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他耳目聪敏,她虽蹑了手脚进来,他也绝不可不察觉。

她蹙眉走到屏风之后,却见上官惊鸿头歪倚在木桶上,呼息微微,却是已经睡熟。

她心里一疼,叹了口气,拿起搭放在桶边的帕子,转念一想,还是出了去,低声吩咐了两名男仆几句。

367

不同于往日,今晚上官惊鸿轻着手脚上.床搂过她的时候,她清醒着。

“楚儿,我过几天去将郎霖铃接回府。”

郎霖铃自那天从刑部回来,便又回了郎家去,清苓这些天里也很是安静,几乎足不出户。

她说了声“好”,想了想,又加了句“惊鸿,你做你认为对的事情就行,不必向我解释,我信你。”

上官惊鸿没有说话,只是将她用力抱紧。

…郎…

她希望上官惊鸿和官员到勾栏院吃酒只是出于一种交际,而非他出了什么事。她没有问,她怕他担心她的担心。

但似乎确实是她多虞了,因为宫里并没传出什么消息。

上官惊鸿没有事,她却病了。

东陵的夏夜深夜有些微寒,她昨夜出入书房,没有注意多加件衣服,翌日起来不久便见发烧。也许是担心的。

上官惊鸿心疼得不得了,一接到府中来报,什么部也顾不得去了,下朝便回了家。

虽早有上次那名随行的暗卫给她诊断过开了药,上官惊鸿回来又给她结结实实扎了几针,抱了一大堆公文到床.上看,盯着她睡觉渖。

她这些天白天都睡得多,这病着又睡了一天,

到晚上的时候,实在睡不了,便枕在上官惊鸿膝上,骨碌碌的看他看公文。

女人在他膝上翻来覆去的,上官惊鸿心猿意马,这些天忙,回来她睡的香甜,又不忍弄醒她,也没有好好亲热过,熬着又看了几份,终于低咒一声,将公文推了,抱着她亲热起来。

当然,她还病着,他也没敢怎么折腾,也只是亲亲摸摸左右解个心痒。

翘楚正笑着躲着,老铁在门口求见。

上官惊鸿用被子将她盖严,又扯下帷帐,方走到门口。

他很快折回来,眉头紧皱,似在烦恼什么事情。

“怎么了?”翘楚有些担心,去拉他的手。

上官惊鸿摸了摸她的头,“我得出去一趟赴个约。”

“去吧。”二人虽在一起,但这些天终究聚少离,翘楚不免有些失望,却笑笑说道。

“你病了。”

“大国手,我被你扎了针,灌了药,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什么时候对自己的医术这么没有信心,嗯?”

“不行……”上官惊鸿微一沉吟,“嗯,我把你也带上。”

吓?!

……

睇着眼前的好风光,翘楚宁愿上官惊鸿没有将她带上。

天香阁又见天香阁。

没想到他要赴的约竟在这个地方——

只是,她明白他的心情。

她一直知道,她的病不适宜要孩子,孩子可能有残缺,她的心脏亦加重太多负荷,但真的怀上了,她便不舍得了,作为大夫的上官惊鸿只有更加清楚,只是他一直顾忌着她的心情,也认为孩子会让她想活下去的欲.望更强.烈,才让她留下来。

如今,她只要有一点小病,他都紧张无比。

……

老鸨亲自来迎的,今非昔比。

虽然她之前已经知道要来见的是什么人,但门开一下,她还是有些紧张。

秀美的女子眼眸带着灿烂笑意,看着她旁边的上官惊鸿,“你来了。”

这女人是彩宁。

幸好上官惊鸿将她重新妆容了,打扮成一个小厮,彩宁并没有将她认出来,否则,岂不尴尬,毕竟,彩宁对上官惊鸿曾动过心思。她这电灯泡——

而此番邀约,似乎也有些含义。

因为,淳丰没在,而彩宁也没有带婢女过来。

“睿王,你我单独一谈何如?”

坐下后,彩宁瞥了她一眼。

上官惊鸿一笑,拈过衣袖,亲自起身为彩宁斟了酒,“无妨,这是我心腹之人。”

彩宁无疑是不悦的,眉眼里闪过一丝阴霾,翘楚紧张饶有趣味亦无奈——并非她自己想过来的,这还得站呢。只是,她也委实好奇彩宁找上官惊鸿的目的。

“彩宁之前在天香阁里若有何冒失得罪之处,还望睿王包涵恕罪。”

早便觉得这女子不简单,彩宁果然没令她失望,本是对坐着,彩宁移坐到上官惊鸿身旁的位子,红唇潋滟,薄带了一份娇媚,缓缓挨近上官惊鸿,将她完全无视。

翘楚腹诽句,继续看戏。

上官惊鸿也没有避开,双手规规矩矩的却也没有任何动作,简单一句,“公主言重。”

彩宁微微吁了口气,眯眸盯着上官惊鸿看了良久,忽而低低笑出声来,“彩宁自小随在我王兄西夏王身边,自问阅人不浅,唯独看不准你这个人。”

“若说你没有夺位之心,我绝对不信,那是没有看过你上战场的人才会那么认为。那样的眼神,是必定要站到巅峰才甘心的——”

“公主有话直说便是。”

上官惊鸿本一直淡淡看着盏中液,这时缓缓抬头,盯住彩宁。

彩宁在他略带犀利的眸光下,秀眉一蹙,仰头将酒饮尽,杯子往桌上重重一搁,咬牙道:“西夏儿女自小长在漠原,也学不来东陵女子忸怩,彩宁既数次在百人面前亦敢对睿王示好,此时也不必避嫌,睿王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你我成婚,对你是百利而无一害,睿王几番有意无意拒绝,到底在考虑什么,不妨开出你的价码。”

她说罢,又微微挑了眉眼看向上官惊鸿,两颊虽红晕映然,但那句开出你的价码却大有女尊之风,若非她看中的对象是上官惊鸿,翘楚必定要说声好。只是不知上官惊鸿要怎么回答——

368

“公主美意,惊鸿此生铭感在心,惊鸿仍是那句,公主日后若有任何需要到惊鸿的地方,惊鸿能力所及,必定全力以赴。”

“内子染病在身,今宵你我就此别过。”

翘楚大是怔愣,并没想到上官惊鸿会这样回答,彩宁亦然。

半晌,她犹自有些不可置信的笑道:“当真没有任何价码?”

“没有。”

上官惊鸿说着,缓缓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出来——

两名女子都是一怔,是当日宴上彩宁献给上官惊鸿、上官惊鸿后又转送翘楚的“哈达”,这幅长绢翘楚几乎已经忘记了,那天正值她逃离皇宫,东西是她后来帮清苓换衣服的时候,放到清苓怀里的。

上官惊鸿趋前一步,彩宁半僵着身子看着他将绫绢挂到她脖颈上,良久,她深深吸了口气,憎恨的光芒从眼里一点点透出,一字一字道:“上官惊鸿,你会后悔的,一定会。”

“嗯,”上官惊鸿笑了笑,一招已然怔呆掉的翘楚,“小楚子,走吧。来”

……

两人走到门口,彩宁有些凌厉的声音在背后传来,“上官惊鸿,给我一个理由。”

翘楚看向上官惊鸿,想看他怎么说,却不妨他也正盯向她,在她怔仲间,他的手突然伸到她头上去,她的方巾顿时教他扯下,露出一头青丝。

“公主,我心有所骛,娶你无异是相负。我并非善男信女,却敬公主一介英杰。”

上官惊鸿轻声说着,眸光一扬,落到彩宁的“哈达”上,“那是公主对惊鸿的心意,亦是惊鸿还公主的心意。”

彩宁捏住绢子,微微一震,随之紧紧盯着翘楚,辨别着,“你是……翘妃?茛”

虽没用人皮面具,翘楚脸上却教上官惊鸿画过妆,容貌略有更改——看彩宁逼问,微一迟疑,终究点了点头。

“睿王,娘娘,恕彩宁不送了。”

彩宁仰起下巴,冷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