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便在她几乎克制不住将秦歌名字喊出来的时候,一道声音淡淡拦下了方丰。

方丰劈手给了她一个耳光,随即冷笑回道:“翘海蓝至于秦歌的重要性,是你老板秦浩亲自证实的,再说,就我当日在老秦头的寿宴来看,秦歌对这小婊.子可是喜欢的紧,还不算此前他几次三番为她和我撕破脸面。”

“你以为我会要他的母带,呵,我才不要他用母带作交换,若我也有带子在手,我还怕他将我们做交易的带子交出来?除非他不想将翘海蓝娶进秦家,除非他要亲手逼死他最爱的女人。翘海蓝这片子一流出,他还有一滴名声可存!”

“L,我知道,在这事上,你身份比较特殊,但你别忘记,你和我们……都是串在一根线上的蚂蚱。你不看这活色生香的春宫戏,自个滚出去便是,现在,便是秦浩也没有资格来跟老子谈条件!”

听着前面出声的男人似乎陷入缄默,海蓝惊急苦痛同时,心里却燃起最后一丝希望,她不能让这人出去。她立喊出声,“L,你是……张清,对不对?”

540秦歌海蓝篇:寻她千百度(五十七)

又是一阵沉默过后,眼上布巾被人扯了下来。

她面前站了两个人,一个是方丰,另一个,果然是张清。

她一直被蒙着眼睛,想来便是张清的原因。

现在的张清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白衬衣,休闲裤,清俊笔直,要多纯洁就有多纯洁。如果非要说他有哪里不同,那便是眼睛。

往常总带着薄笑,如今看去就像秦歌那种人。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没有太多的情绪,愧疚或者什么。

海蓝苦笑,“果然是你。”

方丰一脸冷狞,看向张清,“现在你的身份也曝光了,你还要制止我吗?”

张清没有回他,只是淡声问海蓝,“怎样发现的,什么时候?”

海蓝自嘲一笑,“还是晚了不是吗?我真笨,在你第一次让秦菲跟我说,代你们向秦歌求情,我便该发现不妥。秦菲明明没有告诉你秦浩的事情,你却知道现今秦家在秦歌的掌控下。”

“可惜的是,直到今天你再次说起,直到秦菲说你糊涂、不会算账,我才意识到不对。我想起那晚你们在小卖部的情景。当时,老板娘店里没有零钱,无法找零,让你们拿东西顶替。你只看了一眼老板娘的手上价格单,便将那些还没来得贴上价标的零食价格全部记住并快速运算了,否则你随手拿的零食便当真能那么凑巧恰好和找零的数目相符?”

盯看着海蓝,张清笑了。

“没有,你不笨,一点也不。很好,你的记忆和思维都很好。只是,我的同学,现在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张清的声音慢慢变得冷凝。

海蓝心下一寒,她用力咽了口唾沫,将寒意一压,低声道:“你已经骗了秦菲,还要将事情弄得更糟吗,帮帮我。秦歌不会放过这里的人,如果你想和秦菲还有转圜的余地——”

“转圜,你真的认为……我们还有转圜的余地?”

张清冷笑,捏握上她双肩,“本来看在往日情份上,也不希望你下场太过。现在看来,我的事情,你都知道,你我之间确实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

他看向方丰,“录像带,也算我一份。”

方丰一愕之下喋喋笑出声,眉目一挑,承了。

淡淡看了眼腕表,那亦是秦菲送他的礼物,张清再不说话,动手去撕海蓝的外衣,她双手被缚于后,不利于脱,他便用撕的。海蓝大惊,方丰亦是脸色顿沉,厉声喝道:“L,你聋了吗,我说,我先上。”

张清轻笑,眸中一点一点透出些异色,像一小股沙砾经揉搓缓缓凝聚成大风暴。

“我们既拿她来作赌注,她注定是要放的,我已没有退路,如果这带子里没有我,只要她将我的身份告诉秦歌,你认为我还有命?秦菲亦再也不能为我用,这代价我必定要在她身上讨回,这女人,我先上定了。说不好,秦歌对她怜惜,她还没有被动过。”

“噢,L,我知道你枪法厉害,曾拿过多项重赛第一,但你必须认清楚,你对我的利用价值也差不多就到这里了,看在秦浩面上,才给你两分情面。你枪法再准再快,一把枪能敌得过我这里十多人,我便不说外屋那数十人了。我便当你是神枪手,真拿下了我们,你能在秦歌手下讨得好了去?若他知道这女人是你捉的……你别忘了,在你捉翘海蓝之前,我早在你身上植入东西,你怎样和我们合作,怎样对咖啡厅进行布置,怎样将翘海蓝拿下,你一举一动,全在我监察之下,这可也是有带子的喔,你认为我出了什么事,我老头那边的人会不将带子寄给秦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