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七宗罪——懒惰(中)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他的身体是不是因那次受伤还没有完全恢复……或者这段时间太累了?”辰心有些担心的说道。

“才怪……他每天一大半的时间是躺在床上游戏,另一小半的时间是吃饭、睡觉,照顾小希……都好久没陪我出去逛街了,累到了才怪。”苏菲菲说道,她俯下身来晃了晃叶天邪的身体:“天邪,你快点起来啦,就算想睡觉的话也要吃过早餐再睡。不吃早餐的话会容易变胖,还会容易得胆结石,内分泌失调,皮肤粗糙老化……好多坏处的。”

连续晃了几下,叶天邪鼾声依旧,竟没有被吵醒。

苏菲菲嘴唇一撅,用手用力拧了叶天邪的胳膊一下:“你就算不吃,也总要让小希吃吧!她只吃你喂的饭,你就算三五天不吃都不会饿死,但小希她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可以不吃的。”

苏菲菲的声音刚落,叶天邪就睁开了眼睛。

他总算是起身,扯过毯子,盖住小希的身体,迷迷糊糊的说道:“菲菲,帮我把小希的早餐拿来……”

话一说完,他又像个僵尸一样直挺挺的躺倒在了床上,活生生的一副被抽空所有力气的活死人状态。

“懒死了你。”苏菲菲嘟囔一声,没再多说什么,去把属于小希的那份早餐端了过来。一碗蛋花粥,半杯牛奶,还有几份甜点。叶天邪起身,抱起小希的身体,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小希,吃饭了。”

懒的最高境界之一:面对能要了性命的一刀……懒得去躲。

懒得最高境界之二:面对一个想要比懒的人……懒得去比。

七宗罪之懒惰的洗礼,所赋予的就是这种极致的懒惰。那时候,承受懒惰之罪的人甚至会觉得呼吸都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但叶天邪显然没有被影响到这种程度。当触动一些他必须做和必须不能做的事时,他的意念就会把原罪的影响给压下——比如,他必须压下自己的懒惰,去照顾好小希。

听到他的呼唤,小希的口中发出如梦呓般的轻微呢喃,把身体向他靠了靠,睫毛轻动,将嘴唇张开,接受着叶天邪的喂哺。

看着承受着叶天邪百般宠溺的小希,辰雪的双眸里闪动起羡慕的目光,她转头轻声问着辰心:“姐姐,小希为什么每天都在睡觉呢?”

“可能是……身体的原因吧。不要多问。”辰心回答。

辰雪点头,没有再问下去。

喂小希吃完早餐,叶天邪如同一个弦断了的木偶一样,“扑通”一声仰躺在了床上,不过十秒的时间又呼呼的睡了过去。让苏菲菲一阵无语。

他或许是真的很累了,那就多休息吧。苏菲菲默默想着,和辰心辰雪走出他的房间,将门轻轻带上。

而叶天邪一睡,就是一天。除了中午、下午给小希喂饭,其他时间都在死气沉沉的睡眠,任凭苏菲菲怎么喊都不肯起来。没吃饭,没下床,连洗手间都没有去过。他并不困,也不累,只是本能的不想动弹。

第一天这样,让苏菲菲一天都有些坐立不安。

而到了第二天,叶天邪依然是这种状态,她终于开始有些惊慌担忧起来。

“天邪,先不要睡了,起来吃饭好不好?今天的饭不是专门搭配的营养午餐,全部都是你最喜欢吃得菜,你想吃多少都可以的。”苏菲菲摇晃着叶天邪的身体,用诱惑的声音说道。

“哦……”叶天邪懒懒的应了一声。

“快起来啦!你都一天没吃饭了,上次还受了那么厉害的伤,这样下去,你就算再厉害,身体也会垮掉的。”

“哦……”

“……再不起来挠你痒痒了。”苏菲菲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抓出了抓挠状。

“哦……”

“唉!”苏菲菲被完全打败,她拍了拍叶天邪的脸,无奈的说道:“天邪,你至少也要告诉我你怎么了嘛,这样子我,还有辰心,雪儿她们会好担心的。”

“哦……七宗罪,懒惰。”叶天邪半睁着眼睛,打了个呵欠,声音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七宗罪的第二罪为妒忌。而这之前,七宗罪的第一罪傲慢的洗礼也一共只过去了四天……四天的傲慢,却忽然迎来了懒惰,他自己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懒得去想了。

但这种感觉比之傲慢要清晰了很多倍,的确确是“懒惰”无疑。一种不困却想要去睡眠,有力气却不愿意去使用,明知道这是“懒惰”,但全身上下依然动都懒的动的感觉。

“七宗罪……懒惰?好了天邪,不要再玩了啦……人家和辰心专门为你做了那么多菜,雪儿也帮忙了呢,可不许浪费,更不许辜负了我们的心意。”苏菲菲做撒骄状,继续摇晃起叶天邪的身体。她并没有七宗罪的概念,同时,她和左破军、慕容秋水不同,也根本不会相信这种玄儿奇之的东西。所以,当初叶天邪给她写过自己要经历的七宗罪,她也只是把它当成了叶天邪想要使坏的小心思,根本没有去在意。

“昂……”叶天邪懒到了根本懒得去解释。

“大风车吱呀吱哟哟的转,这里的风景啊真好看,天好看,地好看,还有一群快乐的小伙伴……”

叶天邪新入手没几天的手机响起动听的和铉乐。手机就在床头之上,叶天邪一伸手就可以够到。但响了半天,他别说去拿手机,就连眼睛都没往那瞄一下。

“天邪,电话。”

“你接……”叶天邪发出含含糊糊的无力声音。

“真是的。”苏菲菲扁了扁嘴唇,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知道叶天邪电话的人,一个巴掌数的过来。他平时的联系人也就那几个。

“……左大哥,我是菲菲,有什么事吗?”电话接通后,苏菲菲直接说道。

“二哥呢?”手机传出左破军的声音。“他昨天没有在游戏里。”

苏菲菲没好气的瞪了叶天邪一眼:“他躺在床上像个木头人一样,怎么叫都叫不起来。昨天开始就这样。”

“啊?为什么?二哥他怎么了?”

“哼!鬼知道,他自己说是什么七宗罪、懒惰,真是的。左大哥,你和秋水要来玩吗?”

“七宗罪……懒惰?额……啊?噢,我和老四就不过去了,那就这样……对了苏大小姐,我之前有一个关于二哥的秘密没有告诉你。现在这样的话,应该有必要告诉你了。你看……二哥的那么厉害,你是知道的,身体连子弹也不怕,但这么厉害的身体也会有比较特别的缺陷的。二哥的身体每年都会有那么几天全身疲软,使不上力气,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时间大概会持续上七天左右,就和女人的大……咳咳,而这段时间是老大最危险的时间,所以这件事从不敢让别人知道,不然仇家一上门,二哥可就任人宰割了……所以,苏大小姐,这几天二哥是最需要好好休息,也是最需要细心照料的时候,明白了吗?”

苏菲菲很久没有回应,显然是对左破军所说的话惊讶不已,好一会儿,她才点头:“嗯,我知道了左大哥,我会保护和照顾好天邪的,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咳咳,以你和我二哥现在的关系,应该的,应该的,那没事我先挂了……嗯苏大小姐再见,二哥再见。”左破军有些匆忙的挂断了电话。然后拍了拍脑袋,顿觉自己刚才所说的话简直太完美了。

将手机放回,苏菲菲的神情果然变的不一样。她连忙起身,为叶天邪盖好毯子,又把床单外沿稍稍的整理了下,俯身说道:“天邪,我知道你一定很累,但先不要睡,乖哈。越是虚弱,越是不能不吃饭的。”

叶天邪:“……”

苏菲菲小跑而出,一小会又端了满满的一匣子菜走了进来,放在叶天邪的床头柜上。

拿起勺子,舀了小半勺的粥,小心的试了一下温度,然后又小心的放到叶天邪唇边:“来,张口,先喝点粥润润胃,不可以不吃。”

他只是懒,懒的欠抽……但此时,因为左破军的一句话,他被当成了头等保护和照料对象,开始享受到了重病病号的待遇。情不自禁的,他张开口……

一抹暖流从口中流过喉间,再流入身体内部。粥的味道他没有去在意,睁开眼眸,他定定的看了苏菲菲一会——这个今生,第二个给他喂饭的女人。

这顿饭吃的很漫长,因为叶天邪仅仅是张张嘴都仿佛要耗费不少的力气,看的苏菲菲一阵心疼和心软。左破军是个“不会说谎的憨厚胖子”,又是最熟悉叶天邪的几个人之一,他的话,再结合叶天邪的状态,让她完全的相信了。

午餐完毕,叶天邪连姿势都懒得调整,眼睛一闭,没多久就又没有了动静。

“好好睡吧,姐姐会保护你的。”苏菲菲调皮的摸了摸叶天邪的脸,笑嘻嘻的说了一声,然后收拾好东西,轻轻的带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