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你疯了吗,莫要再去冰窖了。”

众人闻言也是一惊,上官惊鸿却轻轻扯出抹笑,良久,才道:“我没疯,翘楚的死有蹊跷。”

……

再到冰窖,众人都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寒意,上官惊鸿将棺盖打开,抚了抚翘楚的发,方轻轻拿起她的左手。

冬凝眼尖,立时低呼出声,“翘姐姐指甲里有东西。”

翘楚左手的指甲,不像右手在地上使劲抠过,指甲崩裂触目惊心,左手的指甲很是完好,没有丝毫破损,只是指甲缝里藏着一圈暗红,似是皮屑。

景平涩声道:“可是挣扎时凶手所留下?”

宗璞办案多年,立刻便道:“对,可这并无什么可斟酌呀。”

各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不同于平日的案件,既是皇帝命人下的手,必是其亲侍所为,但即便根据伤痕从皇帝的内侍护卫中揪出人又怎样,皇帝会让他们杀了这人抵命吗?不会的。何况,下令的皇帝才是真正杀死翘楚的人。

哪怕,皇帝在众人面前本并不承认,因为按常理推测,皇帝绝不会在宫里杀死翘楚,所以翘楚之死反似不应是皇帝所为,而是另有人为之,但实际上,皇帝却利用了人们这样的心理,杀死了翘楚。

若非上官惊鸿当时悲恸几近癫狂,亲口捅穿,皇帝亦断然不会在狂.怒之下承认。

皇帝说话那一刹,眼中的狠辣让在场的人明白,翘楚必是死于他手无疑。

上官惊鸿淡淡看了宗璞一眼,宗璞顿时有股心惊胆跳之感,他暗下苦笑,严格说来,他亦是害死翘楚的人——若当日他不曾答应清苓,将翘楚带过到花园去,也便没有了以后的一切。

上官惊鸿心里,对他必定恨极吧。只是,现在还不到找他算帐的时候而已。

他将上官惊鸿视作主子,当作最好的朋友,却害死了他的最爱的女人和孩子……

他心里一阵紧抽,却见上官惊鸿仍执着翘楚的手,神色温柔又遥远,与眼前的一切很不相称,

“你们还有人记得那天在宫里发现翘楚尸首的情景吗?”

众人一怔,他低声笑道:“她的身子现在已被搬动过,但那天每个小细节我都记得。”

“哥哥……”

冬凝一阵心酸,

众人看他本已似恢复神智,但这时听他笑着道来,又是身处阴沉幽冷的冰窖,翘楚的棺木又在这里,都越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但同时又疑窦万分,上官惊鸿到底发现了什么?

郎霖铃、佩兰和景清不约而同已问出来,上官惊鸿眸光微折,拢住翘楚的脸容,“铁叔说,翘楚新死他便回到,那天,在我赶到之前,没有人动过她的尸身,她的身体还保持着她死前一刻的姿势。是以,最首先的问题不在她指甲里的皮屑上,而在于她的左手和右手落差太大,她是被人推倒在地,用布巾……捂紧口鼻窒息而死的。按常理来说,她死前必定会拼命挣扎,她的右手反映了这一点,但她的左手却违反了自然,除去指甲缝里有些许皮屑,指甲完全没有破损,死时亦极为安静的放在腹上。”

“被打进宗人府大牢那天,我一直在想她,想她最后一面的模样,突然便想到这点。昨晚看到她手上的皮屑,我更肯定了一些东西。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众人暗暗心惊,翘楚的死背后还藏着什么秘密?郎霖铃微微失声道:“翘楚想借这个来提醒你一些东西。”

——————————————————————

谢谢阅读。

407

也就是说,翘楚死时极为痛苦,她却忍着,左手不去反抗挣扎,而保持一种平静的姿态。她死了,却还惦念着上官惊鸿,想提醒他一些什么。

“八爷一说,我倒记起些事情,翘楚手不仅按在腹上,甚至是微微缠在束腰璎穗上的,只是那时我们不曾意识到这些。”

“将手缠住?如今看来,她必是生怕尸首被翻动,想更好保持左手的姿势。也许别人不会注意更不会想到这些,但她希望老八能注意到,也知道老八必能想到……”佩兰哽咽着说不下去,宁王补充,他看了馆中翘楚一眼,低声道:“你那般明慧,若当初不曾来朝歌参加老八的选妃大赛……”

众人人听着都不禁微微一震,本就还不曾化去的哀恸,这时悉数被勾起,哪怕这个女子其实和他们共处的时间并不算长。

方明举袖揾了揾眼角,勉强笑问,“爷可知道翘主子想说些什么?”

上官惊鸿没有回答,他眸光一动,突然伸手从翘楚发中拈下一丝什么,接着从翘楚左手指甲缝里拈出小缕混着皮屑的细丝来。

“用这东西杀人可不留声响,但为何不脏,房里也不曾有棉衣衬袄留下……”

他微微眯眸,宛似自语,大手握紧翘楚的手。

众人朝他手上看去,却见是小撮棉絮。棉丝有丝泛黄,但果真没有脏黑。

郎霖铃蹙眉,缓缓回想着,“翘楚身死那天,地上似乎是落着些许棉絮。”

佩兰摇头,“娘.娘房中有些旧棉絮并不奇怪,很可能是往日纳衣留下的。”

“若是如此,棉丝不脏不古怪吗。茛”

景平心思敏锐,突然明白上官惊鸿几句话里的意思。

宁王颔首,“我当时也留意到了,只是不曾想到这点,陈棉不脏,确是又一蹊跷。“

“你们可是指歹人用棉袄什么的对翘主子行凶?”

景清一脸疑惑,嗫嚅着问道。

宗璞看冬尼悲恸,怔怔看着棺木,禁不住悄悄伸手握住她的手,冬凝一惊,想挣脱,他却不让,冬凝不想为自己的事情而扰了上官惊鸿,只得任他握着,宗璞一喜,上官惊鸿发现棉丝始便看出所有问题,他与景平宁王教他一提,也蟠然而悟,接口解释道:“棉絮微黄,说明这东西已有些年月,它并不脏污,却说明它绝非往日常妃娘.娘纳衣时留下,常妃殿经年不曾打扫,房内陈棉不可能不脏。这便牵出两个问题,若是它是凶手所携凶器,为何带的恰是一件旧棉织物;反之,若凶手是在常妃娘.娘房中拿的棉物,为何在行凶之后非要将其带走不可?”

这一说,众人方才明白上官惊鸿话里的意思。

老铁仔细听着,慢慢回想起那日情景,惊道:“爷,那天翘主子曾从娘.娘柜里拿出些你幼年穿过的衣物来翻看。后来,她指着一件棉袄让奴.才看,奴才恰在那时出了去……”

翘楚的死竟似乎还扯上了上官惊鸿的陈袄?老铁的话让所有人越加疑惑,按老铁所说,翘楚死时,那件棉袄该在她身边才对,但房中却并不见踪迹。现下那件棉袄会在哪里?若找到它,能将一切疑问解开吗。但棉袄既已不在房里,绝大多数是被凶徒拿走了,已不可能再寻回。

一些谜疑似乎揭开了,更大的谜窦却在后头。

翘楚,你到底想告诉上官惊鸿什么。

上官惊鸿却较所有人都安静,握着翘楚的手一直没再说话,对宁王方才的惋惜亦不恼,这时突道:“我要验尸,你们都出去吧。”

他声音轻轻,语气里却有丝不容抗拒的强势。

沈清苓咬紧牙,率先走出。

冬凝眼圈红透,道:“让我留下吧,我替姐姐擦擦身子。”

“不必你擦,但你留下吧,其他人都出去。”

众人不敢违拗更不忍,纷纷退出。又想,若非不得已对翘楚两个丫头用了迷药,两人必定不肯。

景平赶忙送去两件大氅,方回到大厅和众人侯在一起。

这时,人人焦急,一边想着翘楚的事,一边急后天离行的应对之策。

冬凝不久却被上官惊鸿赶出了来,脸上神色很是凝重,说翘楚衣里什么都没有,唯独肚腹上有几道深深的抓痕。

众人一听又是大讶,她腹上为何有抓痕?她既是被捂住口鼻杀死的,凶徒怎么还多此一举将她的身子抓伤?

敲门的声音,将榻上人的思绪猛然打断,放下手中棉袄——从常妃殿带回的古怪袄子。

本来,这旧物事并不引人注意,但那是一件被利物齐整划破了的棉袄,不由得不让人好奇,翘楚为何要将这件棉袄弄破?那似乎是上官惊鸿幼年所穿的衣物。

除非,里面藏着什么。

然而,翘楚死后,仔细检查了整个房间,也没有发现什么古怪。

老铁回来得甚快,但在这之前,确实已查清全房,亦捏摸过翘楚身上的衣服……

却什么都没有。

棉袄里也是。

这件小袄到底藏有什么秘密,那是翘楚到常妃殿的缘故吗。

翘楚!

“什么事。”

榻上人冷冷问门外。

“报,芳菲娘.娘进宫。”

睿王府。

上官惊鸿尚未出来,宫中却有消息送到,说太子生母芳菲娘.娘进宫,令宫中各妃嫔宫外各皇子各朝官晚上进宫,给芳菲洗尘接风,以贺大喜。

408

宫,御花园。

走进园内,上官惊灏款款笑谈,他略一摆手,打过招呼的朝官便识趣的退到一旁,不敢再去打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