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说话,心里在骂我是不是,说话!”

翘楚脸上有些吃痛,却知道他并没有真正用力,凝着眼前目带凶狠却又痴然的眸,她想笑又想哭,月色星光仿佛在他的黑发上染上了一层霜华——

她忍不住伸手去碰他的发,掬在手心的时候方才发现,有些是视觉的差错,却亦不全然是,如霜的发,是白发。他的发中,竟夹集着些许白发。

他犹自揉捏着她的脸蛋,那略略有些孩子气举动,她却终于哽咽着低低哭了出来。

他才二十一二岁,正值最好的年岁,怎么就有了白发。

以前和他一起也没发现。

放在现代,他其实还是个半大的孩子。

也许还在上学,也许已经工作,虽然也有竞争,但无碍性.命,累了就歇息或者放下,何须这样算计。

多情应笑我,小心早生华发。

白发,亦是累的。

……

上官惊鸿却倏地慌了,手忙脚乱地给她擦眼泪,又去给她揉脸蛋,“别哭了,爷给你掐回便是。”

他说着一瞥四下,看着无人,随即将铁面摘下,“啪”的一声扔到石桌上——

他的声音焦头烂额,偏偏一抹打量四周的眼神犀利异常,翘楚怔住,一时竟哭笑不得,愣在那里。

上官惊鸿眉头一皱,已抓起她的手放到自己脸上。

翘楚终于忍不住噗哧一笑,狠狠往他脸上掐了几下,随即闷声道:“回去了,明天还要上朝,回去睡觉。”

上官惊鸿却眸光一拢,狐疑地盯着她看,仿佛不敢置信,她似乎已经不跟他生气。

翘楚好气又好笑,亦生了几分忸怩,但看他眼角处绵绵密密的血丝,终于认真的面对着他,认真道:“我不生气了。”

“为什么?”

他却双手捧起她的脸,更幽深的盯着她看。

“因为你很累,需要休息,都长出白发了。”

翘楚轻轻擎起他的发,递给他看,随之拿起铁面替他戴好,双手环上他的脖子,“回去了。”

上官惊鸿却没有动。

翘楚奇怪,往他脸上看去,孰不知上官惊鸿早已欣喜若狂,她只看到他眸光暗暗,却又分明淌着火般的烈热,她还在看,脑勺一紧,唇已被一双温热堵上……

……

灯火微微,氤氲跳动,将帐上紧紧依偎在一起的一双影子缓缓勾勒出来。

枕在男人怀里,翘楚睡意已重,偏偏满心愉悦,还不想睡,回来沐浴过后,上官惊鸿又让人到厨房去拿了早已熬好的药,亲自喂她服下了,此时方搂着她倚到床.栏上——

上官惊鸿伸掌出去,灭了烛火,笑道:“翘楚,我们还是说说话吧,我不想睡,我心里高兴。”

翘楚心里亦然,但一看天色,忙道:“莫说了,快五更天了,你歇一歇。”

“嗯,”上官惊鸿轻轻吻上她的发,“你真没有什么想对我说了?”

“以后,若有事,可不可以不要再瞒我?”

上官惊鸿沉默了好一阵子,慢慢收紧了环在她身上的双臂。

“我没有办法承诺你。若是像这次的事,我还是会用自己的方法处理,对你来说最好的方法。但我保证,我只要你。我要我们永远在一起。”

——————————————————————————

谢谢阅读。

360

他的话让她又一次涩然。

她哪能陪他到永远?同时又想起一件她一直有意回避不去想的事——他的命也不长,英年便逝。

她得到了他,却不能陪他,她死后,他剩下的十多年里,日子本便不长,还要寂寞的过吗?

这便是她夺走思微幸福的报应?

哪怕她明白,她是他的妻子,并非如思微所说的夺走了他,但心里终究悱恻难安。

“惊鸿,你……很爱我吗?”

喜悦的心情一下变得苍茫,突然便脱口而出。

这话不假思索,问出口方觉难为情,虽在黑暗中,她脸上亦是一热。

上官惊鸿没有出声。

情人间的话都是怎么样的,翘楚不知道,但他们之间,他对她也算是有过几次告白,虽然没有直接说什么爱语,不甜腻露.骨,却也让人怦然心动,倒没想到直接问他,他也会难为情。

也是,他的脾性本来也不是愿意或是很会说情话的人。

他性.格古怪,片刻前还像个孩子,很快又说些担当的话,便像方才,他说,翘楚,若是像这次的事,我还是会用自己的方法处理。

她正有些出神,臀部被一只手伸过托起,她吃惊的“呀”的一声叫出来,已被扯到他腿上。

他一边深深吻着她,大手探进她的衣服里,仔细却有占有的抚摸过每一寸肌肤。

直至她喘不过气来,他才缓缓放开她,含住她耳珠,哑声道:“翘楚,你说我爱你吗?”

两人亲昵的次数并不多,翘楚立刻大羞,却更是恸然,猛地搂住他的颈脖。

他旋即回应她,将她抱得紧紧的,紧紧贴着他的身.体。

她也终于忍不住将心里的顾虑说出来,“惊鸿,我们也许并不该在一起,我明知道陪不了你多久,若我死了,你……”

他双臂勒得她生疼,声音挟着冷意传来,“若再说这些浑话,看我不整死你两个丫头,还有你母.亲,北地那些人。你既敢要求我只爱你,也害得我现在只爱你了,便给我好好活着,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懂了吗?”

他说着,突然收住了声音。

翘楚正微微奇怪,耳朵微痛,却是被他握住了。

“无论以后你怎么了,我都不可能再爱别的人了,知道为什么我要带你到老宅去,到我母.妃宫殿说那些话吗,还是我该骂你,责你不肯信我?”

声音淡淡的被灌入耳里,他的嘴贴在她耳朵上,一字一字缓缓说着。

“我懂,我只是希望你以后也能够快活的生活下去。”

“只要你永远陪着我……”

身体很是疲惫,却仿佛被推进了一股力气,翘楚任他抬起脸,一下一下擦去脸上湿润,笑道:“好,我答应你,这可是你说的,日后你有幸站到最高的位置,我知道,实权在握前,你必须要做那个位置做的事情,选秀娶妻什么的,但若你敢碰别的女人,将我气死了,我变成鬼也回来找你算账。”

“记住你说过的话。”

翘楚本是半开玩笑,听他含笑答却得认真,微微怔住……

翘楚之前本想问自己的身.体还能支撑多久,但若问了,她会害怕,他会不高兴,她也想比以前更坚强的活下去。终于,什么都没有问。

她心里既安,困顿顿时袭来,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便迷迷糊糊睡去。

……

“翘楚……”

有声音在耳边唤着。

是他。

“嗯……”翘楚模糊应着,他似乎在说着什么,但声音有些远,她听不清楚,似乎在说一个名字。

秦歌……

声音忽而大了一些。

秦歌?

他说的是秦歌的名字?

翘楚吃了一惊,猛地睁开眼来,却见眼前一片局促黑暗。

房里虽黑,应该没有这么昏暗才对,什么都看不见,她伸手摸了摸旁边,上官惊鸿也不在,触手处咯咯作响,像木材的声音,她又是一惊,她明明在床.上睡着,这身下的是木不错,但应该垫着褥子,她下意识伸长手臂往旁侧摸去,那里赫然又是一块木板。

她心中突突跳,她不是在房间里!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