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序幕,十六强赛

记住魔道祖师网,www.modaozushi.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命运是什么?

命运是真实,却又虚幻的存在。它没有实体,没有形态,没有人知道它的样子,更不会有人知道它在哪里。它只是一个特殊的定义,然后被人类赋予了名字。

那么,自己所走的这条命运之路,究竟通往何方?走到尽头的时候,真的可以见到她吗?她现在究竟在哪里,又在做什么,是开心,还是悲伤,是自由,还是被束缚。有没有在看着我,等待着我,有没有和我思念她一样在思念着我……这条命运之路的终点在哪里?起点,又在哪里?那个被称作《命运》的世界,又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神秘的外星人阿尔法……

忽然死去的普洛斯……

那不知存在于何方的所谓“服务器”……

那个离开了地球,不知身在何方维持着这个世界的“阿尔法”……

那将两个世界串联在一起的命运之刻与果果……

龙的力量……

圣痕……

魔印……

还有很多无法去理解,去解释的东西……

……

……

窗外射进的光线让叶天邪醒来。他睁开了眼睛,长长的打了一个呵欠,缓冲了一会后,从床上坐了起来,昨天晚上在迷失之城的游乐场和身边的女孩们玩的太疯,一直折腾到了零点之后。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八点整……距离今天的十六强赛开赛还剩下了最后一个小时的时间。

随着他的坐起,被子被带了下去,露出了小希的身体,她正抱着他的腰,枕着他的胳膊睡的很沉。小希依然是一丝不挂,裸体出来的身体雪白的如同一具瓷玉娃娃,她的腰肢真正的小巧细致。不盈一握,臀部的玲珑曲线勾勒着少女青涩纤美的曲线,两条粉腻的小腿又白又嫩又细,膝弯、股间透着一股酥红,充满稚龄少女的可爱和娇嫩。

门外没有动静,或许是昨天玩的太晚,她们都还没有起床。再次看了一眼时间,叶天邪掀起被子,微笑着看了小希一会,然后伸手在她的头发上轻轻抚摸,小希柔长的头发摸起来宛如丝绸,怀中的少女粉粉嫩嫩,入手之后让人爱不忍释,软绵绵的像条小猫似地伏在他怀里。那一份稚龄少女独有地气质。绝非成年女子所能奢望。

叶天邪的手缓缓向下,停留在她胸前,小希的胸部只是微微隆起,但触感润滑的惊人,叶天邪爱不释手的轻轻抚摸压按,又用手指轻捻着她胸前淡如细藕、晕浅而圆的娇嫩两点。

熟悉的刺激让小希醒来,她把叶天邪抱的更紧,白皙的娇躯泛起一层薄汗,轻轻扭动臀腰,昂首微颤,发出满足的娇腻轻哼。

“小希,要做吗?”叶天邪俯下身体,在小希耳边轻声说道。

“要……”

叶天邪笑的更加暧昧起来,他抱起小希的身体,分开她细长的粉腿,趁着黏润寸寸而入,动作极轻极顺滑。不冒进贪功,缓慢进入下的厮磨让小希舒美难言,不断甩动着小脑袋。不知不觉间,叶天邪已没入大半,原本的稍显干涩已变得无比湿滑,当他猛地一下全部贯入时,随着小希一声尖鸣,大把大把的水渍被硬生生的挤出,打湿了下面的床单……

全部进入的叶天邪怕弄痛小希,抱着她一动不动。虽然这么长时间以来,已经和她做了不知多少次,但她的身体实在太小,即使她的承受力惊人,他下意识里依然不敢对她太肆意。但小希却用小小的手儿抓住他的胳膊,双腿紧紧夹住他的腰身,用艰涩的声音失声娇唤:“要……还要……哥哥,你快……弄我……哥哥……”

小希的身体太过敏感,刚才的那一刻就让她差点达到高潮,她唯恐潮浪消退,又盼更强烈的一波将自己推上巅峰。叶天邪被她稚嫩的声音叫得欲念沸腾,将她牢牢抓紧,全数退出又倏地一捣到底,“啪!”一声轻响,便挤出一注淅沥沥的清泉,一下又一下,满满的、重重的捣着她,每往里捅一下小希都会“啊”的一声,短促的呻吟又酥又腻,伴随着啪啪啪啪的浆水声……

门,就在这时,忽然被打开……

“哥哥,吃饭了……啊!!!”

时间,一下子定格。推开门的辰雪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唇,瞪大眼睛看着眼前……床上,她最喜欢的哥哥没有穿一件衣服,正跪在床上,抱紧着小希娇嫩的臀部。小希那两条雪玉一般的嫩白腿儿正分跨他的身体两边,此时的小希舒服的咬指呻吟,脸上粉嫩淡红,粉臀高高翘起,一双白腻小脚犹自伸直发抖……她似是已经沉迷,似是没有看到辰雪的进入,感觉到叶天邪忽然停下,她难耐的摆动着自己的嫩臀,轻唤着:“哥哥……弄我……”

叶天邪如被定身一般定在了那里……他现在才忽然想起,刚才是随性而起,竟然忘了让小希放置结界。以往。有小希的力量所制造的结界,他们弄出再大的声音外面都不会听到,不但能封闭声音,视线也会完美的封印,门和窗户都将无法打开,所以,这个时候的他们从来不需要有什么警惕……

所以,他竟没有察觉到辰雪的到来……

如果是被苏菲菲,甚至辰心撞见,他还不会至于太慌乱,但辰雪……她还只是个孩子,还是一个和冰雪一般纯洁的小孩子,但最重要的是……自己怀中抱着的,也是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子……

辰雪明显已经被自己看到的东西吓傻了,而叶天邪也在混乱间明显的大脑短路,死一般的安静之下,他蹦出了一句欠揍无比的话:“雪儿……要……要一起吗?”

刚说完,叶天邪就恨不能一头扎到地缝里去。

而他的话也让辰雪清醒,她一下子捂上眼睛,转身跑开,同时没忘记把房门给用力关上。

呼……

叶天邪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甩甩头,让神态迷蒙的小希重新布置好一个结界,然后抱着她的身体跳下床,将她的小身体压在墙壁上,一边以最快的深捣着,一边侧耳听着外面的谈话。

“雪儿,怎么了?刚才怎么喊的那么大声。”这是辰心的声音。

“没……没什么啦……”叶天邪甚至能听出辰雪那明显急促的喘息声。

“还说没什么,脸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红了?”这是苏菲菲的声音。

“是……是哥哥他……他没穿衣服。”辰雪吞吞吐吐的说道。

“哈……我就猜到是这样。没关系啦,看到哥哥的身体又没什么,那个家伙经常睡觉的时候不穿衣服……”

叶天邪:“……”

在他频率高的惊人的冲击之下,小希终于又一次达到高潮,身体无力的瘫软下去,挂在了叶天邪的身上。溅出的水液,将身后的墙壁都打湿了一小块。

把小希抱回到床上,盖上被子。穿上衣服的叶天邪站在门前很久,才开门出去……

辰雪一看到他。闪电般的把头低下,脸一下红到了雪白的脖颈。她虽然还是一个小女孩,但她懂了很多东西她这个年龄不该知道的东西,当然知道叶天邪和小希在做什么。叶天邪若无其事的走过去,一把将辰雪抱到自己膝盖上,笑意盈盈的说道:“来,雪儿,今天哥哥喂你吃……”

※※※

上午八点四十分,迷失之城竞技场。

今天的竞技场同样挤满了人,座无虚席。十六强赛所引起的关注,犹胜过昨日的三十二强赛。

叶天邪和苏菲菲来到自己座位上时,左破军他们已经全部到齐。他们还没开口打招呼,一个提示音很不合时宜的响起。

“叮……欢迎各位来到华夏区第一届魔武大会的比赛现场,今天是万人瞩目的十六强赛,八场比赛将全部在001号赛场举行。今天的比赛将决出华夏区的前八强进入明日的八强赛,比赛结束后系统将根据参赛玩家的综合表现,判定出九到十六的排名。”

“叮……华夏区第一届魔武大会十六强赛的比赛安排已经公布,请各位玩家注意查看。请参赛玩家注意自己的比赛时间,未在比赛时间前入场将视为放弃比赛资格。”

提示音一落,左破军几人纷纷迫不及的打开十六强赛的比赛安排表,才看到第一眼,左破军和慕容秋水的口中就齐齐蹦出一模一样的两个字……

“我靠!”

第1场:盾破千军——VS——秋水伊人

左破军和慕容秋水对视一眼,久久无语。

“哎呀,这意味着,你们两个必须有一个要下去了,哈哈哈哈……”但他的怜悯笑声还没停歇,忽然看到了第五场比赛的对手双方……

第5场:零——VS——箭破苍穹

“我我我我我我我……日!!有没有搞错!”司徒刹那当场就吼了出来:“竟然是我和苦瓜脸!这是哪个王八蛋制订的比赛安排!我要去废了他!”

“唷,要淡定,毕竟我们可是有六个人进入了十六强赛,自己人碰上自己人也很正常不是么……亲爱的三哥,咱好像很久没交手了。”慕容秋水灰常淡定的说道。

“不是很久,在游戏里,好像从来没有过。”左破军一脸的郁闷。

“那么,准备好了吗?”慕容秋水手中黑芒一闪,那喋血空牙已经被他握在手中,很潇洒的几个旋转。

左破军习惯性的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嘿嘿一笑,没有回答。