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翘楚自是明白众人想什么,脸上一热,又好气又好笑,心里却悱恻不安。

……

没想到上官惊鸿果真将她带到溪边,他笑道:“想吃鱼虾么,爷捉给你吃。”

“你和莊妃到底什么关系?”

他说着当真弯腰去挽袍裤,翘楚咬了咬牙,却终于问了出来。

376

梧桐还没到花期,只见叶,不见花。

梧桐树下,翘楚看了看被遣到不远处的四大美人和景清,见他们都一脸紧张的盯着她这边看,不觉摇头一笑。这是她最近做得最多的动作,大有无奈之意镑。

对面,靠得极近的女子微微变了脸色。

“好,我听完了,先回房了。”

她正要离去,对方却将她拉住。

“清苓姑.娘,请放开翘主子。”

一股疾风往二人相握之处扫去,拉住她的正是沈清苓,动手的却是景清,他比四大和美人更快一步,警戒的盯着清苓。

清苓背后的阿绣不敢上前动手。今时今日,睿王府内外谁不知道,翘妃是睿王最爱的女人阉。

清苓一惊,眸光暗了暗,却终是放开了她,淡淡笑道:“你以为我胡说诬造?他看似宠你,但你并没那么重要。”

“你说的我已经知道了,谢谢。”

清苓微微一震,盯着她看了片刻方才离开。

“翘主子,你没事吧。”

景清小心翼翼的问,翘楚仍是摇头笑笑,看到清苓不快的模样,倒是这些天里唯一的乐事了,可惜这种快乐并没维持多久。

从宫里回来那天,清苓便找过她,只是她回府便即睡下,方明怕打扰到她休息,将来访的清苓拦下了。

后来,他们去了野外,清苓知道了,心里不快,去了别庄散心,直到今天回来。

前些天她受莊妃之邀进宫的事似乎提醒了一直安静的清苓——莊妃和上官惊鸿之间并不单纯的关系。

清苓方才找到她,让她将四大几人遣到一边,对她说了这事,又说,小九儿大有可能就是上官惊鸿的孩子。

实际上,她数天前便知道上官惊鸿和莊妃的事,只是没有想到小九儿——

她伸手抚上眉心。

还记得上官惊鸿那晚的反应。

“是谁跟你说的?”

彼时,他正兴趣怏怏的弯腰给她捕鱼捉虾,闻言倏然直起身子。神色一瞬间换了个人似的,又冷又狠。

他第一个反应不是否认,而是问是谁说的,她知道,那就是真的了。

但她感激他的实诚,起码他敢做敢当,没有尝试去骗她,哪怕女人有时其实是很好骗的。

“不认为欠我一个解释吗?”

“我和莊敏的事,没什么能解释的,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过去?就在几天前,你衣服上还有她的味道。”

上官惊鸿眼中露出困.兽般的利芒,痛苦狠意并存。仿佛她是他的仇人一样,他们之前的拥抱和他的歉意,更加珍惜的心情都是假的一样。

莊妃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她一直不知道的却比清苓更重要的存在?

终于,他大步上前,用力按着她双肩,沙哑着笑道:“翘眉也好,莊敏也好,过去的已经过去,我向你保证,我们以后会好好的,只有我和你。”

他的话没令她欣喜,只让她绝望。

过去?她以为在她回来之后,二人之间已经有了共识和默契,都是彼此的唯一,原来那时根本不是。

前事再难堪她可以放下,但为什么几天前他却仍和莊妃亲近。

然而,他根本不打算给她解释,仿佛在固守着什么至关紧要的东西一样。

唯一令她庆幸的是,她如今竟如此豁然,不会为之犯病。

也许在她心底深处,从来没有真正认定过他们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局,残缺才是他们既定的宿命。哪怕在那聚少离多、短暂幸福的日子里。

亦终于,她笑着回看他,“你很脏,上官惊鸿,你真的很脏你知道吗?那是你弟弟的母.亲,你的养母,你父皇的妻子!”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愈悲伤,他们都愈笑得璀璨。

他闻言举起手掌,眼眸全数而暗,很快又燃起凌厉怒火,煞是骇人。

劲风从她脸沿擦过——各人似是发现不妥相继而起,吃惊着向二人飞奔而来。

这掌力道之猛,会很痛吧。但她根本避不开,只能选择闭上眼睛。

水声轰隆,一阵冰凉溅到她身上。她浑身打颤睁开眼来,只看到上官惊鸿已然走远的身影,溪水表面还搅动着一个一个漩涡。

他终是没有打她。

月下,半途中的各人怔愕的看着二人。这一头,那一头。

……

回程的时候,才知道那竟是老宅所在的村落,他的用心终究化为水。

回到王府这些天,他白天仍是很忙,有时回来,也只会到郎霖铃房里用膳——他后来将郎霖铃接回府了,但他会让老铁几个人轮流守在她身边。

他亦没到她房里睡。

只是,她每每在深夜里入睡之际,总觉有人将她抱进怀里,在她耳边低喃,“别尝试离开我,否则,我必定血洗北地用它做重娶你的聘礼。”

她不知道那是梦还是真实。不知为什么,她最近都没有失眠,睡的极熟,就像被人暗中喂了安眠药一样。但那道声音低得沉得宛似真实。

不管是不是梦,她都没有打算再走。不比上回,如今王府四周都盯梢着人,皇帝和上官惊灏都不会放过她。她要将孩子平安生下来。

且皇帝以前虽答应报她母亲一族周全,但如今部族已不被皇帝祝福。上官惊鸿要动那边的人易如反掌。

还有两天便是宫宴。今早听景平说,翘振宁夫妇昨日已经到达朝歌,见过皇帝和太子,意.欲过来睿王府拜谒,却教上官惊鸿婉拒了。

377

她也不想看到他们,只想看看汨罗,但汨罗一来不在翘部,皇帝并没有另外送信邀请,二来汨罗近日也染了点病,不合适长途跋涉。

其实,清苓的话还是给了她重重一击。

哪怕她和上官惊鸿现在已有些如同陌路,但她说什么也无法想像那个坐在她腿上叫她嫂嫂的小屁孩是他的孩子。

宫宴是大喜庆,大热闹,然而,她这几天心里总有股强烈的不安之感,较之之前桌方镜的事时更甚来。

再说,还有什么事比她现在的情况糟糕?

她不是迷信的人,但这几天七王妃来找她去庙里拜神什么的,她还真想去一趟。

“小姐,爷一会看到你专程在这里等他,指不定有多高兴。”

她让四大几远远站着,自己在园中慢慢散步——清苓既走,她还是更愿意呆在这阳光之下,却突听得一阵嬉笑声从不远处传来。

她正想避开,对方却已发现她。

“妹妹。”

“郎姐姐。”

她赶紧也回打招呼,知道郎霖铃是在这里等上官惊鸿下朝用膳。

她既搬到书房那边去,不若以前和郎霖铃住在同一处院落,同一条廊道,郎霖铃最近回来了,但二人碰面极少,偶尔会在这园子碰到,简单打个招呼便各自为政。

她知道,上官惊鸿如今吃宿都在郎霖铃那边,经过这么多的“打击”,练就了心理素质,只要不去想,便不会辣辣的痛。

她想,这些日子总会过去的。

即便他将她的路都断了,翅折了,时间过去,将一切磨平,即便她仍被困王府,她亦是自由的。

她怎么想归怎么想,但她却并不恨郎霖铃。

正准备寻个借口走开,郎霖铃突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