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吃豆腐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房间之中,星璃正在浅浅而睡,叶天邪悄无声息的走进,然后无声的坐在床边看着她……他一直都在考虑着究竟该怎么安排这个女孩的将来。

一小会之后,就在叶天邪想要离开时,星璃的手动了动,口中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低喃,抓住了叶天邪的手,似乎是从睡梦中临时醒来。叶天邪低头,轻声说道:“我在这里……星璃乖乖睡着。”

叶天邪轻轻的一句让在半醒半睡中不安躁动的星璃马上安静了下来,很快又深深的睡了过去。一直等她的呼吸平稳,叶天邪才闭上眼睛,直接下线。

睁开眼睛,身边的小希就抱住了他,叶天邪捏了捏小希的手,忽然发现外面的灯还亮着。他从床上起身,套上拖鞋,开门走了出去。

客厅的灯全亮着,安静无声。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餐桌上,依然摆着满满的一桌子菜,各种菜式……苏菲菲本着均衡营养的原则,即使再麻烦,每餐的菜式都不会少于五个。

沙发上,苏菲菲抱着一个靠枕歪歪斜斜的躺着,已经睡了过去。她穿着天蓝色的睡裙,那歪斜的姿势让她的裙角在不知什么时候卷了上去,两条修长白皙的冰肌玉腿完全裸露了出来。无论长度、比例、曲线,都完美的堪称上帝的恩赐。腿上的肌肤更是嫩若透明,如粉玉雕琢一般。

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晚下线了……看着这个等自己等到睡着的女孩,叶天邪悄悄走了过来,拿起手边的一件的外套,盖到了她身上,如今已经开始步入秋季,这样睡着很容易着凉。

安静了一小会,叶天邪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叫醒她,很快,他的眼睛落在了她裸露在外的双腿之上,目光再也无法离开。灯光之下,那双美腿如敷着一层荧光粉般释放着莹白的光泽,他的一只手情不自禁的按了上去,碰触的那一刹那,一种难以形容的细嫩柔滑感从手上传来,让他几乎忍不住要呻吟出声……

苏菲菲的一双美腿他早已经是垂涎了很久,但还从来没有能细细的摸过。此时的碰触,那触感比他想象的还要让人陶醉,天知道她是怎样生就了这样的一双美腿,而且还保养的如此毫无瑕疵。慢慢的,他闭上了眼睛,双手在她的冰肌玉腿上来回的抚摸着,从大腿,再到小腿,再停留回大腿之上,那如抚温玉的感觉让他甚至有了吮吸亲吻的冲动,身体的温度也明显的升高起来。逐渐的,他手上的力道不经意加重,终于,一声轻吟从苏菲菲的口中发出,她长长的眼睫微微的颤动了一会,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而叶天邪的双手也闪电般的收了回去。

看到叶天邪,苏菲菲眨了眨睡眼,迷迷糊糊的说道:“唔……天邪,现在几点了?我睡过头了么……”

刚从睡梦中醒来,神智处在一个半迷糊的状态,她根本不知道刚刚已经被叶天邪吃了半天豆腐,那双让无数女孩羡慕到死的美腿被他上上下下摸了好几遍。

“现在,十一点多一点……”叶天邪一本正经的回答。

“哦……啊!!”苏菲菲先是小应一声,然后终于恢复了清醒,一下子坐起身来,看向了墙壁上的挂钟,然后气冲冲的看着叶天邪:“天邪!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出来!!”

叶天邪点了点鼻子,很诚实的说道:“发生了一些不大不小的事,所以……”

“我不管!我们说好了的!一天睡眠时间不许少于八个小时,一天三餐不能少,也不能早不能晚!每三个月还要做一次体检……现在我是你的管家婆,你在外面沾花惹草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的身体我必须全权负责,今天晚上你居然没有按时吃晚餐,我……你说,该怎么罚你!”苏菲菲不等他说完,就气势汹汹的说道。

“这个……我的身体那么强壮,十顿八顿不吃都没有事的。”叶天邪露出笑脸说道。

“不行!男人不能惯,越惯越混蛋……你先乖乖的坐在这里,我去把饭热一些,总之,必须给我吃完。”

说完,苏菲菲从沙发上站起,匆匆整理了下睡裙,然后小跑向了厨房的方向。叶天邪看着她的背影,然后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眯着眼睛回想着刚才的触感,感叹一声生活是多么的温暖和美好。

后天晚上,是菲菲的生日晚宴,该准备些什么好呢?

睡前不宜吃难消化的东西,苏菲菲只把粥热了一下,随之用目光逼迫着叶天邪喝下去两大碗,这才满意的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然后将叶天邪推进了他的房间……鉴于时间稍晚,允许他今天晚上可以不洗澡,但明天早上必须补上。

返回自己的房间,苏菲菲依靠在门上,心中怦怦乱跳……

他刚才竟然……偷摸我的腿……还摸了那么久……

※※※

返回房间,紧闭房门,叶天邪的呼吸也明显变得急促起来,之前趁着苏菲菲熟睡之时,他尽情的享受了一番她的一双美腿的触犯,但心中欲火也因此而被带起,持久未灭,但对苏菲菲,他始终做不到像对司徒落雨那般的不需忍耐直接扑倒——他不想伤她,更不会逼她做她不能接受的事,所以刚才,他一直都在默默的压抑着。

喘息了一会,叶天邪扑上前去,将静静坐在床边的小希一下扑倒在床上,小希“嘤”的娇呼一声,紫色衣裙的前襟已经被扯开,左右两襟大大翻了开来,衣领被剥至肩下,露出里头那件很薄很薄,同样是紫色的胸衣来。

小希的双乳虽然小巧,但异常尖挺,耸起两座形状分明的乳廓。叶天邪一手攫住一只,用力捏揉,弹滑紧实的软肉隔着软滑的小衣被他肆意揉动着。

小希的双峰极是敏感,被他一阵风狂雨骤,紫色的小衣给抓得无比狼籍,小希的口中发出如猫儿叫春般的轻呜,咬着牙苦忍着乳上的酥麻快感,喘息却逐渐变得急促。忽然“呀”的一声惊叫,昂起姣细白嫩玉颈,浑身簌簌发抖,却是叶天邪低头舔舐,润湿的紫色小衣伏贴在肌肤上,浮出一点黄豆大小的豆蔻形状。

叶天邪张开嘴巴,用上下两排牙尖轻轻嗑咬那一小粒豆蔻,小希口中发出越来越难耐的呜咽声,一瞬间既疼又美的快感冲上脑际,两只小小的手儿本能的要去推他,但她的双手刚伸出,双腕却叶天邪两手拿住,双双压在床头的墙壁上。小希有着神话般的力量,要制服一百个叶天邪都是绰绰有余,此时却不自禁地全身发软,并着赤裸的双腿不住摩擦,一点力量也使不上。

叶天邪粗暴地啃吻着,那又软又韧的娇嫩蓓蕾在他的齿间快速的胀大,骄傲地挺翘起来,不住轻颤抖着。

“哥哥……哥哥……呜……”小希酡红的嫩靥便似醉酒一般,弯翘的眼睫剧烈颤抖,细嫩的双腿抽搐似的轻轻厮磨,双手无助地挣扎着。

那求饶似的娇弱呻吟更激起了他的占有欲,叶天邪匀不出手来,索性用嘴摸索着她细腻如玉的光滑颈背,在小希的一声轻呜声中,以牙齿将那层薄薄的小衣拉下,顿时,雪白的乳肌骤没了温暖的遮覆,一下子全然暴露在叶天邪的眼前,细腻柔滑的肌肤顿起一片微悚,却更衬得乳色的肤质莹润如玉,吹弹可破。

小希的年轻尚小,双乳虽不饱满,但那乳廓是完美得无可挑剔的圆形,雪白细腻,便如胸前栖着一对皎洁无瑕的圆月一般,可想而知这对嫩胸长大之后会是多么的美不胜收,令人爱不释手。

叶天邪逗弄小兔子似的把玩着这对稚嫩雪乳,颤起微微的乳波酥摇,雪白浑圆的乳球上翘着两点淡樱色的尖翘乳头,昂起轻晃,细小的粉晕几近于无,似春风中摇枝吐寒的花蕾,分外惹怜。叶天邪嘴唇覆上,时而吮吸,时而轻咬。

“呜……哥哥……哥哥……”

小希发出阵阵小动物哭泣般的叫声,细嫩的手儿不知不觉间已经紧紧抱着叶天邪的头部,双腿更是用力的并紧。她的声音让叶天邪抬头,浑身欲火难禁,一把将她娇小的身体翻了过来,从后方抓住她水嫩的双乳,恣意感受那稚嫩的形状和坚挺。小希被迫屈膝跪在床上,把全身重量都挂在叶天邪掌间,拱起纤腰翘起粉臀,双手垂下,却够不到床单。蓦地,她的身体又一被叶天邪转过,叶天邪抄起她的膝弯,压得她两膝抵肩,两条雪白的玉腿仰天屈起,少女那最娇嫩的部位毫无遮掩地暴露出来,一道不知何时流出的清澈细流,直至股间。

小希的身体毕竟太小,为了尽可能不伤到她,他强忍了很久的欲火来挑动她……现在,他抱着她的嫩臀,轻轻贯入,一声挤得汁水如注,直没至底!伴随着小希一声似痛苦似愉悦的尖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