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皇帝盯着地上的上官惊鸿,眸中寒意不变,看得出,他亦恨不得这个逆子死。

只是,他似乎也抱着与上官惊灏相仿的想法——你不是想要朕的命吗?朕偏先不杀你,让你亲眼看看你哥哥将如何荣耀,你又将如何凄惨。

选在此间行刑,不避百姓,不避皇亲臣子,更是以儆效尤。

这时,夕阳越发西斜乐去,远处地平线上浩大的日轮开始沉去,橘桔玫红的辉芒开始收起晚束,忽而人群发出惊声,原是刑官猛报,时辰已到。

上官惊灏轻轻眯了眯眸,看人群凌乱,看宁王宗璞战栗,看百官一边悄悄打量着皇帝和他,一边抚掌说好……生杀于心的巨大快感呀。

然而皇帝却一直没有出声下令行刑。

上官惊灏甚至看到郎相失望的神色——郎家也想他死,重新扶植贤王。

上官惊灏一凛,朝皇帝看去,却见皇帝扶住身形不稳的丽妃,丽妃在他耳畔颤声说着什么。

怎么回事?

丽妃纵使不适,但亦绝不可能阻止皇帝行刑。

然而上官惊灏分明看到皇帝眉心猛地一跳,往人群中一个方向看去。

他立刻随之看去,却见那处百姓喧闹,斜阳影叠,并无奇怪。

皇帝却突然站了起来,竟变本加厉探长身子去看,立即惹得四下讶异莫名,随他一并看去。

与此同时,人群里,从宁王始,宗璞,六部中吏刑兵三部尚书,六、七、十皇子和嫡王妃全数跪下,最后,夏海冰也缓缓跪了下去。

宁王哑声禀道:“父皇,儿臣等愿以性命保睿王,睿王乃一时迷失心智方冒犯了父皇,乞父皇念其社稷之功,围场舍命相救之情,父皇与其二十载舐犊之情,赦免八弟之罪,给其补过之机……”

跪下的人只有少数,但竟有人为大逆不道的睿王求情。

皇帝扶着桌案,心口激.烈起伏着,他脸上的神色凶狠又复杂。

随着宁王含泪禀奏,人群里,数名百姓默然跪下,其后人众纷纷仿效。

……

当夕阳将最后一抹光芒也收住,上官惊灏站在空旷的皇城门口。

皇帝离去后,绝大多数朝官都向他施礼问安才走。

他冷冷一笑,缓缓转看上官惊鸿方才跪着的地方,猛地击出一掌。

地面顿时崩裂,石砾溅了一地。

他眸光一沉,问身边的曹昭南,“你方才便在父皇身边,父皇曾一瞥围观的百姓,你可看到他在看什么吗?”

宁王和宗璞会求情不奇怪,三部重臣、几个皇子相继冒险求情却出乎他意料之外。

这些都罢,重中之重还不在这里,而是丽妃的话,还有皇帝那一眼。

曹昭南摇头,凝声道:“太快了,我发现皇上观望看去的时候,已看不到异常,似乎有什么人来了又极快的消失了,我只听到皇上当时说了句‘你来了’,情绪很是激.烈。”

睿王府此刻却是喜庆的,哪怕上官惊鸿已一无双有。

但人还在,双手亦保住了!

午间,在所有人出发前,冬凝的到来,从掏出人面开始,推翻了所有准备。

她是带着上官惊鸿的话回来的。

在那之前,她去过宗人府。

——————————————————————

p.s.站内的活动,ms很早之前就开始了,歌一直忘了挂链接,谢谢筒子们提醒,这里补个链接,有兴趣的筒子可以加加:http://topic.hongxiu./union/unionlist.aspx?uid=6363330

404

众人不知道,她用什么办法进的宗人府,但她确实进了去。

冬凝记得,当时上官惊鸿躺在地上,背对着她,也不说话。

她见状,又焦急又心疼,按着那纸上写的说了,那些也确实是她彼时的心底话——上官惊鸿仍是躺着不见半点波动,在她满心绝望的时候,他却突然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头上都是鲜血,却条理清晰的嘱咐,让她去办五件事。

一,绝不能去找芳菲。

二,让宁王立刻通知丽妃援手。

三,让宁王和佩兰分别去找七皇子和七王妃等人,宗璞去找三部尚书。

四,冬凝易容成不谢。

五,让老铁和景平在围观的百姓中混进百名暗卫,见机行事。

这是最后一搏。

赌皇帝心中对不谢是否还存有一丝愧疚。

时间必须严密配合,丽妃假装不适,拿下莊敏平日位置,得以随在皇帝身侧。刑官报时一刹立刻提醒皇帝,告之她在人群里看到不谢了,问皇帝是否真要斩不谢唯一骨肉的双臂?同时,宁王出和众人一起出面力保,请求赦免。宁王话毕,人群里伪成百姓的暗卫迅速跪下求饶,民心需要向导和煽动。

若皇帝还念一丝旧情,可顺着众子众臣求情而赦罪。

因为,皇帝比世上任何人更需一个台阶去下,而百姓看了,亦会对皇帝做法赞颂。

这件事里,难最难在说服几个皇子和三部尚书,因为那是不可掌控的因素——众人收到冬凝的传话时都既喜又忧。

上官惊鸿却让冬凝告诉众人,也不必对七王子等人说什么,只消说,兔死狐悲。

这些日子,上官惊鸿任职三部,和这几个皇子各部尚书都打下一定交情。日子浅,交情亦不深,但上官惊灏会放过他们吗——谁都知道,太子将睿王视如眼中钉。与睿王有过交集的人,太子未必会放过。

但上官惊鸿这个人以前也几历生死,到最后竟翻了身,这次大劫若真能挺过,还能指望吗。或者不能,或者能……

在众皇子和各部尚书思虑之际,佩兰又和几位王妃说些体.己,这些女子都与翘楚甚好,七王妃和翘楚更是交心,几名女子和丈夫一商量……若左右是大劫……

皇帝废去上官惊鸿所有职务,收回兵权,令他三天内带着家眷迁出朝歌,永远不准再踏进朝歌一步,若有违背,必斩杀之。上官惊鸿终是自己救了自己。

这时,众人进府,皆都心情激.荡澎湃,府中大厅,郎霖铃和沈清苓都颤抖着捂住嘴唇迎了上来。

沈清苓大喜之余,看了冬凝一眼,见宗璞在旁竟何不掩饰痴然又痛戾的凝着她,想起冬凝进宗人府一事,心登时沉下去。

景清心里高兴,一个劲追问冬凝如何进得去那守卫森严的宗人府。众人也很是好奇,冬凝轻轻扯出抹笑,只说以后再说,能帮到哥哥就好。

各人越发疑虑,打算以后必定要好好问上一问,现下只对上官惊鸿的情况更是关切。

上官惊鸿此时却并没有和众人在一起,他早在众人进府之前独自从后院绕进,不许任何人呢跟着。

众人只道他处理伤患去了——毕竟他伤势极重,但他许久未出,众人都担心起来,正要进去察看,上官惊鸿却从里间快步奔来,竟是衣衫未换。

“她呢,我离去前不是让你们将她放到我房里吗?”

他厉声质问,沾满浓稠鲜红的眼睫,里面迸射出一股凌厉的光芒。

众人没想到他方才竟是找翘楚的尸首去了。还是老铁先反应过来,哑声道:“爷,天热,我们将翘主子放进地窖——”

他话口未完,上官惊鸿已消失了身影,沈清苓怔然看着自己落在半空的手,徒抓着一手空气。

四大和美人就守在冰窖门口。

看到上官惊鸿到来,都吃了一惊,脸上很快又盈上怒意,上官惊鸿也不打话,目光一睇美人摸向腰间长鞭的手,先自拂袖一甩。

二婢立刻跌摔出丈远。

上官惊鸿也是血气上涌,他受伤极重,甚至打不过美人,只是出手快占了先机。他立刻拖着脚走进冰窖,又迅速从里面将门闩上了。

“翘楚,我回来了。”

他有些欣喜的笑着,向地窖深处的棺木奔去。

走到棺木前,他却蓦然顿住,捏紧双手,很久,才颤抖着推开棺盖。

棺里女子的模样美丽无双,她双目未合,便像往时凝着他一样。

她整个看去竟似还栩栩如生。

仿佛有只巨大的手将他的心握紧死拧,上官惊鸿将唇瓣咬得稀烂,才找回一丝力气,小心将翘楚从棺里抱出来。

他抱着她缓缓坐到地上,急不及待吻住她的唇,他也不敢使劲,怕她不高兴,只轻轻在她唇上辗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