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是。”

“孤还有一个疑问,青萍既将茯苓放到异界,此事必定极为隐秘。你们却是从何得知的?”

曹眧南道:“禀佛主,天后小七的义女年琳琅当日在西海为我们的人所伤,小七闻讯赶来,将之救走,这位天后娘.娘灵力极弱,本不可能逃脱,却带着年琳琅瞬间消失,神佛回报,我三人方惊觉那恐是飞天的逆光札。我们追踪过去,在中国西宁街十八号古玩店前发现林思微,纵使转世,她身上仍带有茯苓的气息,青萍既负责转生之事,我们便明白必定是青萍做了手脚。林思微在古玩店前盘桓,嘴里说着秦歌的名字,我们特此查了秦歌这个人。后来我幻化成秦歌,借秦歌之名将她送回东陵,并暗示她辅助上官惊鸿,藉此建立感情,唤回前世之情。”

“秦歌?”

370

“按人界的说法,他是飞天的第三生,但镜海天已封,无法查看过去未来。我们都不知道飞天为何会到了中国,但秦歌在中国却已经死了。”.

上官惊灏眉头愈紧,良久,才轻声笑道:“这里的事会直接影响到第三生,孤不会让飞天有机会再到中国,所有事都将在这一生改写、了结!”

他说到最后,语气尽数而戾。

“是,佛主。”

曹、王二人对望一眼,恭敬答着,却又听到上官惊灏道:“仍以今生名号相称便可。中国之行,你们可还曾遇到甚古怪之事?”

王莽一想,忙道:“殿下,确有一件怪事,曹总管与属下将茯苓送到幼年的沈清苓身上,因要察看成效,一段时间里曾留在东陵,有一晚却见茯苓之魂被一抹魂灵从清苓身子里挤出……”

上官惊灏微微一震,随之陷入沉思。

“哟,殿下爷到了,公主在里面侯着,老身为殿下带路。来”

老鸨从里间走出,一看三人,脸上立刻笑开了花,毕恭毕敬对上官惊灏道。

到得厢房门外,上官惊灏吩咐曹王二人,“你们在这里等我。”

老鸨敲门。

“请进”。

彩宁的声音略带沙哑传来,上官惊灏一凛,推门进去,看到里面情景,微微一笑,桌子放了一把剪刀,一幅绫绢被剪得稀烂搁在桌上。

“公主方才见过孤八弟?茛”

“嗯,”彩宁迎上他的目光,眼眸微眯,“还有翘妃,彩宁告诉睿王,当日宫宴之.辱,他终有一天会后悔。”

“此仇,便让孤替公主来代劳如何?”

上官惊灏走近彩宁,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彩宁没有拒绝,只轻声问道:“殿下不怪彩宁此前无礼?”

“八弟当日一战想必骁勇,惊灏只遗憾彼时因事不曾出战。”

彩宁低声笑了出来,又问,“殿下可知彩宁为何想与东陵能者联姻?”

“美人爱英雄,古来有之……”

上官惊灏说着,将彩宁一把抱起,向床.榻走去……

“殿下,彩宁虽是西夏儿女,不拘礼节,但你我若……”彩宁腮泛桃红,一瞥自己微开的襟口,低喘着道:“仍需成婚之后。”

“惊灏必予公主大典盛筵,只是不在……近日。”

“哦?”

“你我会面之事必定很快传出,只是,今日之事,仍是公主拒绝了惊灏。”

东陵的暴风雨就要来了吗,彩宁一怔,瞳中一点光芒却慢慢变得深彻,“好个殿下爷,呵呵,那彩宁岂非仍恋着那铁面睿王?”

翘楚记得昨晚临睡前问了上官惊鸿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么多女人喜欢你,你明明条件不好。上官惊鸿的回答有些意思,他说,因为和我一起便是共患难,而我似乎有些能力,患难之后的感情,能换东西。

她问,那我能换什么。

上官惊鸿一脸坏笑,说,本王。

他说着猛地扑向她,两人一个狂喜,一个心有恐惧忧戚,都极渴望对方,差点擦枪走火。后来上官惊鸿恨恨的冲了几次澡。

……

她笑了笑,刚想闭目养个神,美人在轿外说,“主子,到了。”

她下了轿,往前面的宫殿打量去。

今儿进了宫,这是莊妃的宫殿。

她的身子今日还有些怏怏的,上官惊鸿本让她留在府里休息,但既是莊妃的邀请,她就没有拒绝。

毕竟莊妃养育过上官惊鸿,又是上官惊骢和小九儿的母.亲。上官惊鸿和上官惊骢应该在下朝后都会过来。按时间算,此时也该差不多散朝了。

今日,是莊妃贺新媳,在宫内摆宴小请各王的王妃,说是以后希望各位王妃和银屏多走动,多照拂这位新妃。

“翘妹妹,你到了。”

一记亲热的称呼,两个女人随之走过来挽住她,一左一右。

翘楚有些无奈地向美人使了个眼色,止住美人想揍人的动作,回道:“七嫂,十妹妹。”

自从刑部的事之后,这两名王妃对她的态度一下转变,有时甚至邀她一起去寺庙拜神,到府中吃茶,只是她生性淡然,不爱交际,而上官惊鸿更是绝不愿意她和她们来往,方一一婉拒了,没有去应酬。

这时,又有几名王妃过来,热络的打招呼,正妃有之,侧妃亦有,但便连正妃都对她很是礼律。

拜如今的睿王所赐。

她摇头一笑,在女官的带领下,和众妃进殿。

进得去,却见翘眉已经到了,她脸上围了块帕子,说是染了风寒,怕传染给各位姊妹。银屏搀着莊妃说话,模样娇憨,看来婆媳二人处得不错。

小九儿也在,一见到她,便兴奋得立刻扑进她怀里,她遂将他抱起来,逗他说话,莊妃斥责了小九儿几句,小九儿只是不肯走,莊妃无法,冲她歉意笑笑,她只说不要紧,莊妃随之和众人拉起家常来。

众妃很多有意无意将话题引到她和翘眉身上,翘楚失笑,她终是当了回主角,她不是多话的人,亦更宁愿和没有心机的小九儿玩耍,而翘眉今日有些奇怪,话很少,不知道是不是真病了,一条纱巾将她的脸盖严,她又一直轻垂着眸,翘楚看不分明。

突然,翘楚嗅到一阵香气,她顿时一怔,这香气……似曾相识……

————————————————————————

谢谢阅读。

371

“翘妃?”

翘楚略有些怔愣,看着站在自己前面的莊妃,后者正捧着一盒酥糕,递到她面前。方才离远,现在,一股香气幽幽而来。

旁边十王妃道:“可使不得,哪有让娘.娘亲自分发的道理?”

“看这丫头说的,都是自家人,客气什么?再说,今儿难得你等都赏面过来,本宫高兴。”

……

翘楚暗想自己多心,现代香水款式这么多,也会碰上用同一款的,何况是香脂淬取尚不发达的古代。脂粉薰香每个女子都差不多,怎么突然就记起是那天上官惊鸿衣衫上的香气。再说,这是莊妃呢,她倒是想到哪里去了来。

“娘娘身上的薰香真好闻,是京里香陶斋的新货吧?”

问话的是六王妃,这香陶斋的香精最是有名,为宫廷所用。外面要买亦是有价无市。

莊妃一笑,银屏抢先回道:“六嫂,母妃所用的衣物和香料都是母妃家中亲自送进宫的,母妃家里有最好的绸庄和香粉店儿,衣服和香料都只为母妃而作,外头哪有得卖?”

“妹妹,是六嫂问得拙了,娘.娘外家富甲东陵,店肆所产多为宫中指名御用,原来这服饰和香粉更是独特了去,只给娘.娘用。”

莊妃笑道,本宫殿里还有,若你们喜欢,随意拿去用便是。

众妃一阵笑语,连连道谢茛。

“翘妹妹,可是身子见不爽?”

佩兰的声音略带担忧传来,因着她处境改变,如今在外,佩兰也和众人一样对她热络,方才自然,但这担忧却是真担忧,翘楚知道是自己的过份安静让佩兰担心了,连忙一笑摇头,默默掰了点酥糕去喂小九儿。

小九儿吃的欢,看翘楚有些发呆,脑袋自动自发的凑到她手中啃了口,他也不是个独食的孩子,将自己啃了嘴的酥糕推到翘楚嘴边,奶声奶气道:“八嫂嫂,你也吃。”

翘楚终于有些失笑,她也不介意小九儿的口水,刚凑近唇,手腕却倏地被一股大力抓住。

“八爷……”

随着一声声礼敬的招呼,翘楚抬头看向握住自己手腕的锦袍男子,上官惊鸿眸里明显渗着不悦,将她手上的糕点夺下,一把塞进小九儿嘴里,小九儿“哇”的一声,吓得跑回莊妃怀里。

莊妃一声冷笑,众人一阵错愕,也不敢出声,莊妃惹不得,睿王更是惹不得,又想,睿王如此宠爱翘妃,面上亦不相让莊妃一下。翘楚正想说句什么圆场,有人先笑道:“娘.娘宴请的是各位王妃,不介意我等来蹭个饭吧?”

翘楚一怔,却见出声的是宁王。他背后还跟了七八个皇子,都是下朝之后一起过来的,上官惊骢也到了。只是,不知为何新婚的上官惊骢眉宇间却有一抹不该有的苍青之色。

皇子当中,没有上官惊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