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你既已将这事处理妥当,为何要问我。”

上官惊鸿轻声反问,将她的手妥帖的放回披在她身上的他的外袍下。

“报仇以外,你是想送我一个人情,亦要树立威信,让别人知道你的底线,这样以后谁也不敢再惹你。”翘楚迟疑着道。

“嗯,你以后在宫内外走动也更容易……”

听他亲口肯定,翘楚心里渐渐被一种情绪占据——也许是感动,也许不止感动,哪怕他的目的不纯粹,亦不单单只为她,但他对她用了心。

“你父皇大抵更不喜我了,认为我能左右你,”

她蜷在他怀里,看着窗外的光线慢慢变暗。

“却也能让他更加忌讳,不敢轻易动你,否则必损他和我之间的父子之情。”

翘楚又是一怔,在橘色的光线中,慢慢掬起他的发,“怪不得你的发会白。”

“白便白,”上官惊鸿不以为然,嗤道:“男人不需长得好看。”

因为男人的抱负?楚轻轻笑着,却又有着一丝酸楚,看着窗外夕阳,半开玩笑,问道:“惊鸿,若有一天,你的妻子和天下只能要一样,你要哪样。”

“都要。”

“若只能要一样呢?”

“哦,这截然不同的两样也不能双全?”

“嗯。”

“那就天下吧。”

上官惊鸿似笑非笑的说着,却突然重重吻住她。

翘楚立刻回应了他。

嗯,那样就好。

上官惊鸿却有些错愕的放开她,眸光深沉的度量着她,她不介意?

这一刹,他突然恨她的心窍,他看不透她在想什么。

……

很快又过了几天,这天,上官惊鸿下朝回来,带回来一个消息,宫里很快又有个大宫宴。这次宫宴意义非凡。

西夏王据说因身.体抱恙,没来参加最疼爱的小女儿银屏公主的婚礼,这次过来看银屏,并和淳丰彩宁一起归国。

听说,西夏王将带最宠爱的两名姬妾过来,那两名女子都有倾城之貌,荣瑞皇帝不甘于人后,为此,这些天,在官家并民间甄选绝色美女,给宫中歌乐坊添色,势要一压西夏。

而宫中另有新鲜事,却是那几件所谓的天降奇物竟无人能识,连见多识广的司天监也不识得。

————————————————————————

谢谢阅读。

366

皇帝对这些物什甚为重视,命司天监研究析查。上官惊鸿为了满足她的好奇心,到负责保管的司天监那里走了一趟,描述倒和四大说的相去不远,

只是,让翘楚越发感到好奇的是,见多识广的上官惊鸿竟也不识得这些东西。

这些天上官惊鸿忙得焦头烂额,宫里,三部,每天辗转各处,大多夜归,她遂也不好意思添乱,虽然她很想让他仔细画出来让她研究研究,不知是职业病还是孕.妇病发作。

倒是日子寻常了去,便似一台戏一本书没有了跌宕起伏,繁喧落幕,热闹褪色,看众都在散去,但她很是幸福。

唯一的热闹是听听宫中的小道消息,听说宫里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美人。

皇帝发狠对内务府说,这选上来的人至少得有太子妃之美。可惜甄选上来的女子美则美矣,却还不足以倾城。

为此皇帝想了个办法,对翘振宁一家发了邀请到朝歌来参加宫宴,说是许久不见,既逢大热闹,相邀爱卿,实是借此让翘容过来。

翘容也是极美的。这样到时至少不比西夏逊色了去。

彼时,众人在竹屋外小聚,是听上官惊鸿和宁王说的,都笑得不行酚。

四大嚷嚷说,让她服下绝颜丹的解药,那东陵便有三美了。

众人听闻,一默之下都说抚掌说好。

大家都已经知道她服食过绝颜丹的事,而上官惊鸿已将解药制出来。

上官惊鸿却说不行。

其实,关于这事,她回来后二人便有过共识,上官惊鸿要她将绝颜丹留着,等他成事之后再用。她开始不明白他的心思,后来在知道皇帝已经得悉夜搜太子府的事之后,方知道,她的容颜只会让皇帝杀心更重。

而那晚众人离去之后,上官惊鸿对她说,翘楚,绝颜丹到不需退路的时候,或许是已无退路的时候再吃楗。

她答应了他。

原来,他平日在众人面前决断自信,内里亦是顾虑重重,只是没说出来而已。

他已经考虑过最终会失败的后果。

……

日子平凡的过去。

但这样就够。

她小心翼翼谨守着这份平淡美好。譬如,因怕别人诟病睿王排场什么不多带睿王府的人到刑部去;譬如,从刑部回来的那天,晚上带着美人去和清苓见了个面,保护自己。

她们约在林里见面,四下昏黑,但还是可见清苓脸上的愤怒,问,你到底对他说了什么,他说秦歌的事只等你告诉他,我说什么他亦是不信。

于是,她知道今晚上官惊鸿已经找过清苓,也明白了上官惊鸿的态度。

遂没有再和清苓说什么。

本来找清苓商讨便是最难为的方法,后来在刑部里她终究向上官惊鸿提出了由她告诉他。

没想到上官惊鸿应允了,也做到了。

临走的时候,美人警惕的说,林里还有人。

她猜测,那人大概是宗璞。

但无论是谁都好,只要和上官惊鸿彼此信任爱护,他们一定能很好的走下去,到她生命结束,却也是幸福的告结。

……

翘楚淡淡想着,拿起身旁的凳子和纱灯走出去。

时间已晚,之前已让四大和美人回去休息。

守夜的几名婢女向她施礼,她点头回应,放下凳子,又在两名婢女的搀扶下,亲自将纱灯挂到门楣侧的一个悬钩上。

就像以前嘱咐景平留盏灯火一样,如今,她晚晚这样做,想告诉他,无论他多晚回来,她都在等他。

她明白他的操劳,这看去没有用的举动是她能为他做的。

这时,她正要回房去,却见他正领着景平等人从院门口走进来。

上官惊鸿看到她,突然顿住脚步,眸光微有些闪烁,随即低斥道:“都多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今晚是想些絮事晚了,往日确实早已歇下。她吐吐舌,察觉到他语气里丝似乎隐隐有丝烦.躁,今天宫里发生了什么事了吗?老铁几人给她见礼,她却注意到他们几人的脸色似乎也不甚好,很是凝重,但他眯眸看了看门外的纱灯,目光立时又添了丝柔和。

“莫过来,今天和三部的官员一道吃了些酒,酒气重,你受不了那味道,回房等我。”

她正要迎上去,上官惊鸿却有些严厉的止住她。

虽然他的语气不甚好,她还是点点头,回了房。

在床.上躺了一会,惦记着他,还是下了.床到书房去。

景平等人都已回去休息,书房门外只有两名男仆候着。

仆人看到她,正要施礼,她笑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轻轻推门进去。房里屏风后一阵烟雾缭绕,他怕吵着她,果然在这边沐浴。

他的外袍单衣凌乱的散撤在地上,她随手捡拾起来,一股幽香蓦然钻进鼻子。

那是一股女子的脂粉香气……

她登时愣住,突然明白,他今晚大抵是和官员到风月场所吃酒去了,毋怪方才——

她摇头一笑,她是信他的,将衣服轻轻放回地上,又有些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