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此番,十数年,他终于在梦中见着她了。

尘烟流年---12

这世间总有一些孤苦,你得试着自己去忍受。忽而熄灭的烛火,忽而刮起的大风,这破旧的寝殿刹那幻化为诡异的罗刹宫。

自古帝王最惧恐的,大多是这样的孤独。登基数十年,有后宫佳丽三千,子女数十,但能懂他孤寂的,也不过一人。

她说,高处不胜寒,倒不如平阳暖阁。

他笑她不懂高位上的愉悦,她便说,倒是了,姐姐也这么说过。

芳菲喜爱登高,他问过缘由,她只说,居高临下别有一番风味。芳菲是爱那高高在上的优越的,不谢与她姐姐实在不同,她只爱平地的厚实。

她说,皇权高位都是过眼浮云,她想要的不过一个家。

家,何其易得,不过是一双人彼此相眷。家,又何其难得,他是全天下人的主,他有妃嫔上千,算起来,他有很多家,却从来没有一个属于他的家。

皇帝由床榻上起来,也不唤人,自己去点了桌上的小灯。豆大的烛火在风中左右摇摆,溢出满室的昏黄。

足下一暖,皇帝略略一低眉,不由得笑。

那小狐狸是怎么从莫存丰那里逃脱的,竟又窜了进来,自发地蜷在桌下,正懒懒的打着瞌睡。

那困极的神态,就如小儿嗜睡的娇憨。芳菲未曾入宫,惊灏他是花了心思去护养的,小八倒不曾花过半分心思。他总想着有不谢在,他大可不必花那心思,后来,小八跟他也就疏离了。

小八周岁生辰,他遣人送了些赏赐就想算了,后来觉得不妥,又亲自去了常妃的寝殿。才进院中,就看见小八拖着小小的身子一步一步的走着,脸上还挂着泪珠。

小八看见他,一愣,小身子歪歪的倒向一边。这一下摔得重了,他仰头看向一侧,不谢就静静的看着,也不扶他。

瞧着那张与惊灏相似的小脸,他隐隐有些心疼,便责怪了不谢几句,大抵是,不要苛求小八之类的。

不谢便淡淡的笑着,说,皇上亲自教授太子,不谢也该教教小八,将来也好帮太子治理天下。

见不谢没有妥协的意思,他便亲自去扶小八,那孩子却握着小拳头,一撅嘴,拍开了他伸出的手,说,小八自己起来。

这骨气,他甚是喜欢,他的儿子没有一个是软弱的,就算是在孩提时代亦不可。

皇帝微微一笑,将蜷缩的小狐狸抱起,如当年不谢那般。总算是个念想,权当她真的化身这小狐狸了,当年不曾给予的温暖,如今再给是不是太迟了。

小狐狸微眯起眼眸,似乎在打量他,又似乎在考虑是不是要再咬他一口。大眼对小眼,如此过了半刻,那小狐狸却从他身上挣脱,迅速窜进了偏殿。

皇帝懒懒的拉过一张椅子下去,也不管那小狐狸去做什么。这十多年都能活着,这小狐狸大抵也是个不简单的东西。

才这么想着,那团雪白的小东西又回来了,迅速的窜到了他脚边,还仰着头看着他。皇帝无奈,这小狐狸倒像有赖上他的意思了。

这么想着,却也认命的将它捉了上来,指下却触到一块坚硬的东西。他微带疑惑,低眸去看,却是一块手掌大小的镜子。

他又是一笑,敢情这小狐狸是窜到偏殿去拿这小镜子了。人之天性爱美,倒不曾想,这小狐狸也……

笑归笑,对这小镜子却也有几分好奇,许是不谢留下的罢。眸光触及镜面的时候,他却变了脸色,适才的如暖阳般笑容生生的僵硬在脸上。

尘烟流年---13

许多往事在眼前一幕一幕,变的那么模糊,曾经那么坚信的,那么执着的,一直相信着的,其实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

人世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亲手将自己一直坚持的信念一一打破。

这一刻,倒真不知道该哭好还是笑好。他便只去想,这小狐狸真不是平凡的畜生,大抵是天上某个神身边偷跑出来的吧。

十数年不曾被饿死就算了,拖出来的小镜子竟能看到过去。

谁没个过去,但那镜子存心与他过不去,偏偏给他看的是不谢。那个女子,他心中纠结,原是不想再去想那些过往,却又压制不住想看的冲动。

于是,在看与不看的战争中,理智落败。

镜子里,不谢有笑有哭,不谢给小八画妆,不谢给小八说教。他的不谢,除去在他面前的端庄温和,有这许多他不曾见过的样子。

这些年,他究竟错过了多少,待到想起,已成枉然。

他阖着眼,镜中画面停留在夏海冰低低的一跪,他说,皇上,常妃不是这样的人,她不是故意的。

即便是在那样的情境下,她也没有任何波动的情绪,仿若他信或者不信,她并不介意。一句你信我,已是她最大的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