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铃儿还下吗?”

上官惊鸿不若往常点头示意,只温声问郎霖铃,正在见礼的各人心里都有些凉怕——

郎霖铃笑道:“时候也不早了,午膳应已备好,臣妾陪爷过去用膳吧,翘妹妹也一起来吧。”

郎霖铃眼梢略略看过来,翘楚知她让自己考虑方才的提议,一直在想该怎么回答,这时有了想法,遂对上官惊鸿道:“爷稍等一下,翘楚和姐姐说几句话,就让姐姐陪爷过去用膳。踞”

上官惊鸿淡淡“嗯”了声,二人走开几步,翘楚压低声音道:“郎姐姐,翘楚不能说什么,一切但凭爷决定,但我祝福姐姐。”

郎霖铃微微一震,眸光渐冷了下来,“妹妹该明白双赢之理。”

“翘楚本便是个输家。其实姐姐若全心待之,他亦必知道。祝福姐姐是我的心里话。”翘楚郑重回道。

以前,她不会干扰上官惊鸿的想法做法。

如今,即便他们感情不再,她也尊重上官惊鸿的想法做法。

男人需要骄傲,人可以被杀死,尊严不能被击败黔。

何况,若是能为利益多变的男子,又怎值得一个人交付,若真是那样,郎霖铃,你愿意吗。

郎霖铃盯着她审度了许久,道:“我确实不懂你这个人。”

她也没再说什么,很是干脆直截。折回去,柔软一笑,道:“爷,我们走吧。”

“本王倒有好些时候没有下棋了,郎妃既不再下,翘楚,那你与本王走一盘吧。”上官惊鸿瞥了眼石桌上的梧桐叶。

翘楚正想婉拒,又听得上官惊鸿道:“今儿倒是人人闲置起来了?”

他说着眼尾一掠众仆,众人大惊,一瞬全部跪下,颤声告罪。

“爷,他们也是忙完手上的活才过来看的棋,是臣妾不是,没有驱散。”

众人看郎霖铃说情,都感.激地看向她。

翘楚却叫了声糟,本来在这里围观的都是暂得些空闲的仆役,上官惊鸿问罪反显无理,以其绝不可能被人钻一丝缝隙的脾性,方才众人只消答声“是”散去便行,被上官惊鸿一吓,有理变无理,争先恐后认错,反真成了犯错的了。

上官惊鸿却回道:“铃儿,你先去用膳吧。”

“郎妃既求情,看在郎妃面上,这样罢,翘妃若赢本王,你们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去。”

翘楚囧,看郎妃面上,下棋的却是她,什么道理。这样一众人捏在手上,她允不是,不允也不是。

上官惊鸿又交待方明等人,说将两名花匠也带过来,翘妃若赢,便一并赦了。

郎霖铃抿抿唇,告退了。

翘楚只好重新坐下。

一旁的四大美人居然给她拇指,让她加油,翘楚哭笑不得。

不知是她下意识实在不想与上官惊鸿呆在一处以致水准失常,还是上官惊鸿确实厉害得恐怖,她输得快狠准,每每下不到盏茶时间便输。

她有些自娱的想,若是很没品的赌脱衣服,她现在输得只怕只剩条裤衩。

众人哀号,几乎都不再抱任何希望跪在地上看着她。景清是个没品的小孩,哈哈大笑,直赞爷厉害,老铁等人有些目无表情的看着他,跪的虽不是他们,但没有谁愿意在午间阳光下暴晒,除了他这缺根筋的。

翘楚对自己也不抱任何希望了,直怀疑以前跟秦歌下棋,她偶有得手是不是秦歌相让,还是说转生后的秦歌棋艺倒退了。

所有人都暗暗叫苦。

翘楚最甚,便是平日,上官惊鸿在人前也不见得会故意让她而亏损了面子去,何况如今两人——

终于在连缺钙的景清也意识到不妙连连呼热的时候,翘楚被逼出了急智,道:“爷,”

“嗯,”上官惊鸿头也不抬,悠然自得的盯着棋盘。

“翘楚想向爷讨教一事。”

“哦?”

“爷允了?”

上官惊鸿微一迟疑,缓缓抬起头,见翘楚白嫩的脸蛋被阳光晒蒸得彤彤的红,汗水薄沾,唇色亦越发潋滟,下腹一紧,不觉又“嗯”了声。

“翘楚想向爷讨教战胜爷的方法。”

翘楚缓缓说道。

上官惊鸿明显一怔,挑眉间,伸手握住她的手,翘楚微微一颤,终是没有缩开,他带着她的手下了一子,自己另一手下了一子……末了,他一扫棋盘,淡淡道:“你赢了。”

众人如获大赦,瞬间退得干干净净,连四大美人都给景平等人驾走了。

翘楚心里忽而起了丝慌乱,起身道:“我也回去了。”

手却仍被上官惊鸿紧紧握住,潮热的湿气从他的手一下窜到她的手掌。

他冷笑一声,横过石桌将她整个抱起,扯进怀里。

随之也不打话,如铁般的手臂勒紧她,俯身便吻上她的唇。

动作粗.暴如掠夺。

翘楚无法推开,被他在口舌里捣弄个遍,唇瓣麻肿了方被稍稍松开,又羞又怒,咬牙盯向他。上官惊鸿亦然,冷冷回盯她,“这么多天,你果真一丝都不想我?我不来你是不是打算永远不找我?”

翘楚反驳,“我找你做什么,我们之间已无话可说。”

“无论你想不想,今晚我就能将你治好,你我有的是一生时间纠.缠。”

……

治愈谈何容易,翘楚不明白上官惊鸿话里到底什么意思,他掷下话便离了花园,大概是到辖下二部办事去了,午后傍晚都不见踪影,倒是四大却从驾车小厮那里听到夏王病重的消息。

380

是夜,宫。

入睡之际,莊妃觉得有丝异样,一惊坐起,猛地掀开床.帐,果然,黑暗的卧室里,桌边有抹人影。

她心头肉.跳,正琢磨着要呼喊还是怎么才好,声音已淡淡而来,“是我。”

她微微一震,烛火乍亮,将来人的模样映得豁然。

铁面青衫,这人居然也不换衣饰——

“娘.娘可是有事,要奴.婢等人进来侍候吗?”

门外的值夜婢女看灯火突亮,问了起来。

莊妃立即回道:“没事,只是本宫今晚精神并不太好,听不得一丝声音,否则无法成眠,你们且和禁军退到百尺以外守着吧。”

婢女恭敬应了。

待得脚步声远去,莊妃很快从穿鞋下.床,走到来人前面。

这人正是上官惊鸿。

她展颜一笑,便要往他膝上坐下,对方亦没有避让,双手在她腰上一抱,她脸上一热,却被他抱到旁边的凳上。

莊敏眸色渐渐转冷,上一回,他暗夜进宫,她又惊又喜,方一挨近他身上,他却将她推开。

她一声冷笑,低道:“上官惊鸿,你既非想我,何苦进宫?”

来人正是上官惊鸿。此时他眸光微敛,仍是淡淡道:“我有事找你。”

“什么事?”

这人平日并不多话,莊敏想起他前些日子深夜冒险进宫,却是他得知她母.亲猝死一事,到宫中温言慰问,口气顿时软了几分。

上官惊鸿嘴角轻轻扬起,目光却有丝截然相反的危险意味,“内丹。”

莊敏大震,随之沉下脸色。

“我算是懂了,你那晚进宫并非为安抚我而来,你早就将主意打在这最后一颗药丸上,你想打探清楚药丸是否在我手上。”

“嗯,你母.亲死的猝然,我立刻便想到那药——那颗我本以为早教你母.亲服下了的药,一问之下,你果真懊悔当初没有拒绝老太太送你的药。”

莊敏大怒,劈手指向他,“八爷,可惜你来晚一步了。惊骢突然身中剧毒,你消息灵通,不会不知吧?这药,我要留着给他。”

“晴语,你的表现,有两点很是有趣。第一,老九既然身中剧毒,你不是应该早就将药给他吗,怎么?还留着?除非你压根不想给;第二,你居然还能安然睡觉,这该是一个母.亲应有的所为么?”

莊敏闻言,神色一变,笑意愈冷。

“说,继续说,本宫等听睿王高见。”

上官惊鸿一笑,毫不折转,续道:“翘楚的病亦不是什么新鲜事,若说之前并不是那么多人知道,九弟婚筵前天,父皇‘好心’宣她进宫,让医女检查,她的身.体状况会不传开来?宫里有心的人怕都是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