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另一个世界的人(下)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觉醒那永恒的不灭之灵,幻化无尽的制裁之芒,编织成神圣的光耀之剑,将制裁的光芒洒落,以洗礼尘世的罪恶,唤醒沉睡的大地……”

一阵风吹起,冰冷刺骨,风的方向时而向左,时而向右,时而上下窜动,那不是纯粹的风,而且空间的激荡。须臾,那风又从冰冷变得灼热,再从灼热变得冰冷,逐渐的,脚下的地面开始了轻微的颤动,并越来越剧烈……

花祈梦的吟唱在继续……5秒……10秒……15秒……20秒……依然没有结束。

叶天邪看着上空的少女,静等着灾难的来临,他感觉到了五系元素的躁动和不安,并且越来越剧烈,花祈梦吟唱的声音虽然低微,但每一个字都清楚的传到叶天邪的耳中,这样的魔法吟唱之语不属于水,不属于火,不属于风,不属于雷,不属于土,亦不属于光明与黑暗……

如此长时间的吟唱,所会引发的,究竟会是一个多么可怕的魔法!!

而这么长时间的吟唱,即使叶天邪无法去攻击她,但若他想要离开其笼罩范围,真的是轻而易举,但他却如被定身一般一动不动,他要亲眼目睹她究竟可以做到什么程度!

元素的躁动所影响的并不仅仅是整个前院,究竟波及了多么大的范围,叶天邪根本无从感知,就连在后院的苏菲菲和辰心辰雪都察觉到了异常,快速的走了过来……

“……圣灵的光辉,将一切化作无尽的虚无吧……裁决之矢·尽灭!!”

整整三十秒的吟唱终于结束,花祈梦闭合的眼睛终于睁开。院门的方向,苏菲菲和辰心辰雪同时出现在那里,她们还未来得及看清两人的身影,便惊然发现,前方的世界已经是苍白一片,苍白的没有一丝杂色。

“啊!!”三个女孩齐齐的发出了一声惊呼,下意识的向后倒退,然后呆呆的看着眼前那已经变成白色的世界,不知所措。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明明没有风,三个女孩的头发和衣服却被吹拂和扬起,呼吸也变得无比的困难。她们身后,小希和星璃出现,小希那纤小的眉毛轻微的动了一下,然后就没有了任何其他的反应,星璃则是惊讶的看着,也没有发出什么其他的声音……

一秒……五秒……十秒……

终于,白光一瞬间消散了大半,躁动的空气也快速的恢复平静,当那遮挡一切的光芒消失之时,原本的前院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视线之中。靠近大门的位置,叶天邪和花祈梦相对而立,手中的命运之刻抬起,直指花祈梦,距离她的胸前不过两指的距离……

“天邪!”苏菲菲呆了一会,发出了一声惊喊,快步跑到了他们面前:“喂!你们……天邪,你你你不会是要……你怎么拿武器对着祈梦,她只是一个还成年的小妹妹啊,而且一点坏心都没有,你们……天邪,你先把武器放下。”

花祈梦的手中已经没有了法杖,而目前整个命运世界,除了叶天邪和她自己,再无一个人知道她究竟有着怎样的实力,就连她所有的家人都不知道。而任谁看到她,也不会将她与“强者”二字相关联,只会把她当成一个柔柔弱弱的少女。苏菲菲还没从那白光带来的惊讶中恢复过来,又乍然看来两人所相对的状态,一时间颇有些手足无措。

叶天邪垂手,收回了命运之刻,目光在花祈梦的脸上稍作停留,极是复杂。反观花祈梦,依然是平静的没有一丝情感涟漪。

“菲菲……你们先去后院吧,我有事要单独和她说。”叶天邪说道。

苏菲菲刚要开口询问,忽然注意到了叶天邪的脸色,记忆之中,他极少出现如此认真和复杂的神情。她马上收口,没有再多说什么,拉起辰心的手:“走吧,我们去后面……”

须臾,前院之中又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一分钟已过,按照约定,让我加入天魂佣兵团。”花祈梦的抬眸,轻声说道。从她眼神的变化,他没有察觉到任何兴奋、喜悦、得意之类的神情,一丝都没有。而记忆之中,他似乎从来没有见她笑过。

刚才的一分钟,他们谁也没胜,谁也没败……如果一定要分出胜败的话,那既可以说是叶天邪败了,亦可以说是花祈梦败了。

花祈梦的“风之翔翼”效果时间结束时,身体从空中缓缓落下,她虽然有着极强的魔力,但生命力依旧孱弱,叶天邪的一记“龙魂裂斩”足以将她直接秒杀,落地之时,便是她被击杀之时,所以,可以说是她败。但,在“风之翔翼”效果时间结束时,时间也已经过去了一分钟。照之前所言,一分钟之内若不能胜他,便是叶天邪败,必须接纳她进入天魂佣兵团。

同时,如果不是叶天邪张开了邪龙之壁,已经在她下落之前葬身于那有着灾难般破坏力的“裁决之矢·尽灭”之下。因为,这赫然是一个……禁咒!属于圣灵导师,威力达到极致时,能将一切化作虚无的可怕禁咒。

到目前为止,她,是唯一个逼叶天邪张开邪龙之壁的玩家!诚然,他并没有使用那堪称BUG的无耻技能龙魂咆哮,但,花祈梦难道就真的用了全力了吗……一定不是,她的神情,还有眼眸深处隐藏的东西告诉他,这一分钟之内,她所展露的东西根本不是她的全部。

一个聪明的人,永远不会在活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全部,即使是自己最信任的人……除非,对方必然成为死人。

“……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叶天邪脸色僵硬的问道。

花祈梦轻轻的点头,并没有抵触。

“我不会去问你是怎么拥有的这样的实力,因为聪明如你,不会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东西……我想问,既然你有着如此强横,完全不下于我的力量,那日,我去强闯遮天之翼时,你为什么不出手?以你的实力,配合遮天之翼的围攻将我逼走轻而易举,此后我对你云家连续两次勒索,勒索的金币高达四十个亿,即使对你们云家,这也是个不小的数字,你为什么依然没有出手……甚至,甚至连续两次妥协我的非分要求,不惜当众舔我的手指……我想知道,你究竟在想什么?”

回想自己在命运世界走来的一幕幕,他能拥有如今的实力,是经历了一次次的奇遇,甚至一些匪夷所思的境遇,以及在绝境之下的九死一生,奇迹逆转,从而有了强大的职业、属性。装备、技能,还要再加上他自身的天赋能力。他所经历的东西,是其他玩家绝无可能想象的到的。

而这个少女……她又是因为什么有了如今的实力!

让他的邪龙之目无法探知到装备和她自身的信息,只有一个可能……

她的等级超过他三十级以上!

但,这会是真的吗?如果是,那她为什么没出现在等级排行榜上,如果不是……那又该如何解释!?

“因为……我不想抗拒你,也抗拒不了。”花祈梦幽幽叹息。

“??”她的话,让叶天邪全然不知其意。

“叶天,8月8日8时8分生辰,属相为龙,生于华夏国中心之城龙云市,父名叶成,从商,母名张语清,从教,另有一年长十岁的哥哥,名为叶涯。四年之前生活平静,四岁之时遭遇莫名大难,父母、兄长皆被杀害,自身最终逃生,却一夜之间失去所有,孤苦无依,原本和善的亲戚也怕引来灾难而避之如瘟疫,不肯收留,从此以幼小的身体孤身浪迹天涯,尝遍世间冷暖,数次在死亡的边缘徘徊,最终以极大的毅力撑过,也因此,在内心积累下越来越深的冰冷和怨恨……”

花祈梦看着他,用她轻柔若风的声音讲述着,状若自言自语,而她说的每一个字,在叶天邪的都如晴天霹雳。

“你……”叶天邪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发干,在达到极限的震惊之中,竟连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都是那么的困难。

花祈梦的讲述在继续着:“……十岁之时,遇到注定要遇见之人,改名为叶天邪,从此命运再次转折,八年平静,三年之前她却忽然离去,让其世界一度再次崩溃……命运开启,龙魂萌动,掌握命运之刻,转职逆骨邪龙,圣痕映现,魔印初醒,你的命运,注定要逆转轮回。”

叶天邪:“!!!!”

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久久的说不出一句话,心中,如什么东西炸开一般,在疯狂的悸动中无法平静。

为什么……她会知道这些!!

自己曾经的名字是叶天……这个世界上,明明只有自己和仙儿知道!

他的经历,甚至父母哥哥的名字,甚至在这个游戏世界所遭遇的一切……她竟然说的一字都无错!

叶天邪的心海在战栗,当惊讶强烈到一种程度,就会化作另一种恐惧,这种恐惧,比之正常的恐惧更要震人心魄。

花祈梦说完,一双美眸带着平静的目光看着他颤抖的眼睛,缓缓低语:“现在,明白我为什么不愿抗拒你了吗?因为你和我一样……都是另一个世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