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摧枯拉朽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上!我不灭轮回的尊严,不可触犯!”

除了呆立不动的梦羽衣,其他人都站在了最适合自己职业的位置上……这些人,手中的武器最次的也是白银级。

最先出手的是站在后方的苍尘,随着他短暂的闭目低吟,他的左右同时灰芒闪动,两只比他身体还要巨大的鹰出现在了他的身旁,然后同时发出一声长鸣,带着强烈的劲风,呼啸着飞向了叶天邪。

“是苍鹰召唤!!”

“怎么可能……他竟然能一次召唤出两只,这不可能!”

人群中发出阵阵的惊呼声,尤其是召唤师职业的玩家。苍鹰召唤是召唤师20级所有的现阶段最强召唤技能,但每次只能召唤一只,这几乎可以说是常识,但这个常识,却被苍尘的第一次召唤直接打破。

血轮的弓举起,一支“穿云箭”划裂空气,直射叶天邪……这是一道真正快若流星的箭矢,所携带的冲击力也相当之惊人。而箭矢的落点更是准备无比……直冲叶天邪的额头部位。

但,若一定要找出一个最会回避弓箭的人,整个华夏战区,非叶天邪莫属。

血轮的箭射出之时,叶天邪的身体终于动了,他的第一个目标不是离他最近的一剑凌云与桀影星魂,而是……那正在吟唱着魔法的苍风月。

身体前冲,那来自血轮的穿云箭在他背后呼啸飞过……瞬间,血轮的表情凝固。虽然已有心理准备,但被这么随意的避过,他依然有了短暂的失神。因为,以他的眼力、臂力、判断力……他射出额箭矢从来都是箭无虚发,这是的穿云箭第一次失手。

随着叶天邪离苍风月还有四米之遥时,叶邪天的身体被一个身影所阻挡,一面巨大的盾牌向他砸来,伴随着一声充满气势的大喝:“邪天!先过我这一关吧!!”

当!!

命运之刻和盾牌相撞,金色的盾牌将命运之刻完美的格挡,在冲撞力之下,两人的身体各退了一步,而叶天邪站稳之时,苍风月的横向小型龙卷风席卷向叶天邪的身体,他的头上,那两只被召唤出来的苍鹰也张开那反射着让人惊悚的寒光的利爪,抓向叶天邪的头部。

叶天邪的目光中闪过不屑,那龙卷风他懒得躲避,上方更是看也不看,仅凭对风声的判断,他随手一甩……

-1109,-1087。

那两只刚刚到达他头顶的苍鹰被这一击同时击空了生命,在空中消散。苍尘以他那远超普通召唤师玩家的召唤之术所召唤出的最强苍鹰,在叶天邪的面前倒是如两只不堪一击的笑话一般。

苍风月的横向龙卷风卷中叶天邪的身体,在他的风抗性削弱下,只带走了他不到十分之一的生命。这样的伤害远超寻常风系魔法师玩家,但以叶天邪的生命值,这点伤害等同于挠痒痒。他不是躲不过,而是懒得躲……同时,一剑凌云和桀影星魂已经一左一右举剑逼近,在被夹击之前,他有必要废掉这个攻击他的风系魔法师。

龙卷风所造成的席卷力竟只让叶天邪的身体动了一动,非但没有被卷倒,就连脚步都没退一下。苍风月大吃一惊,而瞬间,她感受到了来自叶天邪的目光,心下一凛,脚步快速后退。

凌御再次堵在了叶天邪面前,能将他的攻击完美抵挡,他可以说是盾卫中的第一个。叶天邪一脸冷笑,低低的发出声音:“你……再……挡……我……一……次……试……试!!”

砰!!!!

一记叶天邪全力挥出的龙裂斩狠狠的砸在了凌御的盾牌之上,凌御的全身剧烈震荡,那来自盾牌上的不可抗拒的震荡力让他几乎有了手腕、手臂都被直接震断的感觉。在他的大骇间,身体无法控制的向后仰倒而去……他的血槽,也被这霸道绝伦的一击攻击到只剩一丝可怜的血皮。

凌御无愧“华夏第一盾卫”的生命,21级,他的生命值便突破了两千,防御能力更是堪称恐怖,格挡能力也绝非寻常盾卫能比……但可惜,他现在的对手是叶天邪。就算他再强上一倍,他的防御,同样会被叶天邪轻而易举的粉碎!

凌御的身体刚要落地之时,叶天邪的第二次攻击又以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速度发动……龙影斩穿过了凌御尚处在浮空状态的身体,也同时穿过了正在吟唱下一个风魔法的苍风月。

-1103,-1499!

一道叶天邪手中的命运时刻所带起的黑影,将凌御和苍风月的身体……不,应该说是他他们的尸体给串联在了一起。

“凌御!”

“风月!!”

是震惊,更是不能接受。为了不灭轮回的尊严,他们第一次联合。自己的实力,彼此的实力,他们都知道。他们曾经一度确信,己身一人,难觅对手,若是联合……那绝对会是最强最完美的组合,根本不可能有人与能和他们的组合相比,即使是面对千军万马,也不需要畏惧。

但首次联合……却是刹那之间,两个人就已经亡在了邪天那疾影迅雷般迅速,开山裂石般强硬的攻击之下。

他们最强的盾牌都拦不住他超过三秒的时间……抵挡不住他的仅仅两次攻击!!

凌御和苍风月同时倒下,他们两个人在命运世界,都是第一次死亡。他们的倒下,不单单是两个队友的死亡,更是在无情的粉碎着他们一直以来的信念。禁忌的家族,他们之所以被称作“禁忌家族”,是因为他们太过强大,远超寻常人类的强大,强大到让国家都忌惮,不得不想方设法遏制他们的发展。

那种先天的优越感让他们在面对普通人时,都是一副自然而然的居高临下的姿态。现实世界如此,命运世界也是如此。

但今天,他们的这种优越感被狠狠的踩在了脚下……对方是一个人,一个他们的势力之外的人,却给了他们足以摧垮他们心理防线的巨大压力……又在一步步的将他们无情而肆意的践踏。

在他面前,他们这些自傲的人就如同一群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所有的优越感,都被粉碎的体无完肤。

凌御死,苍风月死,以等级排行榜的竞争激烈程度,一级的掉落,足以让他们的排名落到百名之后。剩余的几人内心愈加的压抑……

苍尘的最强召唤有着十秒的冷却……他站在那里,脸色阴暗不定,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召唤出的两只苍鹰,竟如两只渺小的苍蝇一样被他一秒之间给轻松击灭。

血轮的弓再次拉开,他的神情依然平静,但平静之中,已经有了明显的震骇……而这时,一剑凌云和桀影星魂也一左一右攻击到叶天邪身边。

又一支穿云箭飞至,这支穿云箭飞行的路线极其刁钻和隐蔽,它飞行的路线刚好被靠近叶天邪的桀影星魂的身体所遮挡,然后几乎是紧贴着他的肩膀,飞射向了叶天邪。

然而,在血轮那再一次收缩的眼瞳中,这支突然飞射的冷箭,竟被叶天邪的身体一个侧转,仿佛是凑巧一般的洒然避过,也同时恰到好处的避过了一剑凌云和桀影星魂的强力劈斩,骤然转身,命运之刻撩起,反击向一剑凌云。

当!!

命运之刻没有落在一剑凌云的身上,而是落在他手中的银色之剑上……

格挡!!

武器若要做到盾牌那般的格挡,只有两个途径可以实现,一则,是武器上本身附带一定概率的格挡属性,二则,是在对方的攻击即将落在身上的那一刹挥出自己的武器……这个时间点极其短暂,一闪即逝,极难掌控。如果成功,就可以完美抵挡对方的攻击,而失败……自然是被狠狠击中。

所以,根本不会有人会去用这种要靠人品爆发才能触发的格挡效果,而是会尽可能的选择回避。

但,如果能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掌控那极其短暂的格挡点的话,格挡,将成为一个极大的助力。

而这能将一剑凌云秒杀的一击,就被一剑凌云完美格挡。格挡成功,所造成的是对方的武器和身体短暂的停滞。

而这段停滞,让桀影星魂找到了一个极好的攻击时机,他双手斜劈,一击“重剑暴击”斩向叶天邪的腰间。

在攻击被格挡后所造成的身体硬直下,这样的一击,叶天邪也根本无法来得及去调整身体回避……但,桀影星魂的必中一击在要击中叶天邪的身体时,明显的有了少许的停顿……犹豫下的停顿。

如果可以,他一点都不想主动攻击叶天邪,更不想与他为敌。他虽天赋极高,但尚未成年,经验上很是空乏,而少年人热血满腔,向往着真正的强者。对叶天邪,他本就有着很强的崇拜之心,向往着他那种无拘无束的魄力和强大的实力,甚至还有他的狂妄和傲气,所以,他一直渴望着能加入他的天魂佣兵团。既提高着自己的实力,又能和他近距离接触。

如果可以,他连不灭轮回都不想加入。但,他没得选择。这次三个家族的联合所指向的目标,让他根本无法置身事外。

而今天,叶天邪所表现出的一切,更是让他热血沸腾,一次次的幻想着自己能成为他这样的人物……而现在,让他对他进行攻击,他根本不愿。

对叶天邪来说,一丝的犹豫,已经够了。

他的腰身轻微的扭转,避过了桀影星魂的银剑所划下的弧线,然后右手一甩,狂暴的一击撩斩在桀影星魂的身上……

“对待敌人,不要手软,记住了吗!”

-2366!

桀影星魂的生命被击空,在倒下之前,他点点头:“记住了……”

然后,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