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永远的保镖(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静谧之后,紧随而至的是潮水一般的掌声。秦河一曲《凤求凰》只为打动苏菲菲,但亦在同时将所有在场的男男女女尽皆征服。就连苏洛也双手重拍,脸上露出赞赏乃至赞叹的笑。

这是一个各个方面都无可挑剔的男子,场中不少的世家女子看向他时都流露出灼热的目光,但随之又自惭形秽,对台上的苏菲菲又羡又妒,只恨自己没有苏菲菲那般的容颜和家世。

若能招他为婿,毫不夸张的说,对华夏的任何一个人家都是梦寐以求的事,即使是苏洛也难以拒绝。而今他在这样的场合,当着如此多人的面,用一曲琴音流露出自己对苏菲菲的情意,那浓郁动人的温馨感染着这里的每一个人。

对苏洛来说,这样的一个男儿天下难寻,无论各个方面,都足以配得上苏菲菲。只是,因为亏欠了女儿太多,让女儿一生幸福已成了他最大的祈愿。他只是默默的看着,因为一切的决定权利,都是在苏菲菲手上,他不会干涉、阻拦,只会为她扫清一切的不安因素和障碍。

大厅中的世家子弟尽皆叹息,就连白叶凡和东方子寻都默然叹息一声。即使他们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承认,当秦河真的向一个女孩表露情意时,任何女人,都难以拒绝……

“一曲《凤求凰》,献给今天的主角……菲菲。曲代我意,亦如我心。”他走到苏菲菲面前,带着和熙的轻笑看着她。他的外貌、气质,无不卓尔不凡,那满含真情的笑更是有着极强的杀伤力。而他简短的两句话,将那朦胧的情意毫无遮掩的展露了出来。

这是一种坦然,亦是一种真情的流露和自信。他今天的作为和言语,无论结果如何,今天之后必然在上层社会远远传开,人们都会知道秦家大少钟情苏家公主,并在她的生日宴当着众人,当着她和她父亲苏洛的面主动告白。成,则为天作之合,不成,无疑,他的颜面会尽扫,会遭遇长时间背后热议。而他会当着这么多权贵的面,是他相信着自己能够打动这个苏氏公主,他知道自己的魅力,一直以来,他看上的女人,也从来没有谁能阻挡。

所有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了苏洛的身上,却见苏洛只是一脸微笑的看着台上的女儿,没有什么他们所期待的反应。于是,各异的目光又集中在了苏菲菲身上,等待着她的反应。

她的回答所关系到的并不仅仅是两个人,同时也关系着苏家和秦家两家的未来发展。而从各方面看来,苏家和秦家的结合都必然是珠联璧合,男与北的结合将强霸整个华夏的商界,无人可撼动,同时双方也是才子配佳人,犹若天作之合。在外人开来,就苏洛来说,秦河是一个再也找不出第二个的完美女婿。

短暂的沉默,他们没有人认为苏菲菲会拒绝,即使心不在他,也只会用借口婉推,而不是婉拒。毕竟,即使是苏家,也不能不给秦家的面子。但,苏菲菲说的话却让现场霎时落针可闻。

“谢谢你,秦少爷,你今天能来这里,菲菲万分感激,秦少爷的琴技也让菲菲佩服不已,自愧不如。但菲菲心有所属,今生再不容他人,谢谢秦少爷的错爱。”

菲菲微笑着说道。然后又匆忙的用目光扫了一下叶天邪的表情。如果没有叶天邪在场,她或许会选择一个非常委婉的方式。因为秦家的势力摆在那里,也当着这么多权贵的面直接拒绝,大伤他自尊,会对父亲和秦家之间的交往产生必然的影响。但,她太了解叶天邪的性格,有人当着他的面向自己如此示情,她马上拒绝,甚至一句“心有所属,今生再不容他人”去绝了他的希望,更表明了自己的决心……而这样的一句话,对高高在上志得意满当众表白的秦家大少来说,又岂止是伤了颜面,简直是决绝的不留一丝情面。

大厅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安静的如同鬼蜮,苏菲菲竟然以一个如此决绝的方式当着他们的面直接拒绝秦河,不要说秦大少,就是任何一个男人当着众人直面表白,被以这样的方式和言语拒绝后也会无比尴尬,大伤颜面。苏家公主难道不知道这一点吗?心有所属……难道那个模糊的传闻是真的?究竟是哪个男人竟然有幸得到了苏家公主的青睐?而以苏家公主的语气,难道那个人竟然比秦河的来头还大?纵观华夏,各方面胜过秦河的青年俊杰又有几人?难道是京华城哪个首长的后人……或者那两个如少年帝王般的“神子”与“天子”?

秦河脸上的笑意依旧,但如果细看的话,足以看到他两腮部分的肌肉在小幅度的抽搐。须臾,他露出毫不为意的姿态洒然一笑:“自六年前初见,菲菲之颜如天女临凡,让我朝思夜念至今……今日终于有勇气说出心中沉淀已久的话,但没想到……呵,或许,如果我可以早点鼓起勇气,就不是今天的结果了吧。”他抬头,接着说道:“菲菲妹子,既然是你的心仪之人,你的生日晚宴,他一定在场才是,不知可不可以引荐一下,能得你的青睐,必定是风采照人,卓而不凡,不知可不可以让我们一睹风采,也好让我死心。”

苏洛一直没有说话,一直保持着同样的表示看着苏菲菲。如此绝然的一句话……这才是他的女儿的作风,也意味着,她的情根已是深种,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今生再不容他人”。而他也一直在看着叶天邪的反应,却没有看到任何他想要看到的反应。叶天邪眼睑低垂,一直无声的看着自己的脚尖,脸上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平静的像个木头人一样,让他心里很是不爽。

苏菲菲微微一笑,说道:“谢谢秦少爷对他的高看。我不敢说他是多么的光彩照人,但在菲菲眼里,全天下的男子加起来,也不及他的万一。菲菲也一直都相信,只要能和他在一起,一辈子都会幸福下去。他今天的确就在这里,只是……”苏菲菲露出一个带着调皮意味的笑:“他愿不愿意走出来,菲菲说的不算。”

提到“他”的时候,苏洛,还有所有在场的人都被她露出的甜美微笑所感染。因为这不再是面对宾客时那多多少少带了些许僵硬意味的笑,而是笑的那么的真挚和柔和,这是自内心释放的笑意,也只有这种源自内心,没有任何杂质和虚假的笑,才会同样感染着他人的内心。她的微笑和她的声音,无不在告诉着他们她的心是多么的坚定,又是那么认真的在和一个男子在一起,那不是强扭的婚姻,不是利益的结合,而是一段唯美的相恋。

苏洛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全天下的男人加起来比不上那小子万一?不会连我这个老爹也算上吧!!

都说有了男人忘了爹……这这这这这这也太快了吧……

苏洛的内心很是纠结起来。

秦河脸上的笑意出现了明显的僵硬,笑声也开始有些变形,那已经趋近于一种干笑:“呵呵,能被苏家公主如此痴情,想必这个人一定是人中之龙,不知会是哪个朋友竟然有这天大的福气……”他的目光作势在大厅里一扫,似乎是在尝试着用目光寻找那个男人,最后落在苏菲菲不远处,被人们默然关注的叶天邪身上,忽然问道:“菲菲妹子,不知这位面生的朋友是?让我猜猜,他会不会就是……”

苏菲菲之前那几个微小的动作又岂会逃过他的眼睛,他的心中已经猜得大概。从苏菲菲上台,他也同样上台的举动,便已让人浮想联翩。但这个人他却是从未见过,心中暗暗猜测着他的身份……而这个人,因为引燃了他的妒火,那被当众大损颜面的暗怒,也直直的转移到他的身上。

“我是她的保镖。”叶天邪双臂抱胸,抬了一下眼眸,随口的回答道。他的这个回答让苏菲菲恨不能扑上去掐死他。苏洛也眼睛一瞪,眉头大皱。

他的这个回答让人们一阵讶然,原本看向他的惊疑猜测目光也变得无趣。原来是个保镖而已,怪不得会跟的这么紧。原本的猜测都不过是自己的浮想而已。

“哦,原来是菲菲妹子的保镖,不过,今天是菲菲妹子的生辰,你一个保镖也站在台上接受生日祝愿,是不是不太合适。”秦河眼睛眯了眯,不太客气的说道。他刚才暗积了一肚子怨怒无可发泄,这句话也多多少少带上了一些发泄的意味。

苏菲菲纤眉一蹩,刚要开口,叶天邪头部抬起,略带懒散的目光轻轻的扫了他一眼便收回,缓缓说道:“我是她的保镖,也是她一辈子的保镖,要保护她一生一世,负起她包括安全在内的全部,你说,我有没有资格站在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