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当驰行了一段时间,秦冬凝领着她走下车来的时候,已是满天星华。

是一处广阔的野外。

地上是草沙,不远处有河溪,河溪另一侧远点的地方竟是一片村落人家。

草地上支了几个帐篷,帐篷前支了个架子,架下篝火燃着柴香,架上烤着半只羊。地上,又放了好些酒具茶具,围在周围盘腿的坐的是她熟悉的人,宁王几人还有睿王府几人,只差沈清苓没有过来。

嗯,没有过来的还有上官惊鸿。

她疑惑的被冬凝领着走过去,到她也坐下来,佩兰递给她一盏茶,宁王看着她道:“翘楚,你也许愿意听听几年前一个故事?”

他的神色没有往日惯有的戏谑,很是庄重。

翘楚虽满腹奇怪,仍是点了点头,也暂且不去想上官惊鸿的事。

各人也都很静,认真听着宁王的话,哪怕翘楚从他们脸上看到一种似乎已然知晓的神色。

“六七年前,你翘部曾迎接过一个贵宾,你还记得是谁吗?”

“太子。”

“不,不是太子,是……老八。”

……

木枝被烧得噼里啪啦,就着这种让人安稳的声音,宁王说起很多年前北地的事——那些她曾经历过的事。

每个人都看着她,眼中都有隐藏的喜悦,翘楚明白他们的心思和心意。但她浑身的振颤却非他们认为的原谅或体.谅上官惊鸿,而是,她真真没想到从一开始就不是别人,而是他。

质子,蟁楼,包括少年桀骜不驯带着邪气的眉眼在她脑里忽然清晰。

她突然想,若他们当初便知道对方身份,会不会就更改了这中间的过程,一开始就相知相惜,不至于到如今的千疮百孔之后如履薄冰。

她缓缓站起来,却看见一个人亦缓缓从最近的一个帐篷里走出来。

上官惊鸿?

他紧皱着眉宇,深深看着她,眼中有抹绷紧,便是双手都紧握在一起,但却仍脚步不停,直至走到她面前。

“翘楚,我确实是想去见见她,当年她曾舍命救过我,这事,五哥他们都知道,不骗你。”

翘楚心里万水千山,良久,上官惊鸿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自嘲笑着,眸光越发暗了去,她终于低低道:“那便做我的女人吧。眉儿,若有一天我得登尊位,必以天下最贵之聘迎娶你。”

——————————————————————————

谢谢阅读。筒子们,还有一些章节就到宫宴,宫宴以后便是结局篇,篇幅不长了。

暴君在没完结的时候很多大家说太拖沓,结文的时候大家说仓促了。倾城应该是歌最后一篇超长篇了,和暴君侧重的不同,也许不是大家喜欢的,只希望结局没有暴君的遗憾,接下来可能都写的不快,或者会停几天。

永远被质疑的月票更新人品问题,歌没什么能解释的,解释也是没用的。票大家投给自己喜欢的文就好。自问从没想过拖稿,风格使然,写的细内容也许不合大家口味,更新的速度不行,尝试过更改时间却失败,让大家失望了,很抱歉。谢谢看过文的每一位!

375

握在她脸上的手骤然跌下,便如在莊妃殿外一般。

她苦笑,没有看他,但原本已不着痕迹微微退去的各人都很惊讶的看着她,不解她话里意思。

篝火炙香,村户星空,她弯腰从架子旁拣根木枝扔进火里——他用了心了,大家都用了心了,营造出这么一个气氛。

从没被这么多人在乎过,该知足的。

可为什么爱情偏偏这么难为,容不下一丝杂质。女人怎么总爱究真,男人一生要的东西很多,她们往往却只要一份不变,哪怕撕开平静最终伤了自己亦伤了别人。

但如果这世上还有值得去究真的,除了感情又还有什么。

她看着火光跃动,眼中湿润。

“你要睡回家睡。”

声音从背后轻轻而来,却低缓得分明带着一股强烈的情绪压抑。

她直起身子,哽咽着笑回道:“上官惊灏,你爹喊你回家吃饭。”

“翘眉,我爹不会喊我回家吃饭。”

声音随之又接续过她的话,几不迟疑,

翘楚微微掩住嘴,手慢慢抚到头上,那里有着一处很模糊的伤疤,若不仔细看,是断断看不出了……

伤痛总是只有时间记得。

上官惊鸿慢慢蹲下,手按到脚上,那里也有一处疤痕,亦早已模糊了痕迹。

“他们在说什么?怎么太子太子妃的?”

景清搔头,见气氛有些凝窒,呐呐出声又很快在宁王宗璞和景平严厉的目光里住了嘴。

翘楚终于缓缓抬眸看向上官惊鸿。

上官惊鸿眼中瞳孔之亮,好似倒映了天幕所有的星光,他没有戴铁面,能清楚看到他辉华光璀般的笑,眼里、唇边,可笑里却尽是沧然。

他紧紧盯着她,一字一字将字咬得清晰切齿,“你竟敢对我说慌,凤清大妃固然该死,你更该死,你的心疾便是这么来的。”

心疾的事,翘楚反倒没有在意,若是为他而得的病,她更是不再遗憾,心里仍为多年前那个画栋明美的彩楼微微恍神,想起两人种种,亦笑着含着泪低头去看篝火。

“没有翘眉,不会再有谁。”

火光轻爆,她一惊,已被一股大力揉进怀里。

“若我能早点知道是你,我会对你好,我不会对你做以前那些混帐的事……”

火光摇曳着她瘦削的身子,心头那股剧烈痛楚压得他几无法呼吸——上官惊鸿遽然想,她犯病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么一副光景?

不知道,为何认为不爱翘眉,心里却隐隐有股躁动,

是美人本来便和江山连在一起?男人一生求之若竭的东西?

但这一刻他清楚知道,倾国倾城亦不过是过眼云烟。

那一丝轻躁便被她抚上额际的动作带走。

他知道他的心,从此再也装不下其他。

不单单是舍命之情,是那年她的每一句话。

哪怕他知道,她本想救的是上官惊灏。因为那时虽还没部落之间的战争,她和她母亲的遭遇却并不好。

翘楚。

翘楚。

他虽早已后悔以前对她所做的种种,却没有什么时候像此刻痛恨自己。

他看到前方宁王老铁等人眉眼还缀着惊震却亦含笑看着二人,他更加用力抱住她,就像他对她说过的,有些话,他绝不在众人面前说,即管他们是他最亲近的人,有些事,他亦绝不在他们面前做。

但如今,他只想将她好好抱紧,再也不要错失失去。

因为她,他甚至可笑请来所有人作证。莊妃殿门口,她的一席话乱了他的心。

他自问机辩,却惟恐错说什么,宁愿让他人来说。

换在往日,即便是清苓,他何肯这样做。

面对她,他所有的原则早已无存。

“是想带母亲离开北地故而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救‘太子’?你怎么那么傻?”

上官惊鸿温热的气息缭绕在她的肩背上,翘楚苦笑,她没想到竟是在这个情况下揭出当年心疾的事,但他的推断却让她暂时不必去想秦歌的问题。

翘楚没有回答,上官惊鸿她还在生气,缓缓将她放开,又迅速瞥了宁王一眼,宁王会意,使了个眼色给众人,秦冬凝立刻道:“哎,喝酒吃肉了哟。我肚子都饿扁了。”

上官惊鸿遂环着翘楚一并坐下,众人看他心情总算大好,不比之前阴沉,精神亦为止一振,方明动手割肉递给上官惊鸿,上官惊鸿拒绝了,亲自去给翘楚伺弄吃的。

翘眉的事,她选择信他,但一波止,最让人难堪的事还在。

但也许亦只是她的误会——翘楚虽不想打破此刻大家的快乐,仍是出了声,“惊鸿,我们四处走走好吗?”

上官惊鸿自是不拂她意,立刻放下匕首,拉她起来,众人亦是知识情趣的,佩兰笑道:“快去吧,莫太晚回来,不然一会只剩下个骨架子,你二人可别怨我们。”

上官惊鸿挑眉,“若翘楚要吃,本王到溪里捉鱼虾便是。”

景清嘀咕道:“夫人,你看爷那样子,要回亦是直接带翘主子回帐子,哪还会过来这里。”

众人一愣,都心照不宣的各自侧头,忍俊不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