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丽妃默默地在小榻上坐下,他的心思,她似懂非懂。

寂寞了罢,既是寂寞了又何必将庄妃赶将出去。庄妃年岁比她小不了些许,但看上去却如二十刚出,模样也像……

她猛然一惊,十多年却不曾注意,原来这庄妃相貌与常妃竟有几分相似,尤其是那一双眼睛。

常妃有一双她见过最美的眼眸,每每常妃看着她的时候,她总平白生出一种暖意和舒坦,仿若只要她在,这世间再没什么能够危害到她和小五。

说来也怪,后宫之中本不会有什么长久的结交,所谓姐妹情深,也不过是浮华烟云。掩人耳目还可以,当不得真。惟这常妃,与人为善,对她亦是真心。

“丽妃,她果真要你保太子?”

丽妃默默的点了点头,想起皇帝已阖着眼眸,复又轻声说了声,是。后宫风起云涌,妃嫔争宠,皇子夺嫡,这些,常妃都不懂。也对,她尚不及懂,人已离世。

自立下太子开始,朝堂看似风平浪静,但各门各派又岂能罢手。太子势在必得,夏王身后亦有多股力量扶持,那睿王,有小五相帮也不会弱了去。

这新皇的位置……

“臣妾以为皇上懂常妃的心思。”

皇帝却哑然一笑,常妃的心思,他不懂了。后宫之中哪有不为自己孩子做打算的,便是芳菲在宫外,也懂得给惊灏谋些权势。

谋权……

皇帝心中一骇,只愣愣的看着手中的画卷,历经这许多年,有些念头却突突的生了出来,刺痛了心地。

疼……

烟雨江南,她微红着眼眸,颤颤地说,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抓不住。

她身怀六甲抓不住也属常事,他却是疯了一般,一脚揣在她的肚腹之间。他虽生性多疑,但芳菲的话,他从来不曾怀疑。

为什么对她这么狠……

海冰说,皇上,您恨的不是常主子对芳菲!!!!使坏,而是恨常主子变了性子。

皇帝苦苦一笑,他真的恨她么,为何在看到惊鸿的时候偏偏会想到她。想她软软的叫着小八的样子,想她微抿唇角眉眼弯弯的样子。

小八,这孩子恨他。

去北地前一晚,他问睿王,是不是恨他。

睿王微微一笑,他笑起来的样子也像了不谢。他温尔谦逊地说,若是上官惊鸿,该恨您,但若是小八,不会。

上官惊鸿与小八的差别,他当时吃了一惊。年仅十五岁的孩子说出来的话却叫人震惊,上官惊鸿是他的儿子,小八却只是不谢的小八。

他本想问一句,是惊鸿还是小八,但想了想还是罢了。若是惊鸿,他能怎么,若是小八,又该如何。

睿王临去前淡淡然地说,父皇无须忧愁,如今小八还是小八。

毕竟年轻,睿王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还有尚不及掩去的愤。他其实知道他恨他,但……他心一疼,竟想说些宽慰的话,终了却只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

“皇上不若去瞧瞧睿王,终也是常妃唯一的牵挂。”

唯一,他本可以有个女儿,若不是他恶意的惩罚。她很坚强不是么,他总以为无论是怎么的磨难,她都可以笑着面对,然后软软的笑,软软的哭。

他爱看她笑,却也想看她哭。芳菲哭的时候比笑的时候多,不谢却不然,她总是笑,勿论难过与悲伤。

她说,哭又能怎样,哭过以后还是要面对,不若笑。所以再难再苦,她都是笑,笑着面对他,面对他的不爱甚至恨。

只有那次她的生辰,她醉了酒,看见他的珠子,终是哭了。

他又怒又疼,想狠狠的抱她一次。

她却哭着要他放她走。

这次是真的发怒了,他对她百般宠爱,她却萌生了去意。先前他一直不懂这是为什么,如今……他突然有丝明了。爱怕了么,不谢,你怕了么。

“丽妃,明儿与朕去瞧瞧惊鸿……与翘家的丫头。”常妃与汨罗本就交好,惊鸿与翘丫头也有缘。翘丫头相貌虽不倾城,却聪慧过人,与惊鸿倒是相衬。

丽妃微抿着唇,心头稍稍难堪,宁王亦是他的孩子,他又给过多少关怀。自己生养的孩子终是了解的,小五并非就没有夺嫡的心思,但为了睿王,他舍了。这样的深明大义,手足情深在他父皇的眼里却什么也不是。

“臣妾去不去都好,倒是庄妃实则该去。”常妃离世那会儿,她央过皇帝,希望能亲自抚养睿王。但不知为何,许是对她不够信任,皇帝终是将睿王交给了庄妃代为抚养。

皇帝摇了摇头,淡淡的说:“敏儿便不去了,听说惊鸿与惊骢近日起了些矛盾。这两个孩子从小就不能好好相处,碰到一块儿只能打架。”

丽妃微微一笑,说起两个小儿打架的事,皇帝并不恼怒,却是微微笑着,天伦之乐便是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