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再也并非那个残缺了记忆的镜花水月,而是真真切切。

这段时间来的处处相忍,到此时的大权回握,上官惊鸿的隐忍亦已到极点,他什么都有了,越发无法忍受和翘楚之间的隔阂,但亦不愿清苓难堪,才让他们离开——

沈清苓眉目间却透出一股近乎疯狂的执拗,缓缓环了各人一眼,冷冷笑道:“我知道你们早亦如他一样被翘楚迷惑了,我不怪你们,但若你们还当我是朋友,便把话听完再走!”

宗璞率先停下,众人随之也慢慢顿住脚步。

“苓,你这是何苦,”上官惊鸿一记低笑,嘴角挂起丝更深的涩然,亦是更深的残酷。

终于,他毫不闪避,盯着她缓缓道:“若要说开始,我们从来没有开始过。我爱你之时,你并不爱我。如今,我已不再爱你。”

“你若不爱我,为何还说双全,让我和她一起生活,要我试着接纳她?”沈清苓哽咽着问,眼睛却满含深恨看着翘楚。

上官惊鸿半侧身子掩住翘楚,同样笑道:“不是你接纳她,其实是我心底里希望她能够接纳你。说是双全,不过是一场谎言,骗你也骗我自己。从那时开始,我已经不再爱你。”

翘楚看着前方高大的身子约微颤着,便像要将十多年的感情一并在讲述中放下,心里没有半丝喜悦,反一点点疼痛起来。

她明白他这一刻的痛苦,十年不长,却并不短,尤其是对一个少年来说。少年里的和一个人度过的十年时光是谁也难以取代的。

“我曾说过不会娶你,只可惜如今皇命难违,你我不得不为。但我们成婚以后,我自保你清白之身,待他日一切过去,我便还你自由,护你一生平安。”

上官惊鸿说着忽而止住笑意,声音越发低了去,他说得极慢,有种郑重的意味。

仿佛那是承诺。

对她的,对清苓的。

翘楚闭眼将眼中湿意阖掉,沈清苓眼中的泪水却缓缓流下来,眸光凌乱的看过众人,一脸狼狈难堪,所有人都别过头。

沈清苓嘶声哭着笑着,定定看着前方的男人,他却站在那里抱着翘楚,身躯纹丝不动——

“那时你将碧水赶走,我安慰她说,你不过是暂时失去记忆而已,待记忆回来,你就会明白,这些年来是谁陪你走过来的,是谁在你最困难的时候仍然对你不离不弃。”

“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她痛苦说着,目光又猛地如箭矢射向翘楚,“林羽,是你,是你对不对,不然他不会这样待我。那一世是我认识他在先,这一世明明也是我先到,我已经决定留在这里陪他,秦歌给你就是,为什么你还要将他也夺走,为什么你要这么残忍!”

“你会有报应的,你和你的孩子都会有报应的,你这个夺人幸福的女人,你会像秦歌一样惨死,全身血液流干流净,不,秦歌还没死,他说过要和我一起的……”

“思微……”看着清苓此时悲痛无依的模样,虽然这个人曾一再想置己于死地,终究是同学一场,两世缘份,翘楚心中也不禁酸涩。

这时,突听她翻扯出后世的事,看她眸中闪烁着血鸷一样的光芒,狠毒刻骨,身上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后一世是林羽先认识的秦歌,这一生是思微先认识的上官惊鸿。

都不是她。

是她夺走了思微的幸福吗……

看着眼前情景,众人心情越发沉重,不管怎样,相交多年,谁都不愿看清苓如此狼狈痛苦。

但她突然出口的话却又让人满心惊撼,什么是那一世这一世?秦歌又是什么人?

佩兰和冬凝迅速交换了个眼色,秦歌这名字,在上官惊鸿去救翘楚那晚,她们都听清苓提过,一时都止不住惊疑。

林羽,秦歌……上官惊鸿心中一咯噔,但此时怀中人气息紊乱,他不得不暂压住疑问,他虽不信不畏神鬼,涉及翘楚和孩子,他亦是忌讳,尤其翘楚现在寿弱福薄,念及此,心头顿时盈上一股怒意,冷冷对方明道:“方叔,带沈小姐回房休息。”

清苓悲怒到极点,这时反清醒过来,同样报以冷笑道:“你这阉人,不要碰我!宗璞,你陪我走走。”

方明苦笑,众人闻言,一怔之下不觉气愤,但若要说她,这个时候到底开不了口。

“追本溯源,你是阉人的侄女。”

掷下话的是上官惊鸿,他将翘楚拦腰抱起,头也不回便往铁门走去。

她和别的男子一起,他也不在乎了吗?指甲深深陷入掌心,沈清苓咬紧牙,随着宗璞走近,绝望之中又慢慢找回丝力量,她还没输!方才是说的急了,秦歌的事……

而且,她不信上官惊鸿当着便对她无情了。上官惊鸿对翘楚怜惜,一部份原因不过是翘楚身体不好,且二人已有肌肤之亲,若有一天,她和他……

“宗璞……”

见宗璞拧眉看了冬凝一眼,清苓自嘲一笑,快步向林里走去。

冬凝避开宗璞的目光,拉住佩兰的手。

宗璞终于还是跟了上去。

佩兰叹了口气,宁王却微一沉吟,压低声音道:“我们先走吧,小幺,我也想问问你,你翘姐姐向你提过秦歌这个人么?”

……

“你让铁叔他们先下去歇息,我们在这园子走一走好不好?”

院外,更夫打更的声音传来,将翘楚紊乱不安的思绪猛地拉回,她蓦然从上官惊鸿怀里抬起头来,却见上官惊鸿正痴痴凝着她。

她心里情不自禁亦微微一动,出了声。

随即想起什么,摇头道:“三更了,还有两个时辰你便得上朝,你要歇一歇才行,是回去吧。”

“不,我一点也不累,我这就陪你走走去。”

上官惊鸿却不愿意,眸光当即一亮,似乎很是高兴,侧身吩咐随在身后的老铁等人:“铁叔,你们先回去。”

翘楚亦看向四大和美人,四大和美人有些迟疑,却见翘楚点点头,也只好退下了。

天大地大,星光袅袅,在天际蜿蜒着一道道荧荧河桥,诺大的园子,林荫花道,假山鱼池,不远处溪湖亭台,潺潺的水声从各处婉约传来,反为这个夜深人静的初夏之夜更溅缀上几丝宁谧。

“放我下来吧,今天一天折腾下来,你也累了。”

上官惊鸿抱着她向湖中水榭而去,他衣服上淡淡的酒汗之气,像有根绳子在心上磨了一磨,让翘楚先想说的话出了口。

“你这是心疼我么……”

上官惊鸿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将她抱得更紧一些,并无丝毫放下之意。

翘楚怔着,不知道怎么回答,上官惊鸿遂也没有再说什么。倒是路上有不少值夜的护卫和奴仆经过,向两人问礼请安。

不难看出,人人脸上都是敬畏又高兴的,因为他们的主子重新掌权了。

虽说君心难测,翘楚却有种感觉,这一次而后,上官惊鸿不会再轻易退出朝堂了。

她想着,冷不妨头上吃他轻轻一掸。

她一看,他已抱着她到了目的地,此时已在亭里坐了下来。

“翘楚,你有什么想问我,想和我说的,说……”

手指在她脸上轻轻摩挲着,他的声音蓦然变得有几分低沉,带着丝许烦.躁。

359

“你方才为什么要那么说?为什么要骗清苓?”

她微一迟疑,终于低声问了出来。

上官惊鸿蓦地笑,“嗯?”

“你说你唯一没有猜到的是赐婚的事,你其实早就猜到了有这可能对不对,你父皇赐婚,似乎有两种意思,一为安置清苓,毕竟清苓已没有退路,二来是因为……我。”

翘楚轻轻一笑,却发现仍是满嘴苦涩。

没有人喜欢被隐瞒和欺骗的感觉,但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说,这个男人其实并没有错。毕竟,他们生活的环境并不同。

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她清楚自己的病。

而今晚,他对清苓所说的话,她明白有多难,她一直知道清苓至于他是什么样的感情……

不管爱还是不爱,清苓给过他的,是他很珍贵的东西。

今晚,他的话,已经给了她的承诺。

接没有喜悦,却有很多很多感动和感.激。

她是不是也可以试着放下?

“翘楚,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女人太聪明不好……”

上官惊鸿眸光一暗,蓦地逼近她,脸抵到她脸上,道:“因为我认为那样说你会喜欢,你喜欢那样的绝情,我只想你能高兴一点,本来有些话我是绝不可能在五哥他们面前说的。那些话让我觉得自己很低很低,我以前也没对沈清苓那么过,可你仍然不高兴,你还在怨我是吗?”

“好,那你告诉我,我还要怎么做,你才能高兴起来?告诉我,你还想我怎么做?沈清苓的命我不能给你,你这个人,我亦是不会放,其他的,你还想要什么?”

“我真不该爱你,你有什么好,你这个丑八怪,你这个倔女人……”

他说着也动了脾气,低沉的声音带着凌厉和自嘲,粗哑的气息一下下喷薄在她脸上,他忽而狠狠掐住她两侧的脸颊,一句接一句骂道:“丑八怪……又丑又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