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司徒落雨(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唇红眉黛,明媚照人。她拥有着少女才有的软玉香肤,浑身上下却释放着少妇才会有的风韵风情,她慵懒地坐着,目光在叶天邪的脸上游移,满含柔情,时而痴迷,不变的,是眉宇之间那不需要刻意做作,完全与生俱来的妩媚。

年纪过了二十五岁的女人,都会开始在意起自己的年龄。柳柒月也不会例外,往昔秋波流动,顾盼生辉的一双美眸,如今却浮现出了极淡极淡的忧虑。但,她的容貌姿色却是一点没有衰退,相反,比之当初的青涩风情,此时的她更显得妖媚冶荡,风姿撩人,举手投足间自然流露的成熟韵味,使她越来越绰约万般,让人心醉魂移。京华市多少上层社会的青年才俊对她朝思暮想,茶饭不思。又有多少初见她的人惊为天人,在呆滞中发出了“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叹。只是,她的忧虑更多的不是自己的年龄,而是……眼前,这个正在狼吞虎咽的男子。

她的家世、她的心思能力、她的相貌、她那自然而生的妩媚……她的一切都足以让正常的女人艳羡与妒忌。只是,柳柒月毕竟非寻常女子,她不会让自己轻易的喜欢上谁,而当她真正的喜欢上一个人……那便是她永远不会改变的一辈子。

只是,当她在悄然间发现她已经无法把眼前的男儿只当成自己的弟弟的时候,城府极深,再大的风浪面前都能坦然以对的她,却只能品尝着深深的苦涩。因为那时候的他已经有了红颜知己。一个让她,也是今生唯一一个让她都有了自惭形秽之感的少女……而且他们的感情,紧密的没有那怕一丝的缝隙。而他们怎么看,都是天生一对,也只有他们,能配的上对方。

只是,她的心没有动摇过,也不会动摇……她只能默默的,将一切都埋藏在心里。她不是那种很傻的女人,她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又不该做什么。她的心思,左破军知道,慕容秋水知道,叶天邪也知道……所以,他一直都在刻意的躲着她……那当然不可能是他讨厌柳柒月,相反,是他担心自己在柳柒月面前乱心。只有他自己知道,不知有多少次,柳柒月总是在他的绮梦中出现……她的魅力,根本不会他一个热血男人所真正能抵挡的,除非他生理不正常。

此时,看着正狼吞虎咽的叶天邪,柳柒月的目光变得越来越柔和……已经不知道多久,她没有坐的离他这么近,没有在这么近的距离看着他……没有能亲手帮他擦拭……

各种菜肴开始被一盘又一盘的端上,这里的侍者都是清一色的女性,或者说,整个七月商会,除了赵天华,上到高管,下到服务生厨师接待……全部都是女性,而且每个都是由柳柒月最后选出,个个姿色超群。而这样的七月商会,也成为了它不能不鹤立鸡群的理由之一。在现实世界,一群女子的商会或许会受到各种各样的欺凌,但在命运世界,在那残酷的系统保护下,欺凌女子等同于找死。柳柒月在游戏世界只会招收女子,依仗和利用的,也正是这一点。

那些侍者将菜肴端上,同时将已经空了的盘子拿走,走之前,都会用极其怪异的眼神去看叶天邪……这身装束,毫无疑问属于那威名赫赫,当之无愧的游戏第一人……邪天,亦天莫邪。而他造就的这番奇景,着实的让她们颇有些晕眩的感觉。

一个小时后,叶天邪所吃光的盘子摞起来已经有一米多高……不,如果要算的精确点的话,应该是叶天邪和果果共同吃出来的。

“唔……唔……主人!这一盘是果果最爱吃的,不许和果果抢,那边还有好多……去吃那边的啦。”果果直接站在盘子里,双手抓起盘子里的果珍左手一颗右手一颗的往嘴巴里丢着,口中那好不容易发出来的声音被她咀嚼和吞咽的声音淹没了一大半……准确算来,她这一个多小时吃下去的东西,堆积起来的话,体积至少是她身体的三倍。

但她的小肚子却是一点鼓起的痕迹都没有,天知道她都给吃到哪里去了。

而因为果果总是一头扎进盘子里,导致狼吞虎咽的叶天邪有好几次险些连果果都一起给吃了进去。

“慢一点,再喝点水。”柳柒月又倒了一杯清水,然后在他停顿的那一空档,抬起手来,将水杯放到他唇边……她此时穿着一身类似古代宫廷装的奇异服饰,薄若丝绸,袖子很宽,随着她的手抬起,袖子落下,一截白玉肤肤赫然出现在叶天邪眼前。

即使叶天邪的心思被贪食之念所充斥,目光也在这一刻忽然变的炽热,在柳柒月喂他喝水的时候,他几乎是不受控制的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然后,手又下意识的向下,将她的袖子很轻易的缓缓推下……腻如鹅脂,白如美玉,随着袖子的卷起,越来越美……鼻中传来的香泽也越来越浓烈……而那一杯清水饮尽,洪水猛兽般的饥饿感疯狂而至,让他的注意力再次全部转移到了眼前的食物上,抓起盘子,直接往嘴里倒去……柳柒月知道叶天邪沾不得半点辣,所以在这之前很严肃的交代过所有的菜式中绝对不能有辣的出现。

叶天邪的这个饮食缺陷也是由璃仙儿给娇宠出来的。璃仙儿总是在将他的一切都推向完美,尤其是他的身体,她告诉过他吃辣的东西会对皮肤造成不利的刺激和损伤,从不让他接触辣的东西。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叶天邪吃干净的盘子,已经有两米多高。

而此时,左破军和慕容秋水也已经赶了过来,两个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已经来不及理他们的叶天邪。

“二哥该不会真的要就这样吃上七天吧?”左破军眼睛直直的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慕容秋水耸了耸肩膀,表示无奈。

“会不会,太夸张了一些?唉……二哥所接受的到底是个什么变态任务,居然有这么可怕的试炼。”左破军咽了口口水,说道。

“是啊,太可怕了。如果让我一次吃这么多东西,那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我每天的食物必然严格控制2.1到2.3千克之内,数量要控制在15种以上,尽可能的避开油腻……不然,会摧残我这完美的体型和完美的皮肤。唉,亲爱的三哥,你一定不知道,如果我有天吃成了你这样的体型,我一定会选择去死。”

左破军:╭(╯^╰)╮!!

“不过,”慕容秋水点了点下巴,慢条斯理的说道:“从傲慢到懒惰,再到暴怒、妒忌、贪婪……再到现在的贪食,你有没有发现,我们亲爱的二哥所受到的影响似乎一次比一次深……我真的很想知道,这个试炼的最后一罪——色欲,二哥要怎么度过呢?”

左破军:“……”

当初,叶天邪和他们说起七宗罪时,也只能提到是他接受了一个能影响心性,需接受七宗罪洗礼的任务。虽然当初叶天邪说的很严肃……但这样的事,他们也不可能真的想到一个很深的深度,但随着那七宗罪的一步步来临,他们终于开始领会到这个“试炼”的非同寻常。

左破军:“这个……嗯,我表示那几天老爸有事情带我出国,所以可能就不能陪着二哥了,老四,二哥就交给……”

“哎呀,真是巧啊。那几天我老爸也有事带我出国。”不等他说完,慕容秋水已直接将他打断,一脸无奈的说道。

两个男人立马心照不宣的都不再说话,然后同时看向了大姐——柳柒月。

“嗯,我想,那七天是不出国不行。不过有大姐在,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了。亲爱的三哥,既然这么巧,那咱就一起去吧,带不带老爸已经不重要了。嗯哼?该去什么刺激的地方视察呢?死亡之海,还是死亡之窟,还是死亡之林,还是死亡沙漠……哦!凡是带着死亡两个字,都神秘的让人那么的向往。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左破军:“……”

而此时,得到了喘息的叶天邪终于做了一个贪食之外的动作,他看向了自己的属性,然后目光落在了“饥饿度”上。

饥饿度是随着时间和人所能承受的饿感而变化,饥饿度越高,人就会越觉得饿。他想要看看如此饥饿的自己,所承受的饥饿度究竟是多少。

饥饿度:????

没有具体的数字,有的,只是一小串的问号。

怎么回事?

叶天邪不再多想,迅速拿出了一本很薄的小册子给柳柒月,说道:“大姐,马上找一个高级厨师学会这本菜谱……说不定,会有用。”

这本菜谱,正是从红太羊身上找到的那一本。

七天的贪食之罪,难道他就必须七天一直留在这里,不停歇的吃吗?

当然不能……否则,就是一个正常的人,也会吃到心理不正常。而连续灌输这么多东西,七天之后,他的味腺也必然麻木,在未来很久的时间内,他或许会什么东西都吃不去下,甚至看到了再美味的食物都会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