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小冲突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从鉴定铺出来,叶天邪直奔向旁边隔的不远的铁匠铺而去。如果叶天邪没有记错的话,这个铁匠铺的铁匠名字叫铁无魂,是个似乎有着不小来头的人。

铁匠铺阴暗依旧,里面一个光着上身,皮肤黝黑,汗流浃背的中年铁匠,正轮着一个比他身体还要大上一些的铁锤,一下又一下的沉重敲击在燃烧着灼热火焰的锻造炉上。

听到背后的脚步声,他的动作并没有停止,直到叶天邪出声喊他,他才放下手中的大铁锤,带着满身的汗水转过身来,看到叶天邪,他温和的笑了起来:“年轻人,原来是你啊,直到现在我还沉浸那天亲自使用七星莲花所带来的享受之中。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

“铁大师,你太客气了。”叶天邪礼貌的回应道,然后干净利落的拿出了那枚已经没有了光芒的青龙之戒:“铁大师,我这次来是为了这枚戒指……它现在力量全失,不知有没有可以修复的方法。”

铁无魂将那戒指拿过,认真的翻看了一会,如叶天邪预料的那般露出了深深的震惊之色,他惊声道:“这是……青龙之戒!这枚戒指居然出现了!!”

惊讶过后,他的注意力又马上被这枚戒指吸引,对高级装备那本能得痴狂让他很快忘记了震惊,激动的翻看着这枚戒指:“这的确是记载中的青龙之戒没错,但从这上面,我却感受不到任何的力量……看来,它真的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失去的彻彻底底,一分都没有留下……哦?”

铁无魂的手上的动作忽然停滞,他头降下,离的青龙之戒更近了一些,然后低声自喃道:“刚才的动静是……那种感觉,强大的灵魂压迫感……对了!莫非那就是青龙残留在其中的灵魂?力量尽散,但却无法被驱散留在其中的青龙之魂……唉!空有一丝青龙之魂的残存,却根本已经没有了一丝的力量,或许用不了几年,这丝青龙之魂也会因没有力量的支撑而消散吧。”

叶天邪听了他半天的自言自语,终于忍不住上前说道:“那有没有修复的方法?”

“我不知道。”铁无魂摇了摇头,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然后又把玩了青龙之戒一会,有些不舍的还给了叶天邪,说道:“青龙之戒和普通的装备不同,它的力量来源自万年前的圣灭之兽青龙,而不是自然产生,所以,力量耗尽之后,它也无法自然恢复,而天下间只有一只青龙,这枚青龙之戒的力量也只有青龙能赋予,青龙灭亡,失去所有力量的青龙之戒,也基本不可能有恢复的可能……我说不知道,是因为我所了解的东西告诉我它无法恢复,但世间本无绝对之事,或许这个世界会存在能修复它的东西也说不定,也许,七星莲花有可能做到,也许,如果水之力强大到一定程度,可以模拟出青龙的力量,也有将它恢复的可能。”

铁无魂说了半天,叶天邪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很简单,三个字——不可能!

而他的那些假设,全都是虚无飘渺,基本不可能出现的假设。

从铁匠铺走出,叶天邪看了下时间……已经接近晚上九点半,菲菲她们应该还在等着自己下线吧,毕竟自己连晚餐都还没有吃。

叶天邪刚要离开,忽而左破军的声音从通话器里传了过来:“二哥,能听到不……呼!终于可以听到了,刚才一定又在那个命运之塔里吧?”

在命运之塔,双方都将无法发起通话。叶天邪将通话器接起,说道:“破军,什么事?”

“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发生一点很小的冲突而已。”左破军声音犹犹豫豫的说道,似乎在踌躇着要不要告诉叶天邪。

“冲突,什么冲突?”叶天邪微一皱眉。

“很小的事,我们随随便便也就解决了,这点小事根本不需要二哥你过来。我呼叫你是因为之前苏大小姐喊了你很多次,一直联系不上,让我等到你出来的时候,记得尽早下线吃饭洗澡睡觉……嘿,还真是关心周到啊。”左破军发出一阵很暧昧的笑。

而左破军刚说完,他那边就传来通话器被抢过去的声音,一个带着委屈的娇俏声音从里面传来:“邪天哥哥……呜呜,你终于出来了,我这些天都想你想的快死掉了……呜呜,你快过来,这里要好多人在欺负我们。邪天哥哥,快点过来,你说过要保护我的。”

这是司徒落雨的声音,叶天邪怔了一怔,也没问发生了什么,拿出一块空幻石核心,直接转移到了司徒落雨的身边。他身边的人,菲菲、辰心、辰雪……以及左破军、慕容秋水的身上,都有被他贴上万里追踪器,以便随时赶到他们身边。

这是一处位置绝佳的练级地图,刚好适合现在主流等级的玩家。此时,这张地图的正中,两拨人隔了几米的距离对峙着……一方大概有三十来人,一方,只有五个,四男一女,正是左破军、慕容秋水、司徒刹那、司徒无情……以及本不该出现在这个地方的司徒落雨。而这五个人,却是司徒落雨站在前方,双手叉腰,气势汹汹的看着前方,而她所面对的那个群人的领头人脸色那叫一个黑,显然是刚刚被骂的不轻,司徒落雨骂人之狠,叶天邪可是见识过好几次。

叶天邪刚一出现,所有的目光瞬间转向了他。原本气势汹汹的司徒落雨眼眸一眨,踩着小碎步子小跑到了叶天邪身前,一下子扑倒在他的身上:“呜呜……邪天哥哥,你终于出来了,你那么久不理我,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呜呜……”

原来还算有点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被破坏了个一干二净,左破军四个人全部露出了一个相当难受的表情……刚刚司徒落雨一个人差点没把对面三十多号人都给骂哭了,那姿态简直比她的身材还要震撼,但叶天邪一出现,她却一眨眼的功夫化成了一只小绵羊,这样的落差让他们想不难受都难。

“当一个女人不得不表现出彪悍的一面的时候,只有一个原因……”慕容秋水有手勾了勾鼻子,幽幽说道。

“什么原因?”左破军随口一问。

“原因就是……她身边没有能让她完全信赖和依靠的男人。”慕容秋水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受伤:“而当这样的男人出现时,她就会变成一只温顺的小羊,把所有的东西都丢给那个男人……哦,这证明了什么……”

剩余的三个男人集体黑线。

而叶天邪的出现,也让对面的人群全部脸色大变,目光全部看向了站在最前面的领头人,询问着该怎么做。邪天是公认的决不能招惹的人,连不灭轮回那个个实力超凡的八天王都全部铩羽而归,他们这边虽然有三十多个人,但他们却还没有傻到认为能用人多挡得住这个邪天……

现在……邪天的出现,还有和那边几个人所表现出来的关系,再加上之前的通话……

一排排的冷汗从他们的头上流下,邪天,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难道今天,又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

“我只是有事离开七天而已,什么时候说过不要你了?”叶天邪微微一笑,将司徒落雨的身体从自己的肩膀上扶起,随着司徒落雨的起身,胸前的两团巨硕也上下弹跳了一下,看的叶天邪目光不受控制的直了一下,差点忍不住马上抓上去狠狠的揉捏几把……

“呜呜,邪天哥哥,还好你来了……他们,他们欺负我!不但要攻击我们,还说要把我们抓回去给他们盟主当玩物……呜呜,邪天哥哥,我是你的女人,我才不要去当别的男人的玩物……”

司徒落雨那委屈凄凄的声音,还有她说出的话,足以让任何的男人横生怒火。没有哪个男人能允许自己的女人被“捉回去当被人的玩物”,叶天邪的目光骤然冰冷,平平扫了眼前的这群人一眼,如果这真的是他们说的,那么……只有死。

“怎么回事?”叶天邪冷声问道。被他的目光一盯,眼前的人群全部感觉到全身上下有一道道冷气“嗖嗖”的往骨头缝里钻,让他几乎要忍不住打寒颤。

“咳咳,团长,其实不过是很小的一件事。”司徒刹那站出来,用怜悯的目光看了对面的那群人一眼,慢悠悠的说道:“我们四兄弟本来在这里轻松愉快的欺负着小怪物升级,小妹跟着我们玩。然后这三十个人就不知从哪冒出来,嫌我们四个占了太大的地图,要和我们组队……啧啧,我们当然拒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如果真的让他们成为我们的队友,我想我们的幸福都会变成无奈的眼泪。当我们义正言辞的拒绝的时候,他们终于暴露了他们坏人的真面目,想要把我们赶出去……哦!这个世界果然充斥着各种让人黑怕的黑暗,我明明那么的善良,为什么我的身边却总是出现各种各样的坏人……咳咳,团长,这真的不过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没想到竟然惊动了您老人家,要不,你和小妹搬个板凳在旁边围观?这些小杂鱼,我们四个修理起来应该也用不了多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