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个秘密不能锁死在深宫里——

门外骤起脚步声,啪啪而响,敲在深夜之中。

“铁叔。”

来人并无回应。

她心头一震,将手中纸笺迅速一团,扣在五指内,几乎在同一时刻,门帐被一只修长的手撩起……

夏王府。

夏总管听得上官惊骢房内一声重咳,吃了一惊,连着几个小厮忙推门进去,烛火一升,他又是一惊,难怪今晚总是心绪不宁。

上官惊骢之前用毒深重,虽得上官惊鸿施救,病体仍沉,也没与银屏同.床,他就在房外守着,怕夜里发生什么事。

上官惊骢一身单衣,衣上血迹斑斑,他忙搀起上官惊骢,焦急吩咐道:“快去熬药,按八爷开的方子。”

上官惊骢一揩嘴角血沫,眼中却透出一抹苍莽,“不必,夏叔,你即刻帮我备马,我要进宫!”

“进宫?”

夏总管和几名小厮都是一惊,不明白这位少主子是怎么了,明明病.体如槁,却还要如此折腾。

“恕奴.才冒犯了,日后爷怎么责罚都好!”

夏总管苦笑,一使眼色,和几名小厮一起按住上官惊骢。

“放开!我要进宫,我做了个梦,梦见小狐.狸在叫我,我要去找它,放开,你们放开我!”

看着上官惊骢披头散发的模样,夏总管一阵心酸,“爷,翘妃养的那只狐.狸元宝不正在我们王府吗,它之前从睿王府溜过来,教你养下了,你不记得了吗,你发病之前还喂过它——”

夏总管说着只觉一股大力逼迫而来,他和几名小厮登时跌出去,上官惊骢又一口血沫溢出嘴角,显是因为用了内力,他跌撞着从旁边的榻上一扯长袍,向外奔去。

仓促里,夏总管只晃过上官惊骢泪湿的眉眼。

宁王府。

“可是被魇着了?”

佩兰怔坐起来,身旁宁王亦已醒转,柔声问着,将她轻揽进怀里。

佩兰摇摇头,低声道:“是梦到今天宫殿的事情了,翘楚那样,我看着难受。夫君,你和八爷是好兄弟,你会不会怪我和小幺?不知道小幺现在怎么样。”

“自是不会。小幺那里,老八已派人去探了,你且先宽心。”

“嗯。以前我从来不知道有那么玄妙的事情,我其实并不怎么信有前世今生的,更莫说魄转魂移,翘楚那边不知道是怎么一个大陆呢?”

“我也好奇,只是这不来往日方长吗,往后问翘楚便是,问清儿也是可以的。”

“我不会问清儿。”

“嗯。”

“你说来日方长,但八爷真的还会和翘楚再好?你是男子,又是八爷的兄长,最是懂他,你告诉我,那件事对他来说当真那么重要吗?”

“八弟爱翘楚已极,翘楚便是他的命,天下以外,他的所有,反容不下一点点她不爱他。”

“若翘楚真的爱他呢?”

“那种情况,我们局外人很难去评说,我其实亦希望无论翘楚爱不爱他,他都能好好爱护翘楚,那样他会真正快乐。他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你说的对,来日方长。我们也帮衬着,一切都会好起来。”

“嗯,总是来日方长。傻兰儿,睡吧。”

一个时辰前,睿王府。

将被子给沈清苓盖上,上官惊鸿深深闭了闭眼,却终是忍不住从床.沿站起来。

他想进宫。

心里除了这个想法,竟都是空的。

“惊鸿,别走……”

背后,沈清苓脸色苍白,肩、手都裹着厚厚纱布,翘楚第二枪,打中了她的肩膀。

翘楚按下扳机的时候,改变了方向。

他看的清楚,她手中那东西本对着沈清苓的心脏,她盯着他突然摇头一笑,改了方向。

他替沈清苓疗伤施术的过程中,脑里竟全是她那妖魅的一笑。甚至,沈清苓忍着痛苦说不用麻药,他也没有制止,随了其意。

他竟想去找她。自己说过的全不作数了吗!甚至在她伤了沈清苓的情况——他眸光微微沉着,将沈清苓抱起放回床.上,任心上什么如虫一下下噬咬着,他留了下来。

沈清苓笑了,她许久没笑了,这时方开怀一笑。她宁肯强忍痛苦弃麻药不用而保持清醒,便是不想他去找她。

“爷,负伤的暗卫伤口虽重,并无生命之危,冬凝小姐的事怎么处理?”

她靠在上官惊鸿怀里正想说话,门外景平的声音突然传来。

“冬凝现在在哪里?”

“探子说没见回秦府,应该仍和樊如素在一起。”

“吩咐下去,我要一份樊如素这个人的详细资料,让探子尽快查明。冬凝的事,我稍后亲自办。”

“是。爷……”

“还有事吗?”

“爷今晚可要进宫,奴.才这就去备马去可好?”

上官惊鸿冷冷一笑,盯向扇门方向,“景平,你好大的胆子,本王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滚!”

“我早说过景平他和翘楚——”.

沈清苓说着却见上官惊鸿眸光冷极,竟突然不敢再说,她咬了咬唇,拉下他的头,轻轻吻上他的唇,上官惊鸿没有拒绝,甚至有些粗.暴的回吻住她……

天微光的时候,沈清苓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天微光,小厮来报,说宫里有消息过来。上官惊鸿出去,她突然浑身一个激.灵,一股寒栗油然而生,跟了出去。

大厅里,奴仆已起来,守立两侧,方明景平景清几个人都在,只是每个人的脸色都灰败得什么似的。

过来的是莫存丰。

上官惊鸿眉头一沉,冷冷看向景平,“人是你放的?”

他说话之际,两个身影从门口急急奔进,却是四大和美人。

“是。”

景平笑答着,他仍是恭敬谦礼,笑意里却都是凄凉,“爷,有些事情她们是该知道的。还有,不要每次都将她们关住,翘主子不会愿意看到的。”

翘楚。上官惊鸿心里突地一拧,却只淡淡问莫存丰,“什么事。”

莫存丰是他的人,且手上没有圣旨,他也不客套。沈清苓笑,她爱上官惊鸿这个模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皓皓气势。

莫存丰这大太监这时的神色竟大是为难,看了方明等人一眼,后者却都偏过头。

上官惊鸿缓缓环过众人,目光落到莫存丰身上,“莫总管,本王不喜哑谜!”

莫存丰咬了咬牙,末了,终于低声道:“八爷节哀,翘……翘妃她昨夜在宫里没了。尸首现停放在常妃娘娘殿里,老铁疯了一般拿着剑见人便砍,不肯让人靠近。八爷快过去看看吧。”

398

上官惊鸿领着睿王府的人赶到宫里的时候,常妃殿很是热闹。.

这是常妃死后最热闹的一回。

便连禁军也来了许多,用以拦下闻讯而来的人们。当然,能到得这里来的都是皇亲了,朝官们早被挡在了宫外——皇帝已传旨罢朝,还有一部份人却在殿内来。

“翘妹妹怎么突然就死了,我昨天带她进来的时候还好好的……”

人群里,上官惊鸿模糊的视线看到一个怔怔流泪的女子,她身边又另有两名女子,都是一脸悲恸,拿着纱巾在揾泪,还有几名男子站在她们身旁,静立着,神色亦是黯然。

上官惊鸿突然忘记了这名说话的女子是谁,只记得他们几人出现过在刑部,脑里又突然映过一幅笑靥,有个人拿着一串果枝轻轻摇曳着,俏皮看着他。

他不由自主点头,说道,好,不罚,不罚的,翘楚,我都答应你,什么都行。

许是他的声音惊了凌乱的人群,宫妃皇子王妃宫人并着禁军百十人都纷纷让出一条路来,让他通过。

…茛…

常妃的房间本甚宽敞,但皇帝、皇后、莊宁二妃、上官惊灏夫妇、宁王夫妇、夏海冰等人都在,又另有多名禁军,一下变得狭隘。

还有老铁。

老铁前面横着四五名禁军的尸首。

这名老仆脸白如纸,却两眼血红,目光凶狠,本已丑陋的脸更显狰狞,他嘶嘶叫着,左手拿剑挥砍着,他本使右手剑,但右臂却断了,那是被利器所伤,齐肘削掉,血水骨肉,让人心惊,不敢亦是不忍上前。

他背后安静躺着一名女子。

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对上官惊鸿说,翘楚她在骗你,她要你去见他,于是开了这么一场天大的玩笑,她也不怕皇帝责备,因为她知道你会护着她。

他想,见到她的时候,即便她骗了他,他也不会怪她,他会带她回府,不再让她在他母妃那里等了。

房里气息窒息一般逼人,这时,所有人听到动静,都齐看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