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时,他仍是一言不发,静静看着前方随风轻扬的营帐。

他心里的伤已经好了吗,因为重心全数落到这天下上面,所以才会如此疯狂。

这样也好。

至少不必那么绝望,战死总比绝望而死要好。

死去的女人怎么比得上这天下。

何况,他还有一直支持他的郎妃,有最初的挚爱清苓。

看着郎霖铃和沈清苓凝站在下首,以妻子以情人的眼神看着上官惊鸿,冬凝心下轻笑,悲哀笑开。

帐内陷入一片衰败萧条的气氛之中,帐外突有脚步声急至,有兵在外颤声报道:“出大事了,请睿王快出来看。”

418

众人随上官惊鸿急出,左兵走在后,眼中犹自打量着那大帐一角的硕大丹炉,打造兵器之始,上官惊鸿就同时也开始熬炼一种药液,让人涂抹在兵器之上,兵器经擦拭,锋芒使更盛。

今日虽惨败,但对敌之时,果见兵器很是锐利,轻轻一划,敌军已皮绽肉.裂。

……

帐外,只见对面城池,东晓郡内焰火腾空,如一只火凤来。

对方这是要燃焰火以庆?

可似乎又不像,若是庆贺,那焰火似乎又单薄了些许,稍纵即逝。

上官惊鸿一口血沫溢出,众人一惊,明白他是受了刺.激,营帐之间都很是安静,士兵们还沉浸在同伴的死亡、还有明天的未知之中茛,

在外的兵士都愤怒地看着这位将军,这个妄顾军士生命的男子,在对角门的进攻中,他看着无数士兵被杀,竟仍下令一次又一次进攻……

见状,人人心中都有一丝后快,却又对这名男子心存恐惧畏怕。

不知谁竟还说了声“好”。

“谁还敢嚼舌根,斩。”

兵部尚书沉声一喝——战时,他亦是其中将领,和宁王、夏海冰、左兵和七皇子等人亦负责掌一部份兵。

景平和景清赶紧搀扶住上官惊鸿,上官惊鸿凝着近处一名持刃士兵,嘴角却碾出一丝笑意,“郎将军,你亲领二万军士到经南北几郡绕道到迦雪山脉,在出口处驻扎,左大人作副帅,随行协助,左大人对擅用探子,即派大批探子从山脉一路而进,探查是否有灏军影踪,若有之,请速派人回邺报。”

“邺城此处,不可再发动任何进攻,死守严防,一定要守住。没有了粮草,上官惊灏支持不了多久……”

他说着头一歪,竟然昏倒过去。

众人大惊,知他旧伤未好,又在战争中添了新伤,虽服下剩余狐丹,却抵不过此时怒急攻心,立即命人传了军医,军医在内诊断着,众人在外,一边担忧着,一边却又为上官惊鸿的话感到奇怪。

上官惊灏怎么会突然没了粮草,这怎么可能?

上官惊鸿到底在说什么?

惊疑之间,左兵却突然眼中一亮,让士兵即传邺城官吏。

众人越发奇怪,他却劈首就问,“八爷密召你们,可与你们探讨过什么问题?”

“回大人,睿王曾问东晓郡内农物布置的情况。”

听罢众吏回答,宗璞微微一震,脱口道:“此间地势使然,谷稻方始渐熟,尚未收成。他早前曾在邺城城内四处察看,看的并非城中布防,而是农物收割情况,邺城与东晓毗邻,处同一地域,邺城谷物未全熟,则东晓必定也一样。

“他下令攻城,角门一块难道是东晓郡内农粮所在之地?”

各人听闻,一个激.灵之下,命人取了地图来,众人或居朝歌庙堂,或远在边关,对东晓地形不熟,但邺城官吏与东晓只是城墙之隔,往日多有贸易往来,彼此情况极为了解,这一圈点下,那角门竟真是粮物遍植之地。

上官惊鸿是想攻破城门,从彼进,摧毁尚未收割的粮草?

十皇子悻悻道:“这好是好,但对方手上仍有足够粮草,何况,若能攻进城去将地上粮物一把火烧了还好,如今八哥赔了四万多人的命,却……一无所获。”

六皇子和七皇子没有出声,却亦是默认了十皇子的说法。

“五万兵马,你们以为那是什么,”宁王厉声喝道,随即摇头道:不,他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宗璞抿唇苦思,皇帝紧紧闭眼,他……半点也不了解他这个儿子的想法,他没好好爱过他,甚至,不及他的兄弟朋友坚定……

郎将军来回踱步思考着,郎霖铃却无心思考,无论什么时候,上官惊鸿始终是上官惊鸿,带领着众人的上官惊鸿,她不质疑。

凝着帘帐,等待军医的消息——景平等人在里面陪着,景清像只蛮横的牛犊子一样将她和清苓都驱了出来,不让他们靠近。

沈清苓这些天,也变得很是安静。

她蓦然发觉,不知从什么上官惊鸿似乎没有再和沈清苓说过一句话。她淡淡道:“你可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