细节。她的手略有些颤抖,且她的手极为白净。

方才他只顾思虑,竟没有看到!

美人仍旧是冷冷酷酷的脸,看他打量,也淡淡回望他一眼。

他却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这女人不是婢女美人,是有人易容所扮!

这女人,或者说替这“假美人”易容的人必定是个高手,脸上妆容无懈可击。

但对方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地方,美人会武,武器是长鞭,手心该有茧子才对。

那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她脸上有人皮面具,沈清苓脸上也有……

也就是说,进到林子里,她随时可以将沈清苓换过来!

她是翘楚派来的,翘楚竟想偷龙转凤?!

饶是他在陪伴皇帝多年,什么大事都经历过,彼时也禁不住冷汗涔涔,胸.膛急促起伏,他现在该怎么做?放还是不放?就在他这一迟疑之间,站在他背后一直沉默的年轻男人突然冷笑喝道:“允那婢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人唤左兵,是皇帝暗卫的首领。

他夏海冰在明,左兵便在暗保护皇帝。之前悬崖狭道一役,皇帝曾派出刺客作试探,便是由左兵亲领的“兵”。

这一次,皇帝为谨慎见,将这男子也出动了。

较之他,左兵易容术虽略逊,但他目光极犀利,他稍一犹豫,左兵已迅速看出不妥。

劲风遽厉擦过,美人大惊,一张人皮面具已教猛然跃起的男人劈手夺下……

目光触上女子面具下的脸,夏海冰更是震立在原地,半晌犹不敢置信。

——————————————————————————

谢谢阅读。

351

左兵是迅速的,一个箭步又跃过去,将走在前面的“林海蓝”捉回。

两人一腹紧张疑虑,后来,两人将两名女子先行扣住。

到得晚上,睿王、七皇子、莫存丰和曹昭南先后被皇帝遣退,二人方将两名女子带到皇帝面前。

摘下“林海蓝”的人皮面具,皇帝一看,又看看了假美人,一声长笑之下,随之一言不发将金銮殿上的东西都摔了。

那是近年来夏海冰第三次看到皇帝发这么大的火。

第一次是在围场密林里听到太子和沈清苓的对话。

第二次是知道夜搜太子府的真相以后。

第三次便是昨晚。

他问了两名女子话,怒气越发深重难抑,随即宣莫存丰将上官惊鸿传了过去……

现在,他能做的只有制止上官惊骢!

帽沿下,上官惊骢青筋显迸,但那一句“万险”,却终让他冷静下来。

而上官惊骢嘲刻一笑,微微侧过头。

“惊骢……”

身旁银屏这时轻轻依偎过来,他伸手将她抱住。

翘楚这时似乎向他看了一眼,他眼皮一跳,心如刀割。

翘楚眼中却有欣慰之意。

他呼吸顿促,心里又似被什么重重砸了一下,惟有迅速避开她的目光。

七皇子和七王妃看有太子撑腰,相携上前几步,六皇子和十皇子夫妇和二人素有交情,也一并出列,一同看向翘楚,姿态倨高。

倒也难怪这几个人会如此,尤其是七皇子和十皇子。

这些日子闲暇处问上官惊鸿朝堂上的事,两人恰巧便在刑部任职,侍郎官阶,不小,但自比不上尚书,虽是皇子,尚书亦要相让三分,上官惊鸿却曾被皇帝指派管辖刑兵二部。

上官惊鸿不比太子,自小便备受皇帝宠爱,给予权力,或夏宁二王,子凭母贵,外家亦有势。

即便太子、夏王等人落难,他们亦是不会放过刁难,他本连他们都不如,后来却越爬越高,现在落魄,和郎家也生了嫌隙,他们如何不欺?

只是,听着喜堂上众人讥嘲低笑的声音,还有眼前这群人,

翘楚却感觉份外好笑,联手欺负她一个女人,便当真如此有成就感?

上官惊灏看翘楚按在肚腹上的手越发紧了去,看她脸色越白,心里越是怒恨。

仍记得那个死在地宫里的医女,仍记得金銮殿外她恶化

他要她明白对抗他的下场。

他要她求他。

淳丰心中对翘楚又爱又恨,这时也冷冷笑着出声道:“我原以为东陵是个礼仪之国,没想到皇族里的人也上命不遵。”

翘楚缓缓环了众人一眼,目光落到淳丰身上,忽而低低笑了出来。

淳丰大怒,“你笑什么?”

“先不说翘楚自当遵守太子爷之命,即便不遵,那也是我皇族里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异族人来指指点点?”

翘眉斥道:“三妹,淳丰皇子是东陵贵客,岂容你放肆?”

“贵客?”翘楚笑了笑,道:“我只知道他是嫖客……”

翘眉脸色一变,这下,堂上亦是谁都不会替淳丰说话。天香阁的事,人尽皆知。谁说了,谁便是替嫖客说话。

何况,这个男人本来便让东陵朝官不喜。

淳丰气得发抖,走到翘楚面前,面红耳赤指向上官惊灏、七皇子诸人,冷笑诘问道:“我是嫖客,那他们是什么?”

便是希望你这么说。翘楚心忖,脸上淡淡道:“噢,谢谢皇子提醒。”

七皇子等在四下微僵的气氛里,也顿时变了脸色,彩宁立即上前,将淳丰拉下,压低声音却严厉道:“莫要再说了。”

这下被翘楚一句话,弄得两相尴尬,众人越发憎恨她。

翘楚仍是安静站着,宛似并不要紧,亦不在意他人眼里的愤恨。

上官惊灏神色不变,只是淡淡道:“翘妃还不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