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不谢冷了脸,眼眸撇过一侧的阿铁。

阿铁跟随她多年,一个眼神便已知晓她的心思,略略一跪,说,常主子,小皇子念的紧,奴才瞧着实在心疼。

不谢微微一颤,心口疼痛,身子竟也疼痛起来了。她咬了咬牙,低声说,阿铁,带小八走。

这殿内下手虽尽数被撤,却不代表殿外没人守着。若叫皇帝知晓有人进了来,恐怕又是一番天翻地覆。

小八撅着嘴,不满的看着她。

不谢想再斥驳几句,却抵不过腹下的疼痛。

他说,常不谢,你不如芳菲,你的儿子也不如她的儿子。她很想问问他,小八哪里不如芳菲的儿子,那个生下来就被立为太子的孩子。

她苦笑,这人对她从来就是这么狠的。那一脚差点要了她的命,若不是她死命强撑着,只怕是要身葬江南了。

江南,她笑了笑,千万恨,恨极在天涯。

须臾之前,荣瑞皇帝来她殿中,随行的还有太医院的太医。太医自然不是来给她治伤的,她懂,他不过是要确认她的伤势是否致命。

大冷的天,太医抹着冷汗,颤颤巍巍,说,皇上,主子动了胎气。

她冷笑,瞥见皇帝嘴角微动。她是懂医的,对自己的情况也是了解,恐怕不止是动了胎气。肚腹之间隐隐作痛,她看着他下令将殿中宫人带离,甚至连她医病的工具也拿走了。

他比她想象中的更狠,也比想象中更恨她,不让她死,也不让她好好的活。芳菲所受的苦,他要加倍的给她,不管错是不是在她。

她平静的看着他,将他的眉眼一点一点的刻入心底。她想,她不该从咸阳迁到江南的,她不该爱上他的。

她轻轻的问,真的不能解释么。芳菲的失足,她的故意,他眼中所见的一切,她想她应该解释清楚,如果他愿意听。

皇帝冷笑了一声,说,常不谢,何须解释。

何须解释,她低低的笑了一声,泪眼迷蒙,心上涌上了无边的委屈。她喃喃的说,上官,我错了,真的错了。

上官,她与他初识那时,她便是这般唤他。那时他对她不喜不厌,因着芳菲的缘故,对她却也包容。如今,他恨她了,却也是为了芳菲。

知道错了么,皇帝眸角轻瞥,眸光掠过她的眉眼。

不谢抚着作痛的肚子,轻轻一跪,说,不谢错了,不该贪恋皇上,但芳菲那里,不谢没错。

皇帝大怒,拂袖离去。

冬日的地面冷的生疼,她却不知不觉,只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她笑着哭了,这个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替代不了,就像他心中的芳菲,是她怎么也替代不了的。

“小八,听话,跟阿铁回去。”她咬紧了牙关,额上冷汗频频。

小八紧紧的扯着她的衣裳,不语不动,任凭阿铁如何劝说也不肯离去。不谢抚了抚他的小脑袋,笑了笑。她的小八也感受到了她的悲伤么,他也想陪着她度过这疼痛的时岁么。

疼,生了根,在心底,在身上。

她咬破了唇,在小八面前,她不想显露太多,但这疼又岂是能忍的。低低的呼叫被掩埋在夜色之中,清丽双眸瞥见小八焦急的眸色。

耳中轻微飘过小八清亮的声音,他说,小八去求父皇。

不谢苦笑,看见阿铁紧抓着小八的手。连阿铁都懂,没人能够救她,皇帝的命令,谁也不敢违抗。

她的生辰,她的寂寞,她的痛恨,只是她一个人的,甚至连小八,也是她一个人。

早不想爱他了,却怎么也做不到。

芳菲聪颖,她也不笨。哭卧那人怀里,她却看见芳菲泪水之下淡淡的笑意。她从不想跟芳菲争什么,但芳菲的心思她都懂。因为他爱芳菲,她便不敢有任何想法,她甚至想着要替芳菲守着他,但结果……她太傻。

外头是俱寂的万籁,里头是痛苦的三人。

小八乖巧的拿帕子替她拭汗,她扯了扯嘴角,笑不出来。她以为他就算不爱她,总也会听听她的解释,但是,她错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低估了芳菲对于他的意义。

殿外有声响,她思虑再三终于还是呼出了声,救救我的孩子,求求谁,谁都好。

她的卑微,她的无奈……

不谢淡淡的笑了,他就在外面,他看着她疼痛,这样的疼痛足以抵消他的恨了么,不会。他该更恨才是,恨她不肯认错,不肯低头。

指尖触到一枚匕首,她微微一愣才想起,那是她唯一喜欢的没有被他夺走的东西。

上官,若你真这般恨着不谢,那不谢一死,可好。只是,不谢的死,能减轻你的仇恨么,能让你永生相忆么?

殿内的声音断断续续,揪人心弦,夏海冰咬着牙,他在怕,怕那声音什么时候突然就停下了,不再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