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翘楚暼了眼七王妃脚下不远的玉戒,她心里实无脸上半分自怡,忍着腹中疼痛,慢慢上前俯腰将戒指捡起来。

又是一阵晕眩袭过,她咬了咬牙,缓缓直起腰来,将戒指递向七王妃,七王妃一声娇笑,不屑的巍巍两指拈去,“谢谢睿王妃。”

四下一阵抽笑声立时响起。

若是七王妃不提一个“睿”字,翘楚绝不会说什么,这个侮.辱她能忍,这时只轻笑道:“翘楚原以为我家爷腿脚有疾,没想到七皇子也是如此,连替七嫂捡一件细小东西也不能,殿下体恤,七嫂,给。”

七皇子方低吼了一句“你乱说什么”,七王妃已怒不可遏,伸手朝她肩膀便是狠狠一推。

翘楚一踉,她本来便脚下浮虚,这时,身子猛地往后摔去,她心中一惊,双手下意识抱住肚子——

“皇上驾到。”

门外,突然一声尖锐钻进她耳里,凌乱间,她只看到前方玄色长袍急跃而起。

她被一支有力的手臂圈在怀里,声音焦急擦过,“可有摔着哪里?”

“儿臣见过父皇。”

她略有些怔愣地看着上官惊骢飞快掠了她一眼,对着她背后的地方弯腰见礼,低头一看环在腰上的手,手掌白皙修长,手背上却伤痕累累,她心中惊喜交乍,一声“惊鸿”酸哽在喉中,竟叫不出来。

背后男人突然单手揽紧她,领着她走到七王妃面前,另一臂袖子朝她狠狠一甩,七王妃大惊——

“老八,你还真反了!”

背后,皇帝的声音严厉传来。

352

七王妃教那一拂吓得连连后退,绞着裙摆往后跌去,亏得七皇子尚算敏捷,一惊之下,赶紧将她搀住,才没有摔到地上。

但这一吓也教她受的,一张俏丽的脸蛋褪的几无血色,眉眼里犹自含着恐惧。

“八弟,你竟对自己的嫂子动手!”七王子厉声质问着,放开七王妃,拱手对皇帝禀道:“儿臣恳请父皇作主。”

翘楚见上官惊鸿眸中血丝遍布,竟似乎也是彻夜未睡,但眸光精炯,唇上带笑反问,“七哥,惊鸿是看有只幺蛾子在七嫂面前飞过,怕她吓着,才替她拂去,若说动手,惊鸿可有碰到她的身子,若没有,何来动手之说?说到动手,我倒是看到七嫂方才对惊鸿的妻子做了……”

他说着蓦然收住声音,余音顿时变得阴沉。

七皇子一窒,竟一时无法反驳他。始知上官惊鸿那样做是故意的,给了他妻子教训,却没落下把柄。

他羞恼成怒,低头又拜,“父皇明察,方才儿臣妾内是看翘妃身子不稳才出手相扶,八弟却是意图伤人!”

他眼角一瞟上官惊灏等人,除去上官惊灏目光淡淡落在皇帝旁侧一名女子身上,唇边略浮起丝笑,六皇子和十皇子立刻齐声附和道:“诚如老七所言,请父皇定夺。”

皇帝相轻睿王,所以哪怕这指控并不真实,众人却都敢说。

七皇子心笑,抬头间,却见皇帝身边站着数人,皇后、莊妃,另又还有两名年轻女子,其中一人,若非脸上长着些许红疹,模样倒不失秀美,这女子他并不识得;另一人容颜清丽,眉目之间隐隐有股书卷之气。他怔了怔,这名女子竟有几分熟悉,倒像是在哪里见过。

那模样……必定是见过的。

突然,他心中一个激灵,他知道这名女子是谁了!

他正惊,突听得皇帝一声冷笑,“老七,朕只知道先撩人者.贱,今日是你九弟的婚筵,偏要生些事来折腾,你且先管好你媳妇再说。”

皇帝说罢,又抬眸看向上官惊灏,淡淡道:“弟弟胡闹,你这个当哥哥的也不好生管教一下,想是手上活儿太多了。这样罢,兵部和之前暂交于你的半数兵权仍交回给老八管理,另外,吏部亦一并交予老八。”

太子仍掌三部,但吏部贵为六部之首,且加上之前征西大军的一半兵权,太子和睿王今日竟再成鼎足之势?!

仿佛没有听清皇帝的话似的,七皇子一震之下,僵在原地,其他两名皇子也是惊住,大气亦不敢透一口。堂上众人更然。

翘楚倚在上官惊鸿怀中,如上官惊灏一样,看向皇帝身旁两名女子。

喜悦之外,她心中惊怔不下厅中任何人,这时又缓缓看向上官惊灏。

上官惊灏本来半眯的眸一瞬全睁,脸色很是难看。

她复看向身旁的男人,上官惊鸿眉目淡淡,竟没有丝毫波动,他身上仍是昨夜那身青袍,并未换洗,有些皱巴,但他环着她,沉静而立,与上官惊灏数步之遥,却宛成对峙之势。众人这时看去,亦突然有这种感觉,

只是,若说上官惊灏一贯给人矫若天人的感觉,上官惊鸿则更像一个魔物。

权力永远不会唾手可得,这个人在背后到底都做了些什么,这个颓败衰落的男人得有多城府可怕。

皇帝的脸色亦很是不好,眼底下尽是阴黑浮肿,他环了众人一眼,看向一直躬身静候、似乎不惊不诧的上官惊骢,眸光闪了闪,透出丝为人父的慈蔼。他脚步一跨,似乎正想过去替他主持婚礼,忽而又想到什么,缓缓道:“诸卿,借此良辰,朕再指一门亲事,在此赐婚于八子睿王和常妃表妹之女沈氏清苓。”

“睿王和沈家小姐?”

“谁是沈家小姐?”

……

堂上声音在耳边嗡嗡炸开,那种感觉便像当日被上官惊鸿狠狠扇了一个耳光一样,翘楚强撑着忽略掉身上那股摇摇欲.昏的无力,在上官惊鸿怀里用力一挣,上官惊鸿原本眸光一沉,便想将她抱好,但四目交缠,他仿佛被她的模样慑着,怕强硬会弄伤她,不得不极为小心地慢慢松开手臂。

于是,翘楚可以站出来一些,好好看清皇帝身旁两名年轻女子。

她不知道哪个红疹女子是什么人,但她想她能猜出那女子的身份,至于红疹女子旁边的女人,她却是认识的。

厅上的人目光如网,密密集集,从开始的惊讶到此时的越发震惊不解,却也知道了沈家小姐是谁。因为皇帝在说沈氏清苓的时候,目光落在红疹女子旁边的女人身上。

那张脸,曾为一个唇红齿白的青年所有。

青年叫方镜,曾是太子的伴读。

却原来“他”竟是一名女子,而这名女子即将成为睿王妃。

没有人能猜出这背后的来龙去脉。

但想必精彩。

……

上官惊鸿和沈清苓跪下谢恩。

翘楚浑身冰冷的站在原地,突然想起什么,看向身侧不远的上官惊灏。满腹绞痛中生了丝自豪。最起码,上官惊灏眸中失措的狂怒,她没有,她有的只是一腔悲凉。同是失败者,她胜过他不是吗。

一只手紧紧握住她的手,似乎很是不满她去看上官惊灏。她缓缓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身旁的男人,他一双眸暗得像淬了最浓的墨。

“上官惊鸿,计划从一开始根本就不是我们设计的那样,对不对?”在满室凝注的目光中,她吞下喉间甜腥,笑着低声问他。

353

一股暖流从两人紧握的手里传递。

“你先别说话,这筵席一结,我们就回去,回去我慢慢和你说。”

上官惊鸿眼中的冷凝安静仿佛被什么尖利的东西一下挑破,连着那片浓墨流泻开来,变成心疼和惶然。

“嗯,我知道我不懂事。”

翘楚笑笑,住了口。这种地方确实不宜说这些,方才一句自嘲多于询问,其实事前不知,事后也不必知道。她一直以为她是值得他信任

的人,原来不是。她方才为他所做所争的到底有什么意思,独角戏,傻子。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的身子……”

“你现在能不能什么都别说……”

他语气极促,她却打断了他。

他颔首,自嘲一笑,强大的暖流源源不绝从他的手流进她的身.体里,

恍惚中,人群里,她看到沈清苓向她递来的轻笑。

她回她以笑,沈清苓并没有向他们靠近,走到一边,眼中随即换了副抑郁之情。

计划需要?

她淡淡想着,随之却看到从门口走进的郎霖铃和睿王府的一干人。

郎霖铃神色怔仲,看来已过来一段时间,只是方才皇帝说话,才和景平等人站在外面。

上官惊骢已经和银屏在行拜堂之礼,拜天地并父.母。众人重新站好观看,也有很多人包括郎相悄然打量落在人群后的他们和上官惊灏。方才皇帝的话,似乎话中有刺。继围场狭道之后,太子似乎又一次将惹火了皇帝。

翘楚眸中酸涩,突然想起方才她被七王妃推跌,上官惊骢过来实是想扶她,皇帝和上官惊鸿却在那时恰到。她多么希望他这桩并非政

治婚姻,能够幸福。

“见舒爽一些没有?”上官惊鸿低声询问,眼眸里全都是担心和紧张。

他的手指一直都搭扣在她的腕脉上。

翘楚其实一直在尝试平复心情,不为自己也要为孩子,听他问话,稍静下来的心臆反一闷,终于出声道:“我走开一下。”

上官惊鸿眸光暗了暗,终是缓缓放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