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流泪的梦羽衣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两人的“协议”达成之后,最终,还是叶天邪出了几十万大洋洗刷了星宝儿的罪恶值,两人一起回到了天辰城。

“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也就是我在这个世界的家。先去见一个人,如果你告诉他你可以做出枪来的话……说不定,多高的价格他都会接受。”叶天邪笑着说道。

“$_$多高的价格都可以?”星宝儿的双目立即明亮的如果闪烁在一千瓦灯泡下的水晶。

叶天邪立即警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连忙补正:“咳……是啊,就算是一百万他也可以接受的……我们走吧。”

一个一次性炸弹她都敢收三百万,一把枪,再加上一句多高的价格都可以……那她不把慕容秋水给生吞活剥了。

※※※

另一个地方,冰冷的岩石,萧索的清风,偶尔响起的兽之咆哮,这似乎是一个隐秘的地图。可以看到很多兽的影子,人的影子,只有一个。

明日如盘,高悬晴空,光辉漫天倾洒照出一抹翩跹俪影。就在那最高处的一块巨石上,站着一名风姿绰约、体态婀娜的蒙面女子,她静静的立在巨石之上,紧身的夜行衣衬得她腰腿曲线纤美,玲珑浮凸,及腰地长发如乌缎一般,秀美的难绘难描。黑色的面罩未曾掩住的肌肤,白得有些微带透明,美得粉雕玉琢一般。萧寂环境,绝代佳人,描绘出一幅让人屏息的绝美画卷。

她已经站在这里很久,看着远方,不知在想着什么。

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她背后,她没有回身,对方还没靠近之时,她就已经发觉。

血轮站在原地很久,他的目光从上到下,随之,他看到了一幅让他怎么都不敢相信的场景,心海被搅动的一阵翻腾,良久的沉默后,他长叹一声:“羽衣,你竟然流泪了……血梦天堂的影皇,一个所有人都认为已经被磨灭了情感的人,居然在流泪……作为和你一起长大,和你一起被血梦天堂救回的唯一亲人,这是那从时起,我第一次见你流泪。”

梦羽衣那一双原本清冷的美眸此时用力的闭合,蝉翼般的长睫之上,似乎有着什么晶莹的东西在隐隐反射着水晶般的光华,用力握紧的润质如玉的纤手握着一柄晶莹剔透,如冰凝成的短刃,在微风中轻微颤抖。

“本来,我是想要传王的几句话给你,但现在看来,似乎不必了……怪不得,这几年你总是会耗费大把的时间沉浸在虚拟游戏世界,你所痴迷的不是游戏,不是去探索虚拟世界的价值,而是……因为一个人……”

除了风声,没有回应。梦羽衣几乎从来不说话。甚至,在公众场合,从来没有人见过她说过话,所以,那关于她的评价中公认的一句是:不会说话,只会杀人。她杀人,从来不需要理由,而当年的天莫邪,也因一次“触犯”而成为她必杀的目标之一,也是唯一一个她想杀,却从来没有成功过的人。

而那几年的追杀,几百次的交手,几百次的相处……时间久了,她自己都没发现,她找他,已经不是单纯的想要击败他,击杀他,而是不由自主的想要看到他。当她意识到这种可怕的感觉时,《弑神》即将结束,《命运》即将开启,并将成为血梦天堂的另一个起点和野心寄托。那时,理智告诉她,自己决不能再和他有牵连。

在《弑神》世界的最后一天,她和天莫邪的最后约战,本是她和他见的最后一面,但终因自己那几秒钟的迟来,两人擦肩而过。她丢掉了他送给她的封血冰牙,发誓再无关联,在《命运》世界,她也改掉了自己已经用了数年的名字……但她终究还是低估了某种东西的魔力,在这个世界第一次看到他出现时,她还是无法忍下心中的悸动出现在他面前,虽然叶天邪和她一样改了名字,但那么多年的相处,太多东西能让她一眼就认出他来。

他们相处那么多年,彼此之间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而今天,是他第一次对她愤怒,第一次对她露出那种充斥着失望、痛心、难以置信的眼神。那样的眼神,如她莫名的心脏如被针扎。

“邪天,应该就是天莫邪吧,而现在的天莫邪是假的,是这样吧?”血轮问道。

梦羽衣:“……”

“我隐约知道,你这四年多,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追杀天莫邪。日久,总会生情,你不要觉得这是一种罪恶,相反,这说明,你还是一个有着正常情感的正常女孩子,而不是一个杀人机器,我很欣慰。”血轮闭上眼睛,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梦羽衣:“……”

“不愧是能让你的感情都悸动的男子,连王,都要匍匐在他的脚下,我们八人的联合,在他眼前就如一群小孩子般不堪一击。当初的天莫邪,现在的邪天,他让我仿佛看到了另一个层面的人类,一个所在层面比我们血梦天堂还要高的人。虽然他杀了我,但现在,我对他半点怨恨的情绪都没有,还很欣赏他,甚至,感激他……如果可能的话,我很想和他结交一番。”

梦羽衣:“……”

“王让我带给你的命令是在一定时间内杀他一次……但我知道,你不会真的去做,即使去做了,也不会允许自己做到。羽衣,你和邪天曾经发生过什么,我不会问,即使我问了你也不可能回答。认真的听我这个不称职的兄长说几句话好吗?”血轮长长叹息,半仰起头,缓缓说道。

梦羽衣依旧沉默,只是她的眼眸,已经默默睁开。

“今生,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年在家破人亡之时,被血梦天堂所救。那时,我对他们表现出的是感激,因为是他们救了我们的命。后来,我才慢慢的知道,他们救的不是两条人命,而是捡的两件无所牵挂,心存仇恨,可以完美培养的工具。在很多年前,我就曾渴望着和刹那与无情那样逃离,即使样逃亡天下,也不失自由自在。但……你还留在这里,并且表现的那么忠心、专注,并被他们培养成……所以,我无法离开。”

血轮转过身去,低低的说道:“看到你流泪,这些话我才有了和你说的胆量。羽衣,你不欠他们。如果你想为了自己而活,那就勇敢一点……如果你要永远留在血梦天堂;我会陪你永远留下,如果你选择……我也同样会站在你的前方。”

梦羽衣从巨石上跳下,身若飘羽般往前掠出。姿态优美的犹若天上降下地女神。血轮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口中发出轻然的叹息。在血梦天堂中,他与司徒刹那、司徒无情是至交,强大如血梦天堂之所以这么久都没能制裁这两个反叛者,一则,是他们那有着“魔鬼”之称的实力,又不乏血轮的一些小动作。

如果对血梦天堂忠心无二的梦羽衣能决然的为了邪天脱离血梦天堂的话,他也同样会毫不犹豫的和司徒一样……也许,她会吧,毕竟,因为邪天,连王被他踩在脚下,她都无法出手,选择离开,也是因为她,被所有人以为失去了感情的她竟然流泪。

他希望她会。

血梦天堂,不是天堂,而是地狱。

※※※

一踏进叶天邪的家,星宝儿就和所有第一次进到这里的人一样,小口张成可爱的“〇”形:“哇……邪天大哥哥,这真的是你的家吗?好大,好壮观,好漂亮……这真的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家了。”

邪天的虚荣心被满足,得意的笑道:“你要是能听话,让我高兴的话,以后,你可以经常在这里玩……后面有很大的花园,还有好几个空的院子,足够你用来制作和实验任何东西。”

“是真的吗……天那!不愧是最最有钱人的……对了,你为什么会这么有钱呢?可以告诉我你赚钱的方法吗?”星宝儿回身,露出一个最渴望的姿态。

叶天邪邪恶的笑了笑,说道:“这个嘛,其实赚钱很容易的,我就是靠拐卖未成年少女起家的。”

“小气!骗子!不说就不说!”

“……”

走进大厅,左破军和慕容秋水已经等在那里老半天,喝茶都喝到了饥饿度清零。两人一看到正东张西望的星宝儿,同时惊讶的问道:“二哥。她是?”

乖不哩嘀咚的,这不是之前丢炸弹的那个女孩吗!

“她是谁,你们自己去问她,她现在是我天魂佣兵团的首席工程师,以后见过的机会多的是。”叶天邪说道。

“首席工程师?”左破军和慕容秋水同时傻眼。工程师玩家遍地都是……但让一个不会战斗的工程师加入天魂佣兵团,这……

“先不说别的,秋水,你想要一把枪吗?我说的是……手枪。如果可以在这个世界用枪的话,你应该会很惬意吧。”叶天邪冲着慕容秋水,做出了一个打手枪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