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他竟也会惶。

这一辈子,倒还真给她说中了,互换脾性,教他怕她。

实际脾性没有变换,是他少年脾性复杂,他的她成熟了。

但他确实怕她。

他抚揉着她的发,又将她稍稍拉开,伸手去轻轻抚过她红肿的脸颊,恨不得将上官惊骢杀了。

这一次,她却避开了。

她蹙眉看着他,似乎想说什么,却在为难该怎么开这个口。

“有什么只管告诉我。”他看她如此,心里微疼,心想除了让她和上官惊骢离宫的事,其他的,他都为她做,只要她要,哪怕她想要一个国家,他都给。

“我想跟你商量件事,方才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她摇头笑笑,上官惊鸿心头却蓦然凉了半截。

446

“上官惊鸿,惊鸿,随你喜欢,怎么都行。”.

若是别人,他会认为那是一种讽刺,但翘楚这人从不做这事。她确实是在为难怎么称呼他。

原来,他们竟生疏到这地步了吗

在终于,他还是不动声色的说了这句话来。

她说,要跟他商量一件事情,她还是要跟上官惊骢走?

他抑住心中偾张的情绪,一言不发等她说话。

翘楚和小蛮不同,对于小蛮,他还能威逼利诱,翘楚,他办不到。

以前,有门徒对告诉他,看见佛主,自然而然便有种不敢冒犯之心,

他一听置之,一笑置之。

他从没将自己放到这么一个位置上茛。

人们怕他敬他,是他们的事。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到,那是怎生一种感受,

带着他们所有记忆的她,带着恬静笑意的她,他不敢冒犯。

他很清楚,他爱她,他亏欠她。

但凡对一个人有其中一种感觉,那便是件很棘手的事。

若两种兼备,他知道此刻自己有多低。

他双手紧握,甚至开始想象当她提出离宫要求的时候,他该怎么不让她生气的去拒绝她。

“该唤皇上的,将事情都想起来,却几乎忘了你已经登基了。直唤名姓过于冒犯,惊鸿……过于熟捻,以前倒是想过,有朝一天,你当真成了王,我还是惊鸿惊鸿的唤,岂非很威风。”

她像陷入某种回忆里,眼角带着些许细长笑意,上官惊鸿心里一疼,是他将这一切都毁了。

突然想起她死前的痛苦,他身子微不可见的一颤。

她脸上在笑,心里却恨他已极吧。

她怎么能像她脸上一样对他无恨。

他不敢奢望。

在她将事情说完,他要和她好好一谈,他要告诉她,她要怎么惩罚他都行。

惊鸿惊鸿,他最是喜欢她这么叫。

她以前就不爱唤他师傅,飞天飞天挂在嘴边,他嘴上斥责,心里却……茯苓亦会直唤他的名字,他却无甚喜或不喜。

看她微微眯眸看着他,她以为他没有听她说话吗,他都在听,哪怕她要说的是她和上官惊骢的事。

“你说。”他紧了紧握在她肩上的手。

“放了惊骢好不好,朝歌,他去留都好,随他自由吧。作为交换,我留在宫里。”

上官惊鸿仿佛不敢置信自己所听到的,半晌,才将她抱离地面,微微摇晃起来。

她愿意留下来。

与昨天不同,此时他心里是快活得快要炸开一般,“好,好,我答应你。”

“你放开我,别弄到孩子。”

她声音微喘,他连忙将她放开,正想伸手去抱她回寝殿,她小心地往后退了几步,让背脊倚到亭中柱上,低道,“我还没说完,我若留在宫里,你能不能答应我几件事。”

“行,几件都行。将宫里的秀女都驱散是吗,回去我就下令。当初让她们进宫,只是为了让你感知,希望你真的就此回来了。已册妃嫔里,皇后家族对朝廷有恩,她亦是你期许的皇后,翘眉体.内有你的内丹,随转世融进她的魂魄里,她身上有你的气息,至于沈清……”

“并非这些,”

她似乎想等他喜不自胜将话都说完,在他提到沈清苓的时候,终究还是截下他的话,道:“让我搬出你的寝殿。随便安排我住哪里都行……妃嫔秀女不必遣散,你……总是有需要的……我虽留在宫里,但自此之后,我们当朋友吧……”

“我试过接纳,但只要你一靠近,我就止不住抖。所以,这是我能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你若能答应,我便留下,若不能,我无论如何必定设法离开的,生还是死都好。”

原来,她肯让他抱,是为了能更直接的让他知道,她已经没有办法忍受他任何的碰触。

上官惊鸿自嘲一笑,却终是颔首应下了。

只要她肯留下。

他尝试走近她,想将她扶好坐下,和她说说他心里迫切想让她知道的话,她却安静地说,我想歇一歇,有空置的房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