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结合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梦羽衣,血梦天堂的唯一妖罗,她的强大,她的高贵,她的清冷……她就像是天山顶峰的雪莲,在冰冷和孤傲中开放,没有人可以靠近她,更没有人可以触犯她的一毫一发。所有对她有企图的人都死了,死无全尸,而即使是血梦天堂的最强皇罗——她妖罗必须保护一生的人,若有了要碰触她的念头,她同样会毫不留情的一刃斩出。

她不但有着雪莲那边的孤傲、高贵和冰冷,更有着天山雪莲那不沾染一丝污秽,没有一丝瑕疵的冰清玉洁,纯净无暇。

而她的无暇,被男人那炙热的手掌,给涂抹上了永远抹之不去的污秽。

叶天邪握住了那两只连她自己都极少碰触的骄傲雪峰,肆意的揉弄着,脸上挂着享受而贪婪的笑,那让她羞耻万分的异样酥麻感如无数的闪电一般冲击着她的神经,她在近乎惊恐的错手不及中呆滞,然后开始挣扎……

她的双手手腕全部脱臼,无从用力,她以腿撑地,想要挣扎而起,叶天邪眼角一动,身体忽然向前,双手依然牢牢抓捏着她硕大绵软的双乳,不舍得离开,身体却带着一股不轻不重的力量,直接跨坐到她身上,将她身体压在了身上,也压下了她的挣扎。

“可怜的小猫,既然败了,就要有败的觉悟,长了一副这么诱人的身体,就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么……你来的,可真不是时候,如果你早来一天,说不定也不过是简单的一死,有时候,活着,可是要比死更需要勇气。”他微笑着,手上的力量越来越大,将那黑衣下的两团揉成了各种夸张的形状。

梦羽衣的心思彻底混乱,依然没有从这样遭遇中缓过神来。她和叶天邪有过那么长时间的相处,一颗心悄然间系在他的身上,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熟悉着所有属于他的特征……她无比的确信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他,但,却从来没有看到他露出这样的一面,让她陌生,还有恐惧……

“不要……唔……”

她终于开口,甚至想要报出自己的名字,声音绵软的让人全身酥麻,而在她开口的那一刻,叶天邪眼神一凝,忽然一只手一把扯住她被雨水浸湿的长发,将她的螓首拉起,另一只手向前,中指和食指近乎粗暴的强行塞进她的口中,夹住了她来不及躲避的娇嫩香舌,在里面不紧不慢的搅动着,另一手返回,继续在她的胸前揉动着:“好吧,我承认你的声音很有魔力,但你是个杀手,没有求饶的资格,乖乖的接受吧,如果想死的话,至少也要等我在你身上发泄完,在我不允许的时候,死,都会是一种奢侈。”

梦羽衣瞪大美丽的眼睛,香舌被叶天邪手指夹住的她只能发现“呜呜”的声音,那从未有过的羞耻感让她如遭雷击。她无法说话,更无法咬舌自尽……如果换成另外的任何一个人,现在的她,可以用力去咬断他的手指,但唯独是他……冰冷无情的她,却怎么无法真的去付诸行动……

她想要挣扎,但那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如一座无比沉重大山,她擅长的是爆发力和速度,力量之上本就孱弱,和叶天邪根本没有可比性,被他如此制住,就如同被关在铁笼子里的闪电兔,即使再敏捷,也根本无从逃脱。

“怎么,为什么不试图咬断我的手指呢?嗯……”

叶天邪的声音如恶魔的低语,对这个为刺杀他而来的人,他根本没有一丝的怜惜,只有沸腾的欲望。

哧……哧……

他带着冷笑,以手抓动,手掌所到之处,直接将那黑衣给片片撕下,随着黑衣的离体,那滑如凝脂,白皙近乎透明的皮肤寸寸露出,在黑暗之中竟然释放出赛雪的肤光。叶天邪的一只手依然在她的口中搅动,撩拨着她受惊的小舌,并带起淫靡的水声,另一只手终于抓到了她的胸前,猛然撕开。

“呜呜……”在梦羽衣无助的吟声和无力的挣扎中,她上身的黑衣和那一层薄薄的亵衣同时离体,上身完全裸露出来,顿时一双白腻雪滑的圆硕雪乳就这样弹跳而出,裸露在空气中微微颤动,荡漾出一阵迷人的乳波。高高俏立在胸前的小巧乳尖也被淡粉色的乳晕衬得如同两颗晶莹的粉红宝石,诱人无比。

叶天邪的双目中放射出饿狼一般的光芒,梦羽衣的胸部太过丰满,被迫平躺的姿势让她的乳肉滚溢出双乳的根部,却仍是饱饱嫩嫩的两大团,只是更显肥腴。而身胴却是极细,曲线毕露。叶天邪伸回手,按在了那已经没有任何阻隔的雪峰上,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那无法形容的圆润温滑,白皙的皮肤毫无瑕纰,在雨水的沾湿下软滑如玉。梦羽衣挣扎的更加剧烈,但她再怎么挣扎,都不可能压下生理上的自然反应,白嫩的玉体上开始隐隐泛出淡淡红晕,更显得人比花娇,艳润欲滴。

终于,如任命了一般,梦羽衣放弃了挣扎,再也没有了任何反抗的动作,那清澈如幽潭的双目中,缓缓的流出了清泪,那不知是屈辱,是迷茫的泪点和雨水混合在了一起,已分辨不清是雨是泪,而唯一能证明那泪水,是她脸上那让人心碎的凄迷。

她的滚滚珠泪让叶天邪呆了一下,手上的动作顿缓,这个美若妖精的女人本就有着令人不忍亵渎的冷艳孤傲,此刻更给人一种弱质纤纤、我见犹怜的娇柔,加上那令人心碎般的晶莹清泪,让他内心甚至泛起不忍伤害只欲将她搂在怀中轻怜蜜爱的冲动。但这种冲动又马上消失,他嘴角勾起一丝笑,缓缓说道:“怎么,放弃挣扎了?如果你早点乖乖听话的话,或许,我也会让自己尽可能的温柔一点,毕竟,你可是个并不多见的大美人,我很想能舒舒服服的享受一番……说不定,到时候我会舍不得杀你。”

叶天邪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脸上,慢慢的垂首,在她饱满鲜润的娇艳嘴唇上轻点了一下,然后顺着那娇翘挺秀、优美无伦的下巴一路下滑……天鹅般优美挺直的玉颈,雪白一片、晶莹耀眼的细滑雪肌和柔媚湿滑的锁骨,浑圆玉润的细削香肩无不让他留连忘返,最后,久久地停留在两团雪肉所堆起的一道洁白晶莹的诱人乳沟中。

唇下的雪肌玉肤是那样的甘美芳香、细滑娇嫩,乳沟边上那两团娇软盈盈的乳肉更令他几近失控的想要吞入腹中。梦羽衣依然没有挣扎,她亦知道挣扎完全是徒劳。她眼睛半睁,虽然在怔怔的看着上空,但眼眸深处却并不是呆滞无神,而是有什么东西在剧烈的颤抖着。

她默默地等待着那不可抗拒的淫风暴雨的降临,只是那令人肌酥骨软的酸痒刺激以及想到他……那个让她乱心,让她流泪的男人正淫邪地亲吻着自己冰清玉洁的圣洁身体……不知怎么的,那种屈辱仿佛开始缓缓变淡,看着他的眼睛,她开始感觉到自己芳心怯怯、娇靥晕红、含羞无助。

“不要着急,这只是刚刚开始……老实说,你的身体,让我已经忍的很辛苦了。”他伸手,忽然搂住她纤细的腰肢,左手向下,一下子扯下她腰间的黑色腰带。顿时,下身的夜行衣直接向两边展开,露出她雪白娇媚、玲珑浮凸的玉体,两条修长笔直的玉腿闪烁着晶莹的光泽,白嫩圆俏的硕臀呈现着完美至极的桃形,在雨水的叫浇琳下滑莹一片。

“唔……”即使已经放弃了挣扎,下身完全的暴露,她依然忍不住惊喊一声,下意识的并紧双腿。

而叶天邪的动作更快,在她双腿并紧之前,他伸腿一顶插入她内侧,使她无法合拢双腿,眼里则跳动着炙人的火焰,贪婪的饱餐她美妙娇嫩的身体,“很美的身体,你,应该是个能把铁一般的男人都带进地狱的妖精……”

梦羽衣内心慌悸,全身像被电流通过似的激烈颤抖。她的身上,此时已经再也没有了一丝遮掩,赤裸裸一丝不挂的在叶天邪面前袒露出她美绝人寰、令人心跳顿止的雪白玉体。

叶天邪赤红如血的眼睛被雪白晶莹的完美身体完全吸引,怎么都无法移开。此时,他不得不赞叹造物主的神奇,那魔鬼比例下的修长身材、细削浑圆的香肩、丰软怒耸的巨大雪乳、颤巍巍娇挺的蓓蕾、盈盈如织的纤纤细腰、平滑的柔软小腹……无一不是找不出任何瑕疵的完美之作。

叶天邪将她双腕拉开,左右按在了冰冷的地面上,每一动都弄得雪乳一阵酥晃,昂起的蓓蕾在乳波问载浮载沉。他将身体整个的压在了她的身上,有了和小希的经验,他很快就找到了柔软的入口,双臂收回,紧紧地扶住她那娇柔无骨、盈盈一握的纤滑细腰,在她不堪刺激的轻颤中,借着雨水的润滑,用力的向前一顶动……

“嗯……”如果不是手腕脱臼,那白皙修长的纤纤十指必会在直接深陷入叶天邪手臂上的肉中,一声凄婉妩媚的娇哼从她的檀口溢出,深深的刺痛传自贞洁圣地,梦羽衣秀眉紧蹙,凤眸迷离,一行晶莹的清泪沿着已变得苍白的脸颊淌落,那无法言明的思绪在芳心中混乱交织。

结合了……

漆黑的夜晚,瓢泼的大雨,没有街灯和路人的街道……这样的时间,这样的环境,他,如此霸道的夺走了她的贞洁,占有了她身体……让她从此,再不是那个没有瑕疵的孤傲雪莲妖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