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她说着走出去,将莫存丰手上的托盘拿过,走向翘楚。

也是合该有事来。

翘楚并不像沈清苓一样,望做所谓“博识”之人,但盘子靠近,她一眼看到了枪管上的刻字。

那是一个时间。

x年x月x日。

这是……她和秦歌初见的日子。

是巧合还是什么。

她一下怔住,这会是秦歌的枪吗茛?

她仔细看着,确实是秦歌随身携带的手枪的型号。

像有了自己的意志一样,她走了出去,缓缓拿起盘中的东西……场中抽气之声迭起,尔后慢慢肃静下来。

彼是,她手上已是一支完整“武器”。

沈清苓便在翘楚身旁,看的清清楚楚,大是怔震,她初始之意,只是给翘楚一个下马威,并没有想到她会装枪。

手法如此干净利落。

而实际上,翘楚会去装枪,只是想更好的确定是不是秦歌的枪。

那种拿在手里的感觉。

虽然,那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感觉。

但她还是做了,秦歌教过她装枪,而她教过秦歌辨认甲骨文。

那些年日他们曾经那么快乐过。

不同时空,灯火耀眼热闹一堂是如今,那边,又正在发生什么事?

只是,如今,上官惊鸿却离她那么远,拿着枪,她的泪水在眶里打转。

……

其他人怎么痴痴去看翘楚,郎霖铃、翘眉等人的神色有多复杂,沈清苓不管,她却确定她绝不愿意看到上官惊鸿这个模样,他看着翘楚,那样的紧紧盯着看,就像随时要将她拥进怀。

沈清苓心中一声冷笑,面上却温声道:“翘妃可否让我看看手上东西?”

她说着突然握紧翘楚的手,抵向自己臂上方向……

翘楚并不及防,一惊之下,砰的一声,消散在整个大殿四角,回音遽然。

“莫打我……”沈清苓一声痛叫,手臂洞破,鲜血汩汩冒出,往后退去。

人们惊骇住,一瞬意识到沈清苓所言非虚,这东西能伤人厉害。

翘楚反镇静下来,淡淡看着上官惊鸿一跃而出,将沈清苓带进怀里,掏出帕子,紧紧按在她臂上,他双眸如电直指她,眼中皆是利冽之芒。

他以为她伤了沈清苓吗?

翘楚心中一夕尽冷,将枪头一转,对准自己——

“八嫂,不要!”

恍惚中,翘楚眼中辗转过人们脸上的惊意,西夏一行,皇帝、郎后、莊妃、她的父亲、凤清……上官惊灏推案站起,案桌中一抹白影跃出,向她奔来。

她知道这个人是谁。

他永远都是这样。

嘴角不觉滑出些笑意。

乘上官惊鸿眸中怒意迸生,亦向她逼来之际,她枪指向沈清苓。

眼中清晰映着沈清苓一瞬而至的惧意,她瞳孔都在急缩,颤声道:“海蓝,不!”

“如期吗,抱歉,你走不了了。”

上官惊鸿脸色一变,她笑了,在所有惊乱声中,用力扣下扳机。

……

后来,宫中人谈起今日,是这样描述的:

“那时,睿王勃然大怒,看着翘妃,令殿中禁军将她擒住。可是,那一下,禁军嗫嚅着不敢上前,倒并非惧怕她手中武器,而是她眼里的笑意。”

她笑得像哭泣一样。

虽是风华却业已沧桑。

那是一种长途跋涉途经无数转过经阁听却明白永远无法到达心中庙宇的悲凉。

永远在行走。

睿王走到倒卧在地的林妃面前,将她抱起……

窗外,不知名的夏虫在四周鸣叫,翘楚低声道:“铁叔去睡吧,这些天就劳烦你了。”

忠心的老仆摇头,眼中却泯着凄凉,“翘主子,爷一定会来的。奴才待你歇下再出去吧。”

翘楚笑了笑,没有答话,她不知道答案的问题,所以答不了。

秦歌的枪,也许是他送她的将上官惊鸿迫留王府无法成行的唯一方法。

宴毕,她没有再回睿王府,留在宫里,今晚会宿在常妃殿。

上官惊鸿终究还是将老铁留下了,殿外有禁军守着。皇帝不会在这个时候杀了她,天下悠悠之口。

这是常妃的房间。

老铁安静的守着,她没有睡意,走到柜子前,将上面的蛛丝抹去,打开抽屉,里面有些孩子的衣服,虽已变黄变旧,却还能看出那是价值不菲的料子,但手艺不算好。是常妃做的吧。

她一件件的去翻看,然后仔仔细细的折叠好放回去。

翻到一件的时候,却见那件小棉袄如其它衣物一样被虫子蛀了些洞,然而外露出的棉絮里却隐约透着丝纸光,她一凛,有什么东西藏在衣服里面——

——————————————————————

谢谢阅读。

397

翘楚正想将老铁唤过来也看看,老铁反而突然神色一紧,道:“外面似乎有些动静,翘主子莫出来,奴.才出去看看。”

翘楚一惊,却见老铁已飞快掀开帘帐,走了出去。

她心里怦怦而跳,按情势来说,不该有事才对——她想了想,拿着衣服走到灯火下,拿下头上发簪,往衣服上用力一划——

空中顿时棉絮飞飞。

棉絮深里果有东西槐!

那是一张折叠整齐的油纸儿。

这种油纸,耐火水酸蚀。

窗纱外一片深黑,眼前烛火摇摇,虫声凄袅,将房子烘映得很是寥静。捏着手中纸,翘楚越发紧张,不由得打量了房间一眼,侧方床.帐闭合,地上隐约数处暗红。仿佛罗帐一掀,便有幽魂扑出掇。

饶是胆子不小,翘楚这时还是心头肉跳。她深吸了口气,缓缓将纸笺打开。

……

她看得极快,虽早知必有端倪在其中,一看之下,还是震立在原地……

怎么会这样?

一切都错了。

这便是常妃的秘密。无与能说,便和她一样。

只是说了又有谁信?

即便全世界都相信,那个人不信,也没有意义。

她扭头看着床.帐,常妃便死在那里,连着上官惊鸿尚未出生的妹妹,上官惊鸿的半生孤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