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

清苓此时却倚在桥栏上。

也许,这就是方才上官惊鸿抱着翘楚坐过的地方。

阿秀打听到上官惊鸿在偏殿设了宴,上官惊鸿将翘楚带回寝殿便一直待在殿里,下令不允任何人觐见。她没有机会去找他。方才悄悄跟过来了,却看到他和翘楚……

他眉眼里都是笑,他已恢复记忆,飞天不该是这样的……便连宗璞也舍了她,她喉间一甜,伸手狠狠击打在栏杆上。

回到寝殿,上官惊鸿让方明将奏章搬过来。

小蛮被按制在某人怀里,郁闷地啃着果子——某人每批几道奏折,就伸手摸摸她的肚子。

敢情听胎动他也听上瘾了。

摸了半天,不见动静,上官惊鸿眉头一皱,往她肚子上轻轻敲了好几下,小蛮怒了,“敲你妹,你儿子睡了。”

上官惊鸿一怔,随即笑呵呵的,乐得不行。

小蛮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口误,道:“你笑什么?”

看她模样带憨,上官惊鸿心神微微一荡,笔一扔,将她从榻上抱到床.上,自己随之躺下,将她抓到自己身上。

小蛮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到某人肚子上,重重压了几下。

上官惊鸿挑眉,道:“你想现下便侍寝,朕可以成全你。”

小蛮见他眼光暗哑,马上危襟正坐,想从他身上翻下去。

上官惊鸿却不允,大掌紧紧抓着她的腰肢,有意无意道:“方才……和冬凝说什么去了?”

小蛮一听,倒想起个大问题。

441

“今儿你让左兵过来,是不是故意的?”.

她试探着问,并想探探他对冬凝婚事的安排来。

上官惊鸿意味深长的盯着她看了好一阵子,方颔了颔首。

“你真想将冬凝指给左兵?”

“不,”上官惊鸿微微眯眸,眸中闪烁着淡淡的计量,“左兵这人心机城府太深,太危险。”

小蛮微微一惊,道:“那你还将小冬儿和他拉作堆?”

“暗地里,我可向左兵下旨将先前这道口谕毁了。”

小蛮听罢,震了半晌,方道:“上官惊鸿,你这话说得怎么那般阴谋论似的,你到底在算计什么?茛”

“你猜。”

淡淡一句,小蛮怔了下,紧紧盯着他的眼睛,突然想到什么,缓缓道:“你是在警告宗璞,不,是……报复。”

她说罢最后一个字,见上官惊鸿眸里抹过丝狠色,心情一下沉重,“他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

“若非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若非他办案多年,确实不曾徇私,他早已死了。我既不杀他,亦必不能让他安好。”

小蛮激灵灵打了个颤,宗璞做过什么事让他如此痛恨?

他不是佛吗。三千世界,包容宽恕一切。

她被他轻轻揽进怀,“他不曾善待冬凝,此为一;他间接害死了你,此为最。”

“翘楚,任何害过你或是要伤害你的人,我一个不会放过。因果轮回,报应不爽,佛亦惩恶,更何况,我已不是佛。”

若失去冬凝,是对宗璞的惩罚,其他人呢?

小蛮倚在床.上,脑里还闪烁着上官惊鸿离去前眸里的阴狠深沉,总觉得很快会发生些什么事。

心底,又是那种熟悉的颤栗之感。

她以无法入睡为由,将他撵到了金銮殿批改奏折去。

他也没有强留,吩咐女官守好,娘娘有什么事随时报与他,便离去了。

小蛮将女官和宫女亦撵到屋外去。

她其实没有睡意,没有丝毫睡意。

她知道,身.体里有个女人在淡淡看着她,很是悲伤。

在这短短两天里,她竟然已经忘记了惊骢吗。

还是说,她的感情已分作两半。

她笑了笑,慢慢穿鞋下.床,走到外室。

外室是书房。

她拈起袖子,也不宣内侍或宫女,自己研了墨,从笔架上挑了一支狼毫,桌上有洁白纸笺,她拿了张纸,缓缓放好。

在纸上写了几个名字。

半夏。

惊骢。

若蓝。

翘楚。

最后写上自己的名字:林小蛮。

少顷,又在自己名字旁边缓缓写下惊鸿、飞天。

随着簌簌而下的水渍,墨迹慢慢化开,她凝着纸笺,那些名字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在她眼前轻轻跃动。

前方竖着块半身铜镜。

铜镜照人其实不算清晰,但她还是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模样。

她在笑,却红了双眼。

有什么不断从眼眶滑落。

“惊骢,我没有忘记你。翘楚,我也没有忘记你。

“翘楚,我是若蓝。”

她想了想,又觉得这样说不正确,低低道:“我和若蓝也不是一起的。我只是小蛮。若蓝有死前的记忆,我没有,我只有……只有那几年和飞天在一起,和半夏一起的记忆,哪怕很模糊,但我记得那些感觉,那天,当我看到他绝望得像要死去,我将发带递给他的时候,它们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