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

两人携手走到门口,翘楚凝向远处灯火,轻声道:“彩宁说的其实不错,现下两国相互制约,暂无战祸,你娶了她,便等于能得到西夏的兵力相助,彩宁甚至比彩屏更能说上话。”

“嗯,彩宁这个女子,我亦甚是中意,她与西夏王实是异.母兄妹,她母.亲并不受宠,她能得到西夏王的信任和今日的荣耀,也是在宫中爬摸打滚过来的。”

“且她是个有鸿鹄之志的女子,抱负大。”

上官惊鸿握紧她的手,淡淡回道。

翘楚更是一震,随即笑道:“你倒是打听得清楚,可后悔了?”

“若是往日我会娶她,但今天所为却是不悔。”

声音仍是淡淡而来,翘楚却几乎止不住唇边笑意,上官惊鸿同样笑着,伸手在她额上轻轻一掸。

“其实你没必要带我过来,”翘楚很快生了忧虑,“若你实在担心我,你大可推掉今儿之邀,改天回约。”

她说完没听到上官惊鸿回答,正奇怪,却见他眯眸看向前方街道。

翘楚一怔,随看过去,却见上官惊灏领着曹昭南和王莽走过来。

这一照面,双方都是有些讶然。

上官惊灏却随之淡淡一笑,目光掠过二人交握的手,快步进了天香阁。

互不招呼。

翘楚不知为何却莫名打了个冷战,只觉方才从自己身边经过的男人给她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那种感觉让人心生寒意。

是太子府里的回忆作怪吗。

似乎不只是。

不知道为什么,她怕他,很怕。

以前明明没有这种感觉,哪怕经过太子府的事,便连曹王二人给她感觉亦很不同……

上官惊鸿几乎是立刻感觉到她的战栗,将她揽紧,立下便离开天香阁。

“莫怕,我不会让他再伤害你。”

上官惊鸿也不用王府的马车,径自领着她走进热闹的人群中,上官惊鸿低压着声音却坚定的一遍一遍在她耳畔道着。

街上的热闹将她的骇意慢慢蒸减了去,她依偎在他宽厚有力的怀抱里,渐渐安定下来,上官惊鸿大约是以为她在害怕太子府里的遭遇,她回握紧他的手,低声解释道:“惊鸿,我在太子府虽是受了惊吓,但……没有被他欺负过。”

上官惊鸿一震,瞳孔猛力一缩,紧紧盯着她,良久,才用力往她头上一揉,将她抱进怀里。

他其实是在意的,是啊,怎么可能不在意,她一直没有跟他解释,他也从没问她,因为怕她难过——翘楚眼里不觉有些湿润。

上官惊鸿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丑八怪,回家吧。”

她使劲点了点头,想起方才的问话,压下心里莫名的害怕,正想问他,上官惊鸿却仿佛知道她想问什么似的,道:“若是改日,彩宁是不会再见我了。她送来的拜帖说的明明白白,若我今晚不来,再无会面之期。”

他傲然一笑,续道:“原来她还约了二哥,我没错看她,这女子果是个决断之人。”

“若你不承,她便和上官惊灏……”

“嗯。”

天香阁。

“佛主,你为何如此在意那个女子?”曹昭南缓缓问道。

————————————————————————————

谢谢阅读。

369

上官惊灏没有答话,只是想起多日前的事。

上官惊鸿原来早带了真美人进宫,荣瑞已经查过,他提出的漏洞已不是漏洞。

只记得皇帝将一切说罢,冷冷睇着他,惊怒之下,他当时亦是脾气上来,问皇帝,父皇可是有意改立?

皇帝忽而笑了,良久,说,你心里只有权.欲,父亲和兄弟又都是什么?朕若真要改立亦是你逼的。

…槐…

皇帝还在犹豫,他知道;但皇帝的心已经开始向上官惊鸿偏移,他亦知道。

没有哪一次比那一刻更清楚。

那晚,他做了一个梦。

在汗流一颊叫喊着“本尊便是为权而来又何如”之中醒来,惊晓了天色,黑夜在忽然而至的雷鸣声中破晓。

千年一梦。

但他知道不是梦掇。

云海缭绕中金光万丈,那被燃烧着的大殿,便是他不坏之身,也感到皮肉焦痛。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懂了,你来是探看他的典籍经义,明白赢不了就……他是你弟弟,你怎能这样害他……”

“你跟不跟我走?”

“不跟。”

“你既不愿跟我走,那就去死吧。”

尖锐的爪牙撕破手腕的皮肉,女.体幻化成一团白绒从他身上跃落,他亦是怒了,一个结印打到那东西身上,它摇摇晃晃,却飞快窜进火光里。

……

后来,九重天外。

“溯镜可看过去之事,然飞天殿失火之前,镜海天之镜全数被封印,无法查探,你实话说,火可是你为之?”

“师尊,并无此事。”

“不管是或否,沧念,你且随飞天一并到人界历劫罢。”

“师尊认定沧念权.欲之念深重?”

“我二人并无如此一说,这乃从你口中释出之惑,可见你心亦然。”

……

无法参透权.欲之念便无法归位,可笑!

天亦助他。

两大古佛曾立下严禁帮助历劫诸人恢复前生记忆的规定,但此番他却因强烈的欲.念而苏醒,先飞天苏醒,而古佛却突历涅磐重生之劫。不久前已在九重天里圆寂,魂灵沉睡,等待肉.体再生。

否则,他手下三大主佛中亦不能在感觉到他苏醒后,立即到他身边辅助。曹王二人本便是其中两名主佛分魂所生,如今算是魂魄归整。留一名主佛在天界时刻注意龙非离和龙无霜的行动足可,因为如今没有一个神佛能使用术法。

据两名主佛说,两大古佛早将镜海地再次封印,谁都不可在那里窥得过去未来之事;历劫之前,他们更将身.体神力悉数散去,用以封印天地间所有神佛魔妖的力量。

本来,有些神佛的力量,古佛亦无法封印,譬如他、飞天和龙非离。然龙非离大伤未愈,神暂无法反噬古佛的封印,力量被暂时锁住;他和飞天在人界尚未苏醒已被封印。

如今,神佛只能在两界行走,在古佛重生前暂无力量。

这个新局面反有助于他。在古佛重生前,他要飞天历劫失败,他则将自身被封印的神力通过坐禅修炼法门恢复过来,届时飞天在苏醒前历劫失败,再也无法归位,龙非离神力仍然被封,他只要在古佛重生前回到天界,将其在九重天内沉睡的魂灵消灭,则天地浩大,却再无可阻他之人。

老秃驴不让他掌权,他偏要掌权,便从这花花人界开始!

“沧念佛主?”

上官惊灏略一沉吟,回道:“你们都认为飞天前生爱的女子是茯苓?”

曹昭南和王莽一讶,随之颔首。

“嗯,按历劫前种种看来委实是,但上官惊鸿对翘楚的情愫似乎并不简单……这个翘楚到底会是前世的谁?”上官惊灏轻声说着,脑里慢慢映过一名女子的模样,笑容若兮,眸似海蓝。

他眉目一沉,随即想道:那只小妖.精早已灰飞烟灭,再说她与飞天平素虽看似纠葛,但到死飞天都不肯抱她,不该是她……”

王莽道:“佛主,依属下看,且不管这翘楚前生是何人,飞天历劫前,未必不会施手段,让其他女子在这一世里作为他最爱之人出现,以掩人耳目。飞天并没有想到,他与茯苓亲热一幕会被天人无意窥到,在秘密捅出之前,他已下了界。”

“确是。佛主,你想那燃灯最是铁面,青萍则不然,青萍既将茯苓送到另一个世界,想借此分开飞天和茯苓,便可知飞天确实对茯苓动了情。”

曹昭南也点头赞同,上官惊灏仍旧微微皱眉,“容孤想一想,至于如今,便先假定飞天爱的女子是茯苓,一切计算暂按此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