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会尽快让你恢复记忆……”一记轻吻柔柔落到她发顶,粗砺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脸,“饿不饿,我吩咐御膳房做些吃的过来,做你往日爱吃的……”

惊骢。

小蛮从呆滞混沌里扎醒过来,抬头问他,“我不要恢复记忆,我也不要吃饭,你告诉我,惊骢呢,惊骢怎么了,你将他怎么了?”

“嗯,他么,我将他捉起来了,扔进牢里,你乖乖吃饭,我就让人送饭给他吃,你不吃饭,他也饿肚子。”

袖在被中的双手倏然握紧。

小蛮怒恨到极点,“你要怎样才肯彻底放过他?”

“做回我的女人,翘楚。”

————————————————————————————

谢谢阅读。

435

夜。

小蛮哭闹半天,因为身子本便孱弱,又怀着身.孕体.力不支昏睡了过去。

方明带着宫女亲自进来掌灯。

新帝便就着灯火痴痴看小蛮的睡颜。

她脸上都是泪痕,他低低说了句“真丑”,却又低头吻下去,将她的泪水都吃进嘴里,又轻轻掀开她的衣衫,去摸她圆圆的肚子。

那里面孕育着她和他的孩子,他不由得越发痴了,她和孩子都回到他身边了。

半月前,上官惊灏对他说了那些话、说她已魂飞魄散那一刹,他当真万念俱灰。

若非她将发带递给他,他会杀了上官惊灏,然后他也不会知道自己随后会做些什么。

他方才已派人到行宫找过被半囚禁的吕宋,吕宋看到他已知晓小蛮的身份,便将事情告诉他,说这总算是没有违背狐王的遗愿。是他自己猜出的。

……

小蛮似感觉到有人!!近,咿咿呀呀地咕哝起来,往他怀里蹭。

“惊骢……”

新帝原本一喜,听清她嘴里迷糊不清低咕着什么的时候,他气血上翻,喉中一片腥甜,却又无论如何舍不得将她放开,他轻拍着她的背,好半晌,她终于安静下来,他方将她从自己臂上放回枕上,又仔细替她盖好被子,才翻身下.床。

她跟在上官惊骢身边这许久,和他必定已然……

他抚着心口,大片浓血终于抑不住溢了出来。

和她那时为上官惊灏所擒不同,她和上官惊骢是心甘情愿的……何况,前者和她并没肌肤之实,上官惊骢却……在他不曾看到的地方,他们做过最亲密之事。

那次为上官惊骢受上官惊灏一剑,只要翘楚回不来了,他死了,也成。

现在他恨不得杀了上官惊骢,但他却不能杀他。

他狠狠握拳,几乎便要拂袖将桌上所有东西卷摔破,但却很快用另一只手狼狈的将之握住,仍轻手轻脚出了屋子。

老铁几人全候在院里。

他挥退了其他内侍,在院中石椅坐下,众人看他衣上血迹,还没从原来的惊悸中出来,便又变成了忧心。

老铁问,“爷,翘主子她可还好?”

新帝没有说话,只知道,她虽答应了他,但若按这样哭闹下去,身.体必败。

有内侍将燕紫熙领过来,燕紫熙将一幅画和信笺交到景平手上,拍拍新帝的肩,“紫熙妻弟的情况都写在笺上了,紫熙也不多说了,燕王催得急,明日就启程回国,皇上好生珍重。”

新帝也一拍燕紫熙肩膊,缓缓道:“珍重,你我份属朋友,你交托之事,惊鸿务必尽力。”

燕紫熙颔首,也不再说谢,只低道:“惊鸿,也许因为我们都站得太高……有些事,紫熙也是过来的人,你我一见如故,承蒙你视紫熙为朋友,紫熙有一言相劝,对事,可强硬,对人,亦可强硬,唯独对某个人,有时只怕绝不可强硬。你对所有事情都高瞻远瞩,但翘妃这里……”

……

直到燕紫熙消失在殿外,众人只见新帝还一动不动坐在石椅上,方明提议道,爷,不若将四大和美人两位姑娘请过来服侍翘主子,指不定……燕候爷话里约摸也是这个理儿。”

上官惊鸿虽已登基,但外人面前,他们才改称谓。

新帝闻言,猛地抬头,“不,任何能让她产生依赖的人都不能在她身边。”

他自午后变得残冷的眸光里寒芒闪烁,众人一瞬都惊住,为这位主子几近疯狂的占有欲。

她要小蛮眼里只有他。

新帝却又突然淡淡道:“燕候是有道理的。”

他说着轻声吩咐了景平和景清几句,快步进了屋,却留下众人面面相觑,新帝到底在想什么?

小蛮醒来的时候,新帝已不在屋里。

但有几名宫女在一名女官带领下恭敬侍着。

女官说皇上早朝去了,娘娘有什么只管吩咐她。

小蛮觉得眼睛又酸又涩,脸上粘糊糊的,女官已灵活地吩咐下面准备浴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