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上官惊骢和上官惊鸿如今已成水火。莊妃教养过上官惊鸿,今天上官惊鸿过来相贺,他自是不来。但太子毕竟是太子,有太子的气度,并不阻止翘眉过来。

莊妃笑回宁王,说只怕请不到你们这些贵客。

这时,老铁突然从门口匆匆奔进,附嘴在上官惊鸿耳里说了几句什么,上官惊鸿向莊妃告歉意,说有事走开一下,去去就回。

众人看上官惊鸿模样谦礼,想他毕竟仍是看着莊妃的面子,除去翘妃确是他的禁忌——

上官惊鸿走后,众人又说了会话,莊妃蹙眉看了翘眉一眼,道:“太子妃不若到本宫房里歇一歇,用膳再使人唤你。本宫若早知太子妃染病,说什么也不让太子妃走这一趟,省得如今太子妃盛情难却,抱病过来。”

翘眉忙道,“娘娘言重了,翘眉只是小病,并不碍事。”

莊妃人仍是担心,对众人告了声歉,说失陪一下,亲自搀了翘眉进去。

翘楚心里乱,跟上官惊骢和银屏说了声,带上美人到殿外逛逛。

走了一会,到得一个幽僻之处,美人突然揽过她,低喝道:“谁在背后,大胆贼人,竟敢跟踪睿王妃?”

一名小厮打扮的少年很快从后面的树坳走出来。

“姑.娘好耳力。”

他说着又恭敬的看向翘楚,“翘妃娘.娘,我家爷有请。”

……

想起殿中男子的气色,翘楚最终没有拒绝,随少年进了一处废置的园子。美人退进一处残花从中。

“近日可好。”

翘楚这时看得更清楚,上官惊骢俊朗的脸庞瘦削了许多,他的气色确然不好。

“你呢,你好吗?”

上官惊骢却淡淡反问,眸中却波光深深。

翘楚苦笑,今天之前,她很好,现在,她不知道。香陶斋的薰香已是难买,何况是自家作的。她这时突然有些怕上官惊骢,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心里又想,自己的想法太疯狂了,一切都是误会罢,回去好好问清楚那个人。

“你可还好?”

此刻,她还是更加担心上官惊骢,又问了一句。

上官惊骢忽而低低笑出声,翘楚看到他眼中竟透出一股衰败来,心里一紧,不觉踏前一步。

上官惊骢盯着那双依旧离他甚远的绣鞋,亦依旧笑道:“翘楚,我今儿趁机约你并无他意,只想问你一句,你如今可幸福?我听人说,翘妃很是得宠,但那是别人说的,我想听你亲口说一句。”

372

上官惊骢话里隐约有抹决绝的意味,翘楚有些怔仲不安,却终是缓缓问道:“若我很好,你……”.

“我不会再找你。”

上官惊骢亦缓缓答着,瞳孔光芒发灰败却又另有一股灼亮,两股截然相反的情绪交织在一起,他似乎在死死压抑着什么,却凝着她,笑道:“小时候,我和八哥都喜欢到这个园子玩,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自小就不喜对方,都不希望对方过来,八哥幼年身.体不好,有一回我们打了一架,我将八哥的头打破了……”

“胜者为王,所以这园子便是你的了?怎么落得如今一副破败光景?”

翘楚看着满园破碎的盆栽瓦砾,笑着问道,心情难过,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笑,这样才能能让对方不担心。

“不,后来父皇一怒之下,将园子封了。”

翘楚一怔,难怪这里如此凋零……

“这些天每天上下朝,我都会暗暗打量八哥,他眼里有笑意,以前他不是这样的,我不喜欢他,但我知道,他其实也苦。他的改变是因为你。我亦不断探听你的情况,人人都说翘妃很得宠。”

“后来我生了场病,开始做一个梦,每次会梦到这个园子。楚楚,这个园子就是你。我总想着将你夺到手,亦为此做了违心的事,很好笑呵,如今我终是明白,我所做的最终伤的将是你,舅舅告诉我,父皇已对你动了杀意。来”

“我会保护你。”

再次想到皇帝的杀意,翘楚亦是浑身一颤,又想起景平曾说过,那紫衣男人是上官惊骢的人,他也为夺嫡在策划什么吧,一股暖意从心中缓缓流过,她为他终于放下而开心,却更为他心疼,她终是负他一腔深情。

“惊骢,我还是那句,皇位,若你想要,就去争,若不想,便按你自己喜欢的方式去活。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过的好,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你不必担心我,你八哥会保护我。”

“你的幸福,对我来说,亦比什么都重要。”

阳光映在他有些苍白的脸上,将他轮廓勾勒得很是深刻,如眼中的悲凉却坚定一样。

翘楚伸手用力擦去眼角的泪水茛。

“傻女人,莫哭,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还记得我给你的狐氅吗?”上官惊骢爱怜的看着她,想走过去,却很快抑制的止住脚步。

“自是记得。”

“这狐氅不简单,为我夏族地方官员所获,先是到了我外公手上,我外公对我外婆最是宠爱,外婆家中人丁单薄,外公甚至让我母.妃随了母.姓。”

“听说夏海冰夏大人是你家中义子,怪不得他夏姓,你母妃却是庄姓。只是这些和狐氅又有什么关系?”翘楚疑虑道,心房忽而骤收,她有种感觉,这好消息制只怕并不小。

“狐氅来自一只千年白狐,据说他便是狐族女王的丈夫。白狐在狐族和他族一场大战中为救狐王而死,那场大战在人界,当时狐王身受重伤,被族众仓惶带走,白狐的尸体便遗落人界,后被猎人捡拾了去,剥了皮,取了内丹,那两样东西自此便在人界辗转千年,直到落进我外公手中。”

翘楚怔怔听着,心思反在那白狐身上,出神道:“都说狐.狸是妖孽,亦能如此深情?”

“谁说不能?”上官惊骢仰头一笑,续道:“白狐的皮毛制成了狐氅,内丹亦做成了两颗珍药。外公将狐氅给了我,药一颗给了我外婆,一颗给了我母.妃。”

“后来我母.妃将丹药献给了我父皇,我父皇自是大为欣喜,认为我母妃对他爱戴,可惜后来老铁受了重伤,频临生死……”

“铁叔?”

“嗯,八哥遂去求父皇赐药,父皇本不同意,后来是母.妃求的情,才赐了药。”

翘楚惊讶,没想到还有这一段,心中随之苦笑,他和庄妃情谊果是不浅——只是不知是孺慕之情还是什么。

“然不久前,我外公和外婆到山中游玩,我外婆被野外毒物咬到,返家数个时辰便撒手西归,我记得八哥说过,那出自白狐内丹的药能愈百毒治生死,只要还有一丝生气,便能救回。若我外婆早已服药,或是中毒后回家立即服药,根本不可能身死。”

“你的意思是……”

“我外婆对我母妃爱逾性.命,我当时便怀疑她将另一颗丹药给了我母.妃。只是我接报后心中恸戚,又怕勾起母.妃心事,并没问她。昨日下朝看到睿王府下人来报,说你病了,八哥慌忙离去,上回我的医女替你诊治时便说你心疾严酷,我立即想起这事。楚楚,我会设法帮你拿到丹药,如此你的心疾极有可能治愈。”

“我的病能治?”

翘楚忍不住全身颤抖,虽然上官惊鸿告诉她,他一定会设法替她治病,但她知道,他只是安慰她,若能治,他早就替她施手术或是其他。

她能活下去……

她伸手掩住嘴,泪水却簌簌而下,流得凶狠。

上官惊骢方一踏步,双手握紧,停在原地,他甚至不能替她擦掉泪水……

“惊骢,谢谢你……”

翘楚话口未完,却见上官惊骢忽然变了脸色,“有人,不可能……谁会来这个早被封了的园子”,他说这身影一闪已跃到她面前,将她揽进怀里,往美人所在的茂密花丛纵身跃进去。

翘楚被大手轻轻捂住口鼻,见左右二人都一脸警惕,亦满心紧张看了出去,一个女子的身影随之映入眼帘。

373

是翘眉。

她不是随莊妃进内休息吗,怎么会来这里?

她心口突突跳着,却见翘眉蹙眉四处张望着,似在等着什么人。

过了好阵子,一阵脚步声匆匆而来。

“抱歉,让你久等了。”

那声音——

翘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出现在翘眉背后的是一名男子,

男子是上官惊鸿。

“八爷是借娘娘此处来与翘眉见一面?”

“嗯。”

翘眉眸中映出大抹辉晕,“难为你如此用心……”

眼前所有景致仿佛都在翻转,翘楚捏紧双手,方找回一丝力量向那靠近的二人看去。

莊妃和翘眉……原来都和他有纠缠。

却见上官惊鸿从缓缓怀里拿出一个小瓶,递给翘眉。

“这是你身上之毒的解药,要见你一面不易,若贸然送到太子府,教二哥知道,你的处境更难,我惟有籍此将药给你。”

翘眉微微一震,随之低低哽咽出声,“我还以为,你不会将解药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