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她有点猜到自己在什么地方了,她咬了咬牙,缓缓伸手往头上摸去。

这一摸,心里凉了半截。

果然,上面亦是一块木板。

“惊鸿……”

方才还没察觉,现在只觉一阵阵霉腥之气扑鼻而来,身下、手臂有什么在蠕动啃咬着她的肌肤,她咬牙抑住惊慌,用力叫着那个熟悉信任的名字。

一边伸手去推头上的木板。

准确来说,是盖子。

因为,这是一枚棺木。

她在棺木里……

“轰隆”一声,她又惊又喜,随着棺盖被人缓缓推开,她连忙坐起身来,入眼仍是一片昏暗,但略有些亮光从不远处折射进来,她顿时看清站在棺边的人的模样。

那眉眼,那张脸,是上官惊鸿。

他温柔的笑着,看着她,张开双手便向她抱去,她虽奇怪亦害怕他为何突然将她带回老宅,又放进这枚让人惊栗的棺木中,仍顺从的伸手过去,在两人将要触上之际,她突然醒悟过来,苦笑道:“不,你不是上官惊鸿。”

这个人短发配枪。

361

他是秦歌。

这里难道是第十九号墓室?

可是秦歌已经死了。

这眼前的……

她正想着,却见秦歌突地闭上眼睛,高大的身躯竟向她跌来,翘楚不假思索,伸手便去扶,却见他一身鲜血,她蓦地想起秦歌身死那天的情景——

纵使他不爱她,她心中仍是大恸,“不,秦歌,不要死。”

……

“翘楚,醒醒,快醒醒……”

仍是那个熟悉的怀抱,但那身冰冷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温暖,翘楚浑身一颤,缓缓睁开眼睛来,对方亦将她稍稍拉后,一块帕子覆到她额上,仔细拭擦,微亮的天色在窗棂后映着男人一身锦袍,他眼里并不掩饰的浮着一抹怜惜,亦有一丝深思。

他已穿戴妥当,甚至已戴上铁面。

翘楚却有些失态的拨开他的手,紧紧搂住他。

秦歌已经死了,他却还在,幸好他还在。

上官惊鸿吻着她的额,低声安慰,“莫怕,只是梦,我在这里,谁要欺负你,我都会将他打跑。嗯?”

帐外咳嗽声传来——

翘楚反应过来,虽仍有些惊魂未定,脸红耳赤的忙将上官惊鸿推开,必定是老铁和方明进来叫早,这下可好了。

上官惊鸿却不以为意,在她耳边道:“不若我今儿个告假,在府里陪你。”

翘楚看他嘴角微有丝笑意,但语气却认真,一时辨不出真假,嗔道:“我又不是红颜,可不想当祸水,你想死是不,才拿回权力第一天上工就想跷班?”

听她说自己红颜祸水,上官惊鸿不禁莞尔,但跷班什么的,并非这时代的产物,他自是没听过,但还是大约能猜出她是什么意思,随即笑骂道:“什么生词僻语。”

“北地古夷语,八爷,以后可别自诩博学多才了。”

上官惊鸿微微哼了一声,眸光变得有些深,“小夷女,便是景平,在爷手下亦通晓邻近四国语言,你区区一个北地算什么,古语又如何,爷会不识得?”

翘楚一怔,却知道他的话不虚,第一次觉得有个学富五车的老公有时也不是件好事,她心虚,躺回床.里面,道:“我还要睡一下,你该干吗干吗去……”

被子却很快被人攥住,大手抚上她的发,声音有些慢条斯理的传来,“楚儿,秦歌是谁,你……梦里一直叫着他的名字,为何清苓也唤你林羽?”

翘楚方为跷班难为,这时听他一问,更是一惊。

林羽,是他给她的名字,和现代的林羽应该只是一个巧合吧。

但秦歌……昨天,沈清苓说起秦歌的时候,她便觉不妥。

上官惊鸿是什么人,怎会不问不究。

只是,昨天二人的心思都不在这上面。

现在,她该怎么跟他解释。

说起秦歌,势必要带出很多东西,譬如,她已经不是原来的“她”,譬如,她来这里的目的。

他会怎么想?

最重要的是,若他知道了一切,会改变历史吗?

若历史一变,他虽应允了不修陵寝,秦歌的生死会不会还像原来一样?

她不想瞒他,却又一时拿不定主意,她必须好好想一想,才决定怎么跟他说为妥。

“我上朝去了,回来再说吧。”

所幸上官惊鸿没再说什么,只在她发上重重一抚,便出了去。

她微微松了口气,想起什么,虽心知渺茫,还是立即坐起身来,朝虚空低低唤道:“琳琅,你在吗,我有事找你。”

……

一行数人走在花园中,很快,一个奴仆又带着景平景清走了过来。

景平有些奇怪,早朝往常都是老铁和方明侍候出去的,上官惊鸿却让奴.才将他找了过来,忙问道:“爷可是有什么事吩咐奴.才?”

上官惊鸿“嗯”了声,旋即顿下脚步,众人立即停了下来。

只见他眸光深凝,看向景平。

“我上朝之后,你拿我的令牌到宫中去,令藏书阁的人将宫中有关神鬼的异物志全部调到睿王府来,尤其是有关妖物附身之说的典籍。”

众人闻言都吃了一惊,却随之听得上官惊鸿道:“铁叔,你帮我办两件事。第一,加紧追查吕宋的下落;二,派人到汨罗的部落去,向汨罗打听两事,一是翘楚幼年可曾出现过任何异常情况,二是打听秦歌这个人,看看……他和翘楚之间可是有些什么交情,我要他的下落!”

老铁应着,忆及昨晚清苓的话,却和各人一样,越发惊疑起来。

上官惊鸿又缓缓看向方明,“方叔,你帮我约清苓晚间到竹屋见一见面。”

“看我这记.性,爷,清苓她恰好让我传个话给你,约你见个面,既然如此我直接回复她便是。”方明有些欣慰的笑道。

景清却有些颤然,道:“爷,这……翘妃她是妖怪吗?她以前给过你吃一颗古怪珠子。”

上官惊鸿迎着朝霞浅光,剪手而立,眼中有抹似是而非的笑,“一只连自己的命也保不住的小妖?”

翘楚,你这本书翻到最后一页到底是什么。

若你真是妖,亦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为我而生,给我生儿育女。

琳琅没有回应。

一整个上午了,翘楚也只好放弃,她正在房里踱着步子,房门忽而被推开,四大和美人急匆匆的奔进来,四大喘着气道:“主子,铁叔和几个驾车小厮方才回来,几个小厮都在说,宫里出大事了,天降奇兆奇物,无人能解。”

——————————————————————————

谢谢阅读。

362

翘楚本烦恼着,听四大说得稀奇古怪,便饶有兴趣的仔细问了。

谬误通常总是出现在传播的过程之中,这个不知第几手的消息,说的是有东西从天而降到御花园,当时很多宫人都看见了。那些东西从所未见,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黑乎乎的几件,像管子,像匣子。

四大说得兴奋不已,翘楚虽是好奇,却听得一头雾水,心想还是问上官惊鸿比较靠谱。

然而,这一天,上官惊鸿却直到很晚才回来,甚至午晚两顿都没陪她吃。当他带着沐浴过后的清香微凉将她从薄被里蹑手蹑脚揽进怀里,她已经睡着被他又惊醒,迷迷糊糊的想问他,话才出口,他淡淡说了句我不知道,你就是要问我这些,没其他要说的了吗,她随口“嗯”了声,突然便翻身覆到她身上……他虽顾忌着没做,但她还是被他结结实实折腾了一番,很快便在他怀里沉沉睡去。

翌日醒来,他已经不在。

午膳的时候,有婢女来报,说爷派人回来,不回来午膳了,让翘主子不必等。

夏王大婚,皇上让他将刑部的事也一并暂理,这两天他三部一起走。

翘楚微有些惆怅,随即暗骂自己,倒便如此想他了。

两个丫头看她模样,取笑了几声,主仆三人正玩闹着,方明在门外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