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天莫邪”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雷光散去,邪龙之壁也随之消失,叶天邪淡笑依旧,神情之上没有哪怕一丝紧张或者凝重的意味,仿佛一开始就没有把那所谓的雷罚放在心上。自己的邪龙之壁连当初有着准圣级实力的暗冥鬼王的攻击能能完美抵御,他自信着也一定可以挡下雷罚。更何况,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还同时施展了水镜。

邪龙之壁虽然要以消耗生命为代价张开,但它的防御能力却堪称无与伦比,绝非普通的防御技能所能相提并论。如今,连系统降下的可以造成强制伤害的雷罚,而且是最强程度的雷罚,都给完美的抵御下来。

这一幕,让原本等着看好戏的遮天之翼的玩家们全部懵在那里,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看到了什么?雷罚,而且明显是最强的雷罚……竟然都没有伤到邪天!!

邪天活生生的站在那里,不要说被轰击成煤渣,就连毫毛都没有被伤害。

那是能造成八位数伤害的强制攻击啊!是连刺客的绝对回避与盾卫的绝对防御都无法摆脱的攻击,他竟然,真的挡下了!毫发无伤的挡下了!

连这样的攻击都能挡下,还有什么攻击是他不能挡下的!邪天无伤,而被这个雷罚所伤到的,却是天之子。他的身体已经变得焦黑一片,如刚从煤堆里爬出来的一般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只是,他现在的状态虽然很惨,却依然没有死。因为雷罚只会对惩罚的那一个人产生伤害判定,其他的生灵即使碰触到或者被直接击中,虽会附带轰击效果,却不会有伤害的产生。

“你输了。”叶天邪搂紧怀中的少女,轻然笑道,近距离看着她的脸,叶天邪才真正的发现这个女孩的眼睛是多么剔透晶莹。那一瞬间,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存在着这样的一双眼睛。

“把你的手拿开。”少女用微带颤抖的声音说道,叶天邪的一只手将她搂的很紧,紧的让她无法挣扎,另一只则搁在两人的身体之间,在一个别人看不到的角度,在她的酥胸上轻柔的抚动着,在旁人看来,他们两个倒像是一对紧紧抱在一起的情侣。

“放手?我可不敢……否则你若是再来一次天雷,我可抵挡不住。”叶天邪在她耳边一呼气,慢悠悠的说道。下一次邪龙之壁要在一个小时后才能使用,如果叶天邪的手离开,再碰触她的身体的话,就会又一次触发天雷惩罚……叶天邪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避过。

“放开我,我不会……”少女身体酥软,声音更是软的如雪花一般,软软的声音带着讨饶的意味。她输的本就措手不及,更没有想到他会在如此多人的面前,对她进行这么肆无忌惮的非礼,那股她从未承受过的酥麻感让她全身都在轻微的战栗,静如止水的心海更是泛起动荡不安的涟漪。

叶天邪露出笑意,说道:“好,那我就放开了。”

叶天邪的双手真的同时收了回去,然后抬起右手,放在鼻旁,轻轻的嗅了一下。他的这个举动,让少女的脸上露出一抹很淡的粉红色。

即使被叶天邪胜,还被那样的对待,她依然是那么的平静,她的一只手很自然的护在了胸前,轻声道:“你相信我?”

“我相信……我相信你是个从来不会说谎的女孩子。”叶天邪说道。

“我该感激,还是惊讶?”少女沉默了几秒,幽幽说道。

叶天邪没有回答他,这几句简短的对话,让他对少女的心思有了更深的几分了解。他摇头说道:“告诉我,你今年多大。”

“十六岁零三个月。”少女没有隐瞒,如实回答。

“十六岁零三个月……如此小的年纪,为什么练就这么深的城府。女人的幸福指数,是和她的聪明程度,还有她知道东西的多少是成反比的。”叶天邪看着她的眼睛,缓缓说道。如此深邃的眼眸,究竟隐藏着什么。

少女笑了一下,笑的分外明媚:“幸福?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了追求幸福的权利。”

“因为你是折翼的天使?”

“……”

“不,你不是什么天使,更不是一个什么折翼的天使,你只是一个女孩而已,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如果你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女孩?那么,你才真正的失去了追求幸福的权利。”叶天邪摇头说道,他的话,让少女抬起眼眸,一种奇异的光彩在她的眼底轻微晃过。

一丝响动从叶天邪的身后传来,却是恢复了行动能力的天之子。叶天邪目光一闪,猛然回身,一脚踏在了天之子的身上,将他刚刚要站起来的身体给猛的踩回了地上,下巴和地面来了一个紧密的碰撞。

“放开他吧,他……还只是个没长大,被惯坏了的任性孩子,同样的事,他不会再做了。”少女轻叹一声,对叶天邪说道。

“你说的没错,他的确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而已,而越是这样的孩子,越是应该好好的教育教育,不是么。”叶天邪的脚下一用力,让天之子的呼吸一下子变得极其粗重,他艰难的抬头,用怨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叶天邪。

叶天邪转过头来,说道:“不过说实话,我实在是不想在这样的人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想让我放了他……很简单。”他斜眼看向少女,字字清晰的说道:“无论是游戏世界,还是现实世界,都有很多人希望我死,但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成功。而所有想让我死的人,我都不会饶过他……除了一个人。她杀我数百次,我也无法对她真正的动怒,因为我知道她的本意并不是取我的性命。而你……刚才的拿道天雷,却是很直接的想让我死。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

“我说过,既然我败,就任你处置。此生,我从未违背过自己说过的话。”少女说道。这样的话从她的口中说出,竟然没有一丝的犹豫和异样的感情色彩,就如同说了一件再无关紧要不过的事一般。

“是吗?”叶天邪笑的明显放肆起来,“那你告诉我,你有没有被哪个男人碰过!?”

“……有。”少女平静的回答,丝毫没有为他的这个问题而动容。

“哦?是谁?”

“你。”

“……”

“我不是很愿意动被别人碰过的女人……你如果想让我暂时放过这个废物,很简单,你……舔我这里。”叶天邪邪魅的笑着,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小……小妹,你今天是怎么了!你根本没有……必要听他的任何话。”天之子剧烈的喘息,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在他的记忆中,她极少和外人接触,今天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现身,已经足够让他惊讶好久,而刚才,她和叶天邪的那几句对话,更是让他惊讶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叶天邪面前,她虽然依然那么的宁静,却忽然像变了一个人。

而听到叶天邪竟然提出了这样一个请求,天之子的火气混合着恨意蹭蹭的窜了上来。他怕他的妹妹会为了他真的会按照邪天所言做出那样的举动。她是折翼的天使,是一触即碎的薄冰。现实已经对她太不公平,怎能让她在这个助她有一个完整生命的世界遭受这样的对待。

但,少女却仿佛没有听到他说什么,她的犹豫只有那么很短的一小会,然后上前,站到了叶天邪的身前,踮起脚尖,向他的嘴唇上吻去。

也许是因为过于紧张,少女的嘴唇在与他相触之时,眼睛下意识的紧紧闭合,双手没有去扶叶天邪的肩膀,而是交叉放在自己的胸前,保护着自己的胸脯不和他相贴。

隔着一层蓝色面纱,她的嘴唇终于和叶天邪相触,短暂的停留中,她终于小心的伸出香舌,隔着薄薄的面纱,在叶天邪的嘴唇上轻轻的舔了一下,普一碰触,便如受惊一般快速收回,嘴唇也和叶天邪脱离。少女退后两步,神色平静依旧,却无法掩饰那连雪白的脖颈都染成粉色的红霞,她说道:“现在,放开他吧。”

遮天之翼的人全部愣住了,叶天邪和少女的对话他们没有听到,却亲眼目睹她主动亲吻叶天邪……一时间,遮天之翼的人目瞪口呆,怎么都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如馨如兰的味道残留唇上,让叶天邪不自禁的用手碰了一下刚刚被她舔过的地方。他嘴角微勾,带起一个轻微的弧度:“现在明白了吗……你只是一个女孩,一个初次亲吻男人时,会羞涩的女孩。”他目光一转,低头瞥了一眼天之子,脚,缓缓的从他的身上离开:“至于这个人,我已经懒得再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叶天邪眉头猛然一紧,身体一跃,跃上了泣羽冰麟的背部……随着泣羽冰麟的一声低吼,它忽如一道被射出去的蓝色箭矢般在所有人的措手不及中冲刺向了前方。

泣羽冰麟瞬间穿过了大片的人群,转眼间便达到了那个院角和大厅墙壁相连的角落,然后身体骤然下冲,将一个完全来不及躲避的人……重重的撞到了墙壁上上。

被撞到的人一身绿衣,背上背着一把银色之弓。他没有显露自己的名字,但,却逃不过叶天邪邪龙之目的窥视。

“天莫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