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她没有动,再也不会像往日一样,生气的时候,咬他;情动的时候,羞涩地回吻住他。

他是出来了,可是除了要替她和母.妃报仇、要亲自送她下殓这两个强烈的愿望支撑着他,他竟然再也找不到生存下去的欲.望。

她唇上濡湿,他一惊去抹,蓦然发觉自己已是泪流满面。

绝望到极点,他猛地想起什么,立时挣扎出几分力量,他抚着她的脸,喃喃道:“楚儿,你不是能在别人身上重生么,这回也如此好不好?”

——————————————————————

谢谢阅读。

405

她的眉、眼睫上都挂了些白白的霜花,冰冷的面容不能回答他。

上官惊鸿等了很久,听不到声响,脑子半是痴迷,想她是冷坏了,所以不能说话,她身子冰得他全身如针刺寒疼,他却便是不放手,紧紧抱着她,运功替她驱寒槐。

“楚儿,你和我说一句话好不好?我知道你生气,你要怎么才不生气?”

他哭着央她,她却始终没有半丝声息。

他彷徨的四周张望着,看着四周雪着的满满的梅果,突然想起什么,却又不愿意离开她,他将她小心的放到地上,用袍子兜装了些回来,讨好地说,“你先吃这个,咱们再呆一会儿,我去老宅摘些花回来向你赔罪,还是说你想自己去拔,没关系,这次我再也不会骂你,以后也不会骂你了,你想拔多少就拔多少,你拔我再种便是,种很多很多,让你拔到不想拔为止……”

膝上的人仍是淡淡看着他,只是不说话,眼里似乎突然有了怨艾。

上官惊鸿一惊,不敢再说话,掰了颗果子去喂她——她却不吃,嘴唇绀紫,一动不动。

他越发惶恐起来,自己嚼碎了,低头去喂她,却发现撬不开她的牙关。目光落到她略有些隆起的肚子上,他颤抖起来,她最爱小怪物,可是小怪物死了,所以她不肯再吃这些东西了掇。

小怪物死了。

哦,死了,她也死了。

她被上官惊灏捉走的时候,小怪物还顽强的生存了下来,这次却随着她一起走了。

“孩子我们可以再要,我们要很多孩子,好不好,我只要你的孩子,谁的都不要,我会给他们最好的东西……”

“爷,开门,”

门外的声音打断了他和她的谈话,他愤怒地瞪向冰窖门。

“惊鸿……”

“哥哥,开门,求求你,求求你了。”

“老八,翘楚已经死了,若她泉下有知,也定不愿见你如此!”

“你难道忘了,是谁杀死她和你们的孩子,这个仇不报了吗?你母.妃的仇不报了吗?你心里也想报仇的是不是,可你莫忘了你再在里面呆上一刻,便足以将自己冷死,这样谁来替翘楚报仇!还有你的抱负呢,你说现下的天下,乍看还行,但最底层的百姓还不足温饱,仍有人流离失所,更别提贪官污吏的可恨……”

嘈杂的声音在外面传来,混着女子的哭声,宁王宗璞几近低咆的怒斥,他浑身一个激.灵,突然意识到翘楚是真的死了。

更意识到她即便还有灵识,也不会再回到他身边。

是谁杀死了她?

不是别人,是他。

是他亲手逼死了她。

没有比这一刻更加清楚,是他亲手毁了他们之间的幸福。

冬凝说的对。

他爱她就可以了,为什么要一定计较她爱不爱他。

他心底一直惧怕,若有一天她发现,他不是秦歌的转世……

但那又如何,即便他真的不是秦歌的转世,他爱她就够了!

有一天,她一定会爱上他,只要他足够爱她。

哪怕这一辈子她都不会爱上她,但能让她幸福,又有什么不好。

这样,他自己不也很开心吗。

原来,幸福不过如此简单。

“好吧,你既然要天下,就要天下吧。”

彼时,他闻言反一下怔住,她眼里明明都是失望,嘴边却散着点点笑意。

“生气了?”

“不生气,你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你身上扛着大伙的命,更有对这个天下的抱负,有载入青史的雄心。惊鸿,我希望看到你君临天下的模样,一定很威风。”

那天,她曾问他要天下还是她,那是他们后来在刑部里的谈话。

他突然记起,她说他的愿望就是她的。

他突然才懂,她的幸福也是他的幸福。

他将她抱起来,一声长啸,以前,他不信神佛,后来,知神佛却不惧,而今,他感谢这世上有神佛。

“翘楚,等我,我一定找到让你回来的方法。不是有像吕宋这样修仙的人在吗,不是有将你送到我身边的神女在吗,你一定能回来的。到时,你想怎么报复我都可以,杀了我也可以。”

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滑到她的脸上,刷着她嘴角的果屑。他情不自禁又低头去吻她,“你恨我,很恨我,对不对?所以一定要回来。这次换我等你,直到等不到的时候,我就去找你。”

他将她放进棺里,是,他还有他的肩负和抱负,有些事情也必定要靠实现抱负才能实现。

譬如,替她报仇。

心里的恨和怒如火浇烧,这冰窖寒气摄人,他竟也不觉冻,头上身上的伤口痛得他锁紧眉宇,他的神识开始昏沉去……

他咬牙支撑着,暂时封盖前,他想仔仔细细再看她一遍。

当目光落到她的手上,他心里一凛。

门,突地人猛力撞开,宁王等人夺门而进。

众人都担忧又紧张地看着他,景平景清想过来搀扶,沈清苓先一步上前,他侧身避过。意识彻底昏迷前,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张开双臂,抱住棺木。

众人又惊又惧,怕他伤重,待老铁将当日随翘楚到江南那个精通医术的暗卫找来,替上官惊鸿包裹好伤口,天已快亮。

宁王与宗璞也不离去——从丽妃和宁王替上官惊鸿一出口一下跪那刻开始,他们便已全数豁出去,已无法回头。

两人让小厮进宫告假不上朝,只等上官惊鸿醒来。上官惊鸿的伤很重,脊骨也断了好几根,右腿怕是今生都好不了了。

且如今的形势……说什么报仇。

上官惊鸿获救的喜悦翘楚身死的悲伤都不得不压到心底,每个人都开始忧惧起来,一出朝歌,太子必将所有人诛杀。

他们已陷入绝境!

406

尤其方才情急之下,老铁为破坚固的冰窖门,他大伤未愈,却强行运了内力,又伤一筹。他们这边的战斗力又减,上官惊鸿此时的身.体也是等同废人。

幸好,晌午时分,上官惊鸿苏醒过来,各人便守在房里,郎霖铃和沈清苓都倚守在床.边。

“都起来吧,以后莫要到这房里来了。”

上官惊鸿淡淡说着,语气里的疏离却很是明显。

他穿.鞋下床,郎霖铃苦涩,走到一边,他朝她略略一点头,郎霖铃一怔,心中生了丝涩然的喜悦——这多天来的第一抹喜悦,哪怕她早有认知,终其一生,翘楚以外,他不会再爱任何人。

沈清苓仍要去搀扶他,他冷漠地甩开她的手,这清清楚楚的拒绝,沈清苓心里一酸,她十多年来被这个男人如宝宠着,后因翘楚感情生变,到今天他们重归于好翘楚又死了,他却这般对她——秦冬凝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进了宗人府大牢,将她的面子生生折了,众人虽没多说,但心里必定在笑,这数日堆积起来的担忧恐惧和委屈顿时全数涌上心头来。

“上官惊鸿。”

她咬牙唤他,上官惊鸿竟没有看她,对紧跟上前搀扶他的老铁和方明摆摆手,又对老铁道:“你好生将养吧。”

老铁知,翘楚之死,这一辈子和这位主子的嫌隙是落下了,这时看他神色淡漠,但终是一句关心,心里不禁百感交集。

“对了,铁叔,翘楚的尸首,在我去到之前有没有被移动过?”

老铁一凛,很快答道:“没有。奴才绝不可能让其他人去动翘主子,除了……除了奴.才回来前那些歹人。奴.才一负伤便即赶回,回到房里的时候,还隐约听到窗外有数抹脚步声远去。”

他说到这里,黯然住了声音茛。

上官惊鸿的眸光暗了暗,跨步便行。

“老八,你这是要上哪里去?”

宁王声音严厉,亲自过去相扶,上官惊鸿摇头,“我去一趟冰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