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心的转变(上)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里是果果小屋的顶楼,专属苏菲菲的房间。苏菲菲没有下线,而是意识朦胧的冲进来,扑倒在床上,无声而泣。

门没有关上,柳柒月敲了敲门,脚步款款的走了进来,坐到了苏菲菲身边,微微一笑,说道:“妹妹,先不哭了,和姐姐说会话好吗?”

苏菲菲没有回应,将螓首捂在被子里,肩膀不住的颤动着。

“妹妹,你喜欢天邪他一个专情的人,还是一个多情的人呢?”柳柒月的右手按在了苏菲菲的肩膀上,目光迷离,轻轻说道。说完这句话时,她的头微微仰起,发出了一声很轻很轻的叹息。

“是……你一定会喜欢他是一个专情的人,又有哪一个女孩,不希望自己喜欢的人可以对自己专情一生,不会和任何其他的女人有染,不对任何其他的女子动心……只是,这些年以来,我却一直都渴望他可以是一个多情的人,哪怕是滥情也好。”

她轻微一笑,却是苦涩的笑,迷离的眼眸中,回放着她这些年以来的心路历程。

苏菲菲的肩膀不再颤抖,她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身体蜷缩成一个动人的曲线,显然是在听柳柒月说的话。此时的她,内心混乱的如同骇浪中的一叶扁舟,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该做什么……更不明白,为什么柳柒月要说,她宁愿他是个多情甚至滥情的人。

柳柒月伸手,将苏菲菲的身体从床上扶起,她的动作虽然轻柔缓慢,但轻柔之中却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让苏菲菲没有任何反抗的被她扶着坐起。柳柒月毕竟不是寻常的女子,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她有的,不仅仅是过人的心性和手段……只有左破军和慕容秋水知道,柳柒月的身手,不亚于他们两个中的任意一个。

苏菲菲螓首垂下,眼眶泛红,虽然在强忍着眼泪,但泪点依然不断的溢出。委屈、被背叛的痛苦,更多的是……是可能会因此而离开叶天邪的恐惧。

柳柒月伸出手指,一点一点的抹去她脸上的泪痕,动作轻柔的就像是一个母亲在抚慰自己的女儿,她缓缓说道:“妹妹,你知道天邪以前,身边有一个璃仙儿吗?”

苏菲菲眼神一阵迷离,垂下头,哽咽着声音说道:“我……知道。”

“你知道她的存在……但一定不知道她的样子。因为当年她消失的时候,所有关于她外貌的一切都消失了,消失的一干二净,包括她的所有照片,包括哪些流传到了网络之上,被无数人惊为天人的图照,也全部消失,没有一丝留下。知道她外貌的,也只有那些真正见过她的人,她的外貌,我无法形容,我只知道,她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让我感觉到不愧不如……甚至,自惭形秽的女孩。”柳柒月微微仰头,脑中,浮现出那个朦胧的仙影……没错,那只能用“仙影”来描绘,在潜意识里,就连柳柒月,也从来不敢把她当做一个凡人,那种不真实的美丽,根本不应该出现的人间。

那样美丽,即使世界上画技最高超的画师也根本无法描绘出一丝一毫的神韵……那种美丽,也只有用眼睛去看的时候才能真正的领略,因为即使是见过她那么多次的柳柒月,在脑海之中,都无法完全的描绘出她的真容,只能有一张模糊的天颜。

苏菲菲惊讶的看着柳柒月……这个被称作华夏最有魅力的女子,这个足以让任何女子都自惭形秽的神仙女,竟然……竟然会在另一个女子面前如此的甘拜下风,那个璃仙儿,她真的已经美到那种程度了吗?不,一定不仅仅是外表,仅仅是外表的话根本不足以让柳柒月这样的女子如此折服,她的气质、气息,也一定超凡脱俗……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孩?

“她不但有着梦幻一般的外表,而且,你根本想象不到她对天邪有多好,她对天邪的呵护就如同在小心的保护着一小片一触即融的雪花,她是真正的在用自己的全部去爱着他。而天邪的很多东西都来自她,包括他的性格和大多数的习惯,甚至,就连他做事的方式,还有他的气质,都是在她的熏染下培养而成……天邪在其他人面前,即使是在我舅舅左振华面前,也从来都是一副发自骨子里的高傲姿态,而只有在璃仙儿面前,他所有的是一种依赖,因为他的灵魂深处,早已深深的刻下了她的一切。天邪是璃仙儿的全部,而璃仙儿,又何尝不是天邪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人,比他的命还重要……三年前,当璃仙儿忽然从他的生活里消失的时候……你想象不到天邪是多么的痛苦。”

柳柒月闭上眼睛,回想着当年,她依然心疼的想要落泪:“平时就算被打断全身骨头都不会哼一声的他,那次却像个孩子一样痛哭着,用头撞墙,右手撕抓地面,没日没夜的疯狂寻找,整整一个月没有过哪怕一刻钟的睡眠……而那一个月,他也只喝了几口水,什么都没有吃,直到他终于心力体力交瘁昏了过去,才昏睡不到一个小时又在噩梦中挣扎着醒来,疯了一样的要继续去走遍天涯去寻找她,直到再次晕过去……如果不是天邪的身体异于常人,那严重受损的身体和内心足以让他死亡。”

苏菲菲瞪大眼睛,捂着嘴唇,怔怔的看着柳柒月,耳边的声音,已经让她忘记了心痛……

“后来,终于没有力气再去寻找的天邪每天都缩在那个原本属于璃仙儿的房间里,手里握着璃仙儿临走时留下的唯一东西。而那个房间,残留的是她最后的味道……他从来不会让任何人进那个房间,即使破军和秋水,要靠近时也会被他赶出去。破军和秋水一直害怕他会想不开,轮流守在他家里,每天将饭悄悄的放在房间门口……直到两个月之后,他才从那个房间里出来,告诉破军他们他没事了。”

柳柒月双目睁开,幽幽说道:“妹妹,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吗?现在,你可以想的到,他对璃仙儿的情深到什么程度了吗?他们不单单是一对恋人,早在很久之前,他们就已经性命相依,灵魂相依,天邪的一生,也是被璃仙儿所挽救,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是璃仙儿把他‘捡’回,给了他一个家,给了他超越一切的关怀。天邪就算必须对不起全世界,也绝对不会对不起璃仙儿……”

苏菲菲没有说话,心已乱的不知归处。

“我喜欢天邪……在遇到他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有一天会爱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年龄比我小的男人到那种程度……”她微笑,轻轻的说了出来。

苏菲菲目光一呆,她垂首,说道:“我知道。”

同为女人,她从柳柒月看向叶天邪的目光中就足以嗅到什么,而左破军和慕容秋水的一些话,也让她越来越明白着……现在听她这么直接说出来,她一点都没有觉得惊讶,反而心中更加茫然。

柳柒月笑了起来,笑的那么的痴迷和苦涩:“你知道我有多爱他吗……我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为了他,我可以放弃自己的一切,即使是我的家庭,只要他想,为他做什么我都愿意,这么多年,我每天想的都会是他,梦里出现的人,也从来都会是他。曾经,我以为即使我有了家庭,我也一定会主导着一切,但现在,我却偷偷的学会了一个最完美的妻子所该拥有的一切,在外面,我会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的天邪弟弟有一个最高贵最美丽,让所有男人嫉妒的妻子,和他在一起时,我会永远站在他的身后,一切以他主导,在家里,我是一个懂得一切,可以操持一切,让他不需要有任何费心的完美主妇……在床上,我可以变成为世界上最放浪的荡妇……但即使这样,我依然退却了……因为他身边有了璃仙儿。如果是别人,我可以毫不犹豫,但我知道,我永远都不可能把他从璃仙儿身边夺走,永远都不可能。”

谁能想到,一个被几乎全京华的男人奉为神仙之女、梦中女神的女子,却如此卑微不堪的爱上一个男人。

“即使后来璃仙儿走了,我也从来没有奢望过他会接纳我,因为以他对璃仙儿的感情,就算永远不能再见,他也会等她一辈子。但……”柳柒月目光转向了苏菲菲,目光变得迷离如水:“他竟然……接受了你。”

苏菲菲:“……”

“我从无法相信,到我终于确定这件事的真实性时,”柳柒月嘴角带起一个完美至极的弧度:“我很嫉妒你,但,更多的是开心……你一定想象不到,那时候我是那么的开心。”

“为什么……”苏菲菲眼圈依然通红,她轻咬着嘴唇说道。

“妹妹,”柳柒月却没有马上回答她,而是转而问道:“现在,你依然希望天邪他是个专情的人吗……如果他对璃仙儿一如既往的死心塌地,再也容不下他人,那么,他将不会真正的接纳你……在璃仙儿归来的那一天,你,就会和他分开,永远的分开……你,希望这样吗?”

苏菲菲怔了怔,一种深深的恐惧在内心快速的滋生,她用力的摇头,眼泪以远胜之前几倍的速度从眼眶中涌出,声音里更是带着颤抖的哭腔:“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和天邪分开……永远不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