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只是对外宣称而已。上官惊灏怕亦未必知道他母.亲还在生。芳菲与我母.亲交好,我母亲曾告于我,。”

“你们道皇上一生为何苦恋芳菲,却是他从不曾真正得到过她,此为一,你们又想想皇上杀了多少兄弟才登上这个皇位,在他心里,爱与求的反是良善女子,芳菲在不谢死后,对皇上说,不谢虽不仁,她却不能不义,不谢虽恶有恶报,却终是因她而死,死的亦是凄惨,是以她与皇上约定,十五载不相见,到天下佛堂为不谢祈福化孽。这都是我母.亲告诉我的。”

“芳菲心里似乎仍顾念不谢,若我们能请芳菲出面,惊鸿就有救,只要保住身子,他日再谋大事!我与这表姨娘感情甚好,我若求于她……或能有些希望。”

当日虽是她有意向皇帝请旨到江南拜谒母亲便成婚,她这样做是以避翘楚,但皇帝却暗里让她向她母亲告诉芳菲,他很快便派人接芳菲入宫。

他不想再等了,且十五年之约也已快到!

众人听罢,越发震惊不已,

谁也说不准芳菲到底会不会救上官惊鸿,甚至更甚者反咬一口,祈愿之事谁敢说看得清内里乾坤。

但这却似乎当真是唯今之计。

宁王和宗璞都并非迟疑之人,很快便拿定主意,颔首道:“如此便劳烦清儿了。”

景平和景清也随之躬身,当是答谢。

“好,我明天纵使是死了亦要将爷救出来。”

突然,一道低哑声音竭力而出,众人看去,却见老铁从内堂里蹒跚走出,方明忙过去相扶。

沈清苓淡淡看向郎霖铃,“怎么,郎妃可赞成?”

郎霖铃咬了咬唇,微微弯腰,“劳驾了。”

“爷儿要留在这里主持大局,宗璞,你随我立刻动身到江南去吧。”

沈清苓见宗璞语音一毕,又即看向冬凝,轻轻说道。

宗璞一怔,随即点了点头。

这时气氛亦变得紧急起来,众人开始商榷明日营救事宜,佩兰有些担忧看了看一直不发一言的冬凝,突有奴仆隔门而报,说府外有人送来一封密函。

众人又是一惊,这个时候到来的密函?!

各人隐进内堂,方明出去接了信。

……

待得阅信,众人更异,信里写着:睿王此番若无法自救,则必败无疑。刺其心智者,翘妃。翘妃之死,焉能不究?翘妃七日,焉能不在!

是谁送来这么一封信?方明问及奴仆,奴仆只说是一名小厮交给门房。

然而虽不知是谁,宁王、宗璞和景平却立刻明白了个中奥妙。

写信者和宗璞的初衷是一致的!他们已无法可施,但若是上官惊鸿,未必就全然想不到令自己脱困的方法。只是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忘了求生。

宗璞当初进牢劝他,将重点全部放到上官惊鸿生死上面,那虽是眼前最急,却错了。

若宗璞说的是,翘楚的仇,你不报了吗,翘楚七日,灵堂你不送了吗?

上官惊鸿未必不会全力求生!

可如今再也没有办法进宗人府里。

这封信又还有什么作用?

这个出言提醒的人,到底又是谁?

如今,能行的只能是清苓之法——

皇帝派数千禁军守卫,宗人府大牢已不可动,只能在路上打主意。众人也顾不得彻查信函来源,只继续再议明日劫囚大事——

“我赞成这封信的提议,我们要设法进宗人府而非去找芳菲!从小到大,我听到过惊鸿哥哥说不信芳菲!”

各人靠首议论声中,一直沉默的冬凝突然出声。

众人一默,宁王叹了口气,道:“小幺,关键是我们无法进去。”.

“冬凝,都什么时候了,为何还要在意我和宗璞一起下江南的事,你大可以一起来。”沈清苓摇头一笑,冬凝迎上她的目光,轻声道:“你喜欢和谁去,和我有什么关系。”

宗璞心里却顿时一沉,秦冬凝的模样似乎真的是不在乎。

“你们做你们的准备,若我没有办法在明天晌午之前想出进牢的方法,那么就按你们的计划。”

沈清苓立时反驳,“根本不可能有办法进去,你何苦做这意气之争?”

冬凝却并不答她,朝众人笑笑,告辞离去。佩兰也止不住。

宗璞飞快跟出去,他无法抽身,吩咐马夫吊着冬凝,沈清苓心里微沉,却随即心想,好,冬凝,咱们便等明天见真章。

一顿饭工夫,马夫却急急来报,说秦冬凝去了樊如素府邸。

众人都是大怔,这当口秦冬凝到樊如素那里去做什么,营救计划已大致拟出,虽十万分胸腺险,也还不完善,宗璞急怒之下,往樊府赶去。

樊府。

冬凝凝着樊如素,低声道:“左兵,我找你,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