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互换,很是公平。好了,你回去吧。”

“公平?不公平!你可知我为了你受了多少委屈?”

翘眉几步上前,将上官惊鸿紧紧抱住的那一刹的颤抖,亦在翘楚的心上颤划过。

“我们是互换解药,可太子并不那么认为,夏王府回去那天,他就打了我……这几天他也打我……”

上官惊鸿将她推开,但并没有走,微微皱眉转过身,翘眉两眼通红,缓缓摘下面纱。

二人侧立着,翘楚清楚看到翘眉的脸。

嘴角破损,红痕淤然,左颊也高高肿起……

“我知道,当年是你,我知道,你心中对我有意,对不对?”

翘眉低声说着,再次依偎进上官惊鸿怀里。

上官惊鸿微微一震,他双手垂在衣侧,没有动作,却亦并没有推开翘眉。

当年什么。

他们还有前缘?

一股冰冷慢慢从眼眶跌到鼻翼上的时候,翘楚的心狠狠抽痛了一下,她伸手抚住心口一下,模糊的视线里突见上官惊鸿狠狠推开翘眉,冷冷道:“你想要什么,可以告诉我,我能力范围之内,会做出补偿。仅此而已。”

他说着终是头也不回的快步奔出园子。

“不,你对我是有感觉的,我知道,我知道……”

翘眉嘶哑着声音,捏着面纱哭了很久,方咬牙戴上,随之亦快步出了园子。

……

“翘楚……”

用力摔开放开自己、又握向自己手的大手,翘楚深深吸了口气,双手往眼上一擦,笑道:“惊骢,狼狈的时候,让那人自己呆一呆,好吗?”

“解药,莫要费心替我拿,别为此影响你和……莊妃的感情,我的病治不好了,不会好了。”

……

上官惊骢没有再追来。

翘楚方慢慢收住脚步,一看,竟不觉跑到莫愁湖。

“主子,你莫恼,身子要紧,夏王的解药,咱们一定要要!”美人慌了手脚,口中低低说着,两眼通红,抚紧她的肩膀。

“睿王他……他可不喜欢翘眉那女人,只是给她解药而已。”

美人低低不断安慰她,翘楚心中苦涩,是啊,她是不是该庆幸上官惊鸿到底推开了翘眉,但翘眉碰他那一下,他亦是有些感觉的吧,否则,以他决绝的性.情不会不立刻推开她。

还有莊妃……

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

到她终于将所有悲恸死死压下,在美人的搀扶下回到莊妃寝殿的时候,却见众人都站在殿外,神色俱是焦急,莊妃,翘眉和上官惊骢都已经回来,上官惊鸿、宁王和一些王子却不见了。

一看到她,七王妃立刻啊哟一声,跺脚道:“翘妹妹,你这是上哪里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你可把八爷急坏了。”

“噢,他呢?”

翘楚淡淡问道。

七王妃一愣,翘楚平素与人交往虽不热忱,但言谈之间却极是温和,也不摆架子,她现在与六王妃、十王妃都极力和翘楚交好,一方面是畏怕睿王,仍为前事忐忑,另一方面倒是真愿意和翘楚亲近,她知道上次的事,翘楚若真要计较,他们都必吃大亏,更无想过报复,现下看她神色冷漠,眉眼间隐隐藏着一股伤痛,心里有些害怕,竟不敢搭话。

银屏有些不满意,哼了一声,“八嫂,这全部人都在等着你好传膳呢,走走逛逛也得记住个时辰是不是?”

她还待再说,却见一到冷冽目光掷来,是上管惊骢,她咬咬牙,别过头。

这时,莊妃亦淡淡笑了声,“翘妃回来便好,总归是本宫这殿小,装不下菩萨。都进去吧。”

“可不是,三妹往日在北地常常牧马放羊,沙漠泽地自是广阔惯了。”

一道声音随之轻笑搭口。

众人看莊妃出言讽刺,翘眉亦搭了话,都一阵尴尬,两边都是得罪不得,亦有不少人悄悄去看翘楚的手,果见薄带茧子。

美人看各人目光,心里一怒,便要回敬翘眉,翘楚却伸手拦下她,看向莊妃和翘眉,“原来娘.娘也认为这里见小吗,也罢,翘楚便回去牧马放羊去。”

她说着转身便走,背后一阵低沉挟着怒气却打断了她,“翘楚,你到哪里去了?”

374

那样的语气——

除去上官惊鸿还有谁?

她缓缓转过身,只见他领着好些禁军大步走过来,不远处宁王和几个皇子也各自领了禁军,想是去寻她的,难怪他会怒,现在离用膳的时间过了半个时辰不止来。

只是,他眸中跳跃着的火光和担心带给她的并非没有往日的甜蜜,而是忽然而至的倦怠。

她看到旁边女人羡慕的眼光,便连莊妃和翘眉都盯着她。

在别人眼里看来,那是睿王的紧张和爱宠,倒将她对莊妃的无礼一时忽略了去,她却越发疲惫,到上官惊鸿终于紧紧握上她双手,又带着怒气再问了她一遍的时候,她心中的清明如滴出水来。

她知道自己要什么,哪怕再辛苦走到今天。

她平静地迎上他的目光,用同样平静的语气回他,“方才到了一个废置的园子去,看到两只漂亮的鸟儿在那处玩耍,看的出神,忘了时辰。”

握在手腕中的重量突然跌下茛。

“爷,臣妾先告退了。”

她刚好得脱离开,微微侧身之际,看到上官惊骢微微蹙眉,翘眉身子一晃,便是老练如莊妃脸上也有些变色。

几步之后,只听到上官惊鸿的声音在背后传来,“娘.娘,翘楚身子有些不适,惊鸿先携她回去。告歉了。”

实际上,上官惊鸿并没有和她一起回府,老铁却一路跟着,约是奉了命,她不知道上官惊鸿去了哪里。

那个回答并没有带着太多情绪,更多的是,她不想给自己犹豫的机会,为维持这些天来的幸福而沉默。

她原以为,也许他们回来能谈一谈。

她让美人回院里,美人本不肯,但看她坚决,咬牙退下——因为房门外老铁找了很多婢女守着,方明也亲自过了来。

她强撑着吃了点东西睡下。

睡不着。

意识有几分昏沉。

朦胧中,不断有人进来看她。

似乎是方明。

他怕她出事吗,却为什么不亲自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意识愈加迷糊,只听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闯了进来,被子随之被掀开,她被人猛地抱进怀里。

那样强硬的举动,那阵熟悉的气息,除去是这个王府的主子还能有谁?

“我过去只是给她送药。”

上官惊鸿的声音低沉粗嘎散落在她耳边,语气很是急促。

她缓缓睁开眼睛来,从他怀里挣开,他不愿用强,亦缓缓将她松开,双手却仍捏在她肩上,她摇头一笑,低道:“惊鸿,送药,我可以,铁叔也可以,甚至莊妃也可以……你心里其实想去见见她吧……看看她好不好。”

说到这里,她也蓦然顿住,突然发现,这话说出来,他们还怎么谈。

果然,上官惊鸿变了脸色,却又随之摇头,大手捏得她生疼,“不是那样的,翘楚,听我说……”

他的眉宇纠结厉害,他突然止住话语,在她唇上重重一吻,却转身快步出了去。

翘楚怔在床.上,直到不知过了多久,秦冬凝出现在她面前。

“翘姐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秦冬凝蹙着眉,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

驾车的是老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